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346章 你知道凌迟么
    白灵儿知道这李峰的本事,就算他藏有后手,留有绝招,最多也只比自己高出一线,绝对不是眼前这血袍人的对手,她心有死志,但却不想别人陪着,劝道:“李道友,此人十分难缠,就算我们两个也怕不是对手,你快走。”

    李峰摆摆手,他是一心要准备装逼,一心要英雄救美,显示自己并不比张沐阳差多少的,怎么会轻易走人,更何况他底牌未出,有信心一战,再者白灵儿刚才的一劝,让他误解为白灵儿担心自己,这让他更不会走。

    咧嘴一笑道:“灵儿姑娘你放心就好,区区一个邪修,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本事,让他知道知道我华山派道法之威。”说着,手中折扇一展,摆出一副自以为最帅的姿势。

    站在不远处的血袍男,脸颊抽了抽,本以为来了张沐阳,没想到是这么一个瘪三,冷哼一声道:“小子,你是华山的?”

    李峰眼睛一眯,昂首道:“这是自然,在下华山派李峰。”

    “卧槽。你丫不是张沐阳,一个小小华山派,也敢来作死?”血袍男有些恼羞成怒,他刚才是真被吓了一跳,见不是张沐阳,顿时怒火中烧,要把刚才丢了面子找回来。

    血袍男手掌挥动,刚刚消失不见的骷髅兵,卷土重来,而且比刚才还要凶猛,嘶吼着朝着白灵儿两人扑去。

    李峰既然有心卖弄,手上自然是有真本事的,而且他也看出眼前血袍男绝不简单,所以一出手也是自家绝技。折扇往上一抛,同时咬破自己舌尖,一口纯阳之血喷在折扇上。

    刹那间罡风四起,居然将冲在最前的几具骷髅全都打成粉碎,紧跟着他手指一点,从怀中拿出一件宝塔一类的宝物。口中喝道:“那狗邪修看你爷爷法宝。”

    随着李峰惊喝,宝塔从他手中自行旋转而起飘在空中,这宝塔是华山派的镇派之宝,被他带下山来用来防身,也是他的最强手段,正因为有了这宝塔,他才敢这么硬刚。

    随着宝塔腾空,那些骷髅兵全都被震哥粉碎,就连不断往外吐骷髅兵的鬼脸,也都有些不稳,似乎有要散去的迹象。李峰见自己一招建功,心中大定,他这宝塔最擅长的就是镇压邪祟,只要有这宝塔在,只要他身上灵气够用,这血袍男就算修为再高也奈何不了他。

    然而,血袍男能将白灵儿逼的险象环生,哪里是这么容易就对付的,看了几眼那玲珑宝塔之后,冷笑道:“区区一件法器,也想对付你大爷我?小子,今天就算你师傅来,也得死在这里,这宝塔正好便宜了我。”

    血袍男说完,张嘴一吹,原本有些摇摇欲坠的鬼脸,好似打了鸡血一般,重新变得狰狞可怖,不仅如此,在鬼脸的口中,居然开始口吐黑水,这黑水腥臭无比,浓稠的好似血液一般,眨眼间化成一道黑河,朝着李峰汹涌而去。

    李峰见事不好,急忙招来宝塔防身,可刚才还威风无限的宝塔,在这黑色的侵蚀之下,根本难以为继,只闪了几刀青光,便没了刚才威风,只在李峰的全力维持下,看看护主他和白灵儿。

    “桀桀桀,小子,这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明天的今天,就是你们两个的祭日。”眼看着白灵儿和李峰就要命丧在自己神通之下,血袍男忍不住得意几句。最近这几天,血莲教不是在张沐阳的手下吃亏,就是在白灵儿的手上损兵折将。如今在这里先杀了白灵儿,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顺带着给张沐阳提个醒,血莲教绝对不是外人可以轻易折辱的。“去死吧!这就是和我们血莲教作对的下场。”

    血袍男高喝一声,手中发力,黑河瞬间将白灵儿和李峰全都笼罩进去。

    而就在他幻想着,张沐阳在得知他的女人身死在血莲教手里是什么表情时,忽然心中一寒,这寒意凭空而起,却十分真实,从他的脚底而起,直愣愣的贯穿全身,他现在的感觉,就好似自己还是凡人时,在数九寒冬,被人丢在结了冰的湖里,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将他冻了个通透。

    这……这是杀意?

    生性残暴,喜欢杀人取乐的血袍男瞬间便明白了这股寒意是什么,他站在原地,只感觉自己好似被一头上古的凶兽,死死的盯住了一般,只要他敢乱动,那么他绝对会被吞噬个一干二净,就连尸首也残留不下。

    不等他去找着股感觉从何而来时,原本将白灵儿二人席卷进去的黑河,居然全都消散一空,在他的面前,站了一个男人。

    张沐阳很少想今天这样动怒,如果不是他在得到白灵儿在蜀州的消息,如果他在路上耽搁一下,如果他迟疑哪怕只迟疑几秒钟,或许他便再也见不到白灵儿了。

    在张沐阳几乎可以凝成实质的杀机下,血袍男勉强站着问道:“你……你就是张沐阳?”

    张沐阳没有回答,而是扭头走向白灵儿,看着她惨白的脸蛋,满是心疼,柔声道:“对不起灵儿,我来晚了。”

    只这么一句话,白灵儿泪花打湿了眼眶,心里之前对他的种种小不满,小委屈,似乎在这一瞬间全都烟消云散。她强忍着泪花,摇了摇头表示没什么。张沐阳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继续说道:“看我给你报仇。”说着,他从怀中拿出一粒灵丹,先喂白灵儿服下,然后转过身子,冷眼看向了那血袍男。此时他的眼神里没有了刚才的情浓款款,没有了刚才的怜惜心疼。

    “你听说过凌迟么?”他话语里没了半点的感情和情绪波动。

    身处在张沐阳的威压之下,血袍男才知道自己犯下了多大的错误,张沐阳现在的修为,根本不是他们血莲教能抗衡的,刚才他在张沐阳转身时,想趁机逃走,可刚一动腿,他才发现,他根本跑不了,他全身气机已经被张沐阳锁死,只要他敢动,迎接他的便是雷霆之威。

    不过他倒也是悍勇的,既然知道自己逃不了,索性豁出去,要和张沐阳拼个你死我活。

    “轰!”

    不等他拼命,张沐阳已经悍然出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