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349章 警笛声
    富商指了指进来的几个姑娘道:“这几位可都是雏儿,最旁边那位……”他的话没说完,那姓邓的官员乐呵呵的笑道:“不用你说,我们都认识嘛,她不是前段时间,演那个什么电视剧的小雯么?”

    那个叫小雯的三流演员,娇笑一声,走到那官员的身边,眨着大眼说道:“没想到您也知道我,这可真是我的荣幸。”

    “老邓这也是关心文化事业么,小雯,你待会可得跟我们邓局长,好好交流交流。”警长大佬见那姓邓的官员先下手了,也随即点了两个,既然最漂亮的,最带劲的被选走了,他只能用数量来宽慰自己。

    “老刘,你挑两个,你那身体能吃得消么?别明天直不起要来,那我可办法交代。”

    他们几个正开着荤段子玩笑,忽然身畔传来一阵凉风,原本紧闭的包厢门,被人推开。

    富商脸色瞬间变的阴沉,看着门口的一男一女道:“谁让你们到这里的,赶紧给我滚出去。”

    “唉,别啊,既然来了,那就一起玩玩呗。”

    原本就对自己身边两个女伴不是很满意的警装男,在看到白灵儿的瞬间,两眼冒光,这里居然还有这样的极品,至于那女孩身边的男人,他完全忽视掉。

    张沐阳扫了眼屋内,冲着白灵儿说道:“就是他们了,没想到这血玉还有这样的功效。”之前张沐阳在给白灵儿疗伤时,察觉到这血玉的异样,这玩意不仅是血莲教的身份信物,居然还能利用上面的特别标记,来找到血莲教的同党。

    张沐阳一路从那无名小镇,找到了这里,就是为了这几咸鱼,血莲教能在蜀州发展这么大的势力,甚至独占了一处村庄,还能每每找到白灵儿的落脚处,这里面要是没有政府的帮忙,他们绝对没把法做到。

    除恶要务尽,斩草要除根,既然双方已经撕破脸,张沐阳自然不会给他们留什么活路,就算他们披着政府官员的外衣,张沐阳也要将他们全都灭掉。

    就在张沐阳利用血玉确认他们几个的身份时,那富商推开自己身百年的女人,起身走到张沐阳的面前,冷哼道:“你特么聋了啊,赶紧滚,那女孩你去陪我们刘局,事后有你好处。啧,跟你说话没听见么?”富商说着见俩人没动静,就要上手去拉扯白灵儿。

    他的手刚伸出去,脸上便重重的挨了一记耳光,扇的他身子在地上猛的转了三圈才停下,脑袋嗡嗡作响,眼前满是金星,在他模糊的意识当中,似乎还看到几颗发黄的牙齿飞了出去。

    警装男脸色瞬间一变,冷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敢在这里动手,来人。”

    张沐阳抬脚踹倒已经被他扇的神志不清的富商男,缓缓说道:“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待会得把血莲教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诉我,机会只有一次,不然你们都得死。”

    一听血莲教三个字,张沐阳面前的两人脸色瞬间一变,那警装男脸色挣扎了一下,扯着嗓子道:“什么血莲教,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现在涉嫌私闯民宅,故意伤人,准备蹲大牢吧。”

    警装男的话一说完,就见张沐阳正冷笑的看着他,那眼神看的他脊背直发凉,浑身的汗毛全都立起。

    “你要,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我可是政府官员,我是警察局副局长,你……啊!”警装男在张沐阳的凝视下,踉跄的往后退去,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他的身份,现在这是他唯一的护身符。

    “呵!”

    张沐阳冷笑一声,右手虚划,警装男惨叫出声,他的右手手掌,不知在什么时候,被人直接掰碎。

    “啊,我的手。”

    警装男捂着自己右手哀嚎,可还没嚎两嗓子,就被张沐阳一巴掌扇飞在地,和刚才那个富商一样,张沐阳并没有直接要了他们的性命,作恶那么多,想死也没那么容易。把他们两个交给灵儿处理。

    张沐阳眼神转向那姓邓的官员,说道:“该你了。”

    “你……你就是张沐阳?”

    这个姓邓的高官,倒是个聪明人物,瞬间猜出张沐阳的身份。

    张沐阳轻笑一声,说道:“回答正确,不过不是我想听的。”

    “等一下,你……啊!”

    姓邓的官员刚想解释什么,他的手掌也被张沐阳掰断了,不过他的脑袋还是清醒的,张沐阳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交代出血莲你知道的所有事情,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变故,包厢里的女人全都被吓傻了,包括个刚才依偎在姓邓官员怀里的小明星,张着大嘴,满是惊恐。这件事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她是知道自己身边这个男人身份的,这也是她为什么会来陪酒陪玩的主要原因,但没想到,她刚刚抱住的粗腿,就这么被人掰断了。

    对于这些陪酒女的惊恐,张沐阳没有搭理,他也不想伤及无辜,但是有人要是不开窍,那就不能怪他。

    姓邓的高官,哪里收到过这样的滋味,瞬间鼻涕眼泪直流,在没有在人前的那种官威,再没有之前的那种大佬姿态,他挣扎身子着想离张沐阳远一点,甚至还想躲在那些陪酒女的身后。

    “怎么,不想说?”

    张沐阳的声音很轻,但落在别人的耳朵里,却好似阎王催命一般,那姓邓的官员,摆着手说道:“不……不不,我说,我说。”

    几分钟后,姓邓的官员把他所知道的,关于血莲教的所有事情,全都交代的一干二净,在交代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怕张沐阳真的杀了他,居然半点也没有结巴磕绊。要不是张沐阳利用神识可以判断他有没有说谎,他都怀疑这些是不是这小子之前就想好的说辞。

    “大哥,我该说的都说了,您放我一马,我上有父母下有妻儿。你饶我过这一次。”

    就在这姓邓的官员,磕头求饶时,屋外忽然传来了警笛声,原本脸上满是惶恐害怕的三人,脸色瞬间一变,他们从未觉得警笛声是如此的悦耳。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