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344章 血战
    “起阵!”

    竹竿男见法器火器都奈何不了俩人,也不恋战犹豫,直接往后跳了一步,吩咐手下那些有些修为的修士,往前一步,布下一道阵法。

    这阵法十分歹毒,那些没有修为的血莲教手下,刚刚还在奋战,下一秒便成了祭品,纷纷惨叫着到底身亡。随着他们的祭祀,白灵儿和李峰,一时不查,被困在了血阵当中。

    竹竿男看着他们两人,怪笑道:“早知掉你们修为高,真当我们不会准备点手段么?今天我看你们这么逃出去。”

    竹竿男虽然在放着嘴炮,但手上可没停,在他的带领下,那阵法威力越来越高,在白灵儿和李峰的身侧,全都是浓浓血色,这些血水积具腐蚀性,刚刚被李峰丢出来的符箓,眨眼间化成一道青烟。那些倒在地上的尸体,已经血肉全无,变成了森森白骨。

    白灵儿看的越多,心底便越凉,她倒不是心态那些血莲教教众,而是再想,这种邪修宗门根本不应该残存于世,他们对待自己人都是这样,那对付毫无关联的普通人呢?他们现在势力还小,带着顾忌,已经成了这个样子,那以后呢?白灵儿不是什么圣母婊,也没有杀身成仁的念头,她只是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生灵,对这些人的行为有着本能的方案,或者说眼前的血莲教修士,或许已经不能称之为人。

    一旁的李峰,见白灵儿脸色越来越差,心道自己的机会快要来了,口中高喝一声,准备使出自己的压箱底的绝技,让白灵儿见识见识自己的雄风。

    可还没出手,就见身边的白灵儿身上气机轰然而起,紧跟着一道剑芒横空,在血雾当中,传出一阵沙沙,沙沙的声响。

    白灵儿是什么人,是蛊修!

    她虽然修炼有张沐阳给她的修行功法,但她的根本是蛊修,前面和人对敌,她总不忍心使出自己的绝技,不忍用蛊虫出来伤人,她总觉得那样有些残忍,有失天和,但现在这一幕,她没有了顾忌。她要用自己的手段,开始处理问题。

    只见她短剑化开一道血雾后,将短剑收回,同时从身上摸出盘王鼎,抛了出去。

    “沙沙,沙沙!”

    也不知有风吹过,还是别的什么声响,在盘王鼎的周围,开始出现这种莫名的声音,不过紧接着,众人便便知道这些声音从何而来。

    在盘王鼎当中,开始源源不断的往外爬出黑漆漆的虫子,这些虫子有的刚刚出来,就被血雾感染炼化,有的则蹲在原地不断的吞入着血雾,但更多的是,开始往阵外冲去。

    竹竿男的阵法,或许可以困住人,但对这些无孔不入,天上地下汹涌而来的蛊虫,还真没有太好的办法。竹竿男怎么也想不通,那看上去小小的药鼎,怎么能藏有这么多的蛊虫。

    正在他疑惑的时候,身边有人开始惨叫,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一条青蛇爬在了他手下一修士的脚腕上。这青蛇毒性强烈,被咬的手下,眨眼间脸色发黑,到底身亡。

    一人身死,阵法自然破去,李峰在旁看准时机,手中折扇掀起一阵狂风,将这血雾吹散。

    竹竿男见事不可为,转身便走,本以为准备充分,可以来个瓮中捉鳖,哪里想到,情报还是有误,这个叫白灵儿的女人,身上不知还藏着多少秘术法宝。不是他能对付的。

    嗖!

    这货身形瘦,跑的也贼快,眨眼间已经跑出了数十米,而他的那些修士手下,因为阵法破碎,有的被反噬而死,而更多的是被白灵儿释放出的蛊虫咬死。剩下的几个,还在苦苦挣扎,但距离身死,也就差几秒,对于这些人白灵儿看了也不看,直追那竹竿男。

    李峰拦了一下道:“穷寇莫追。”

    白灵儿摇头道:“今天他必须死,我要问出血莲教的老巢在哪。”说完,也不理会李峰,身形急追而去。

    “艹!还没完了,早知道,就不该贪功,等援兵来了再打,现在可好,偷鸡不成蚀把米。”

    竹竿男本以为白灵儿不会追自己,就算追也追不上,哪里想到,这个看上去灵秀的女孩,不仅仅蛊术厉害,遁法也这么厉害。

    暗骂几句,竹竿男重新换了个方向,一头扎进了附近丛林密布的密林当中,他本想借助这地势,和视线不好的因素,摆脱白灵儿。可他没想到,这里是白灵儿的主场,丛林当中,白灵儿可用的蛊术太多了。

    竹竿男跑了十几分钟后,还是被白灵儿追了上去,见自己逃不开白灵儿,竹竿男索性停下身子,手持血刀,准备做一个殊死一搏。

    “白姑娘,你当真要对我赶尽杀绝,刚才我可对你留了手。”竹竿男一边说着,一边寻找着自己逃跑的路线,和白灵儿的破绽。

    白灵儿站在树枝上居高临下,俯视着竹竿男说道:“你以前在杀人时,有没有对别人赶尽杀绝,不过你要是告诉我,你们血莲教的老巢在哪,我或许会饶你一命。”

    对于这个要求,竹竿男愣了一下,出卖血莲教?这个念头刚一出现,便被他抹杀在萌芽当中,同时身子一颤,想想血莲教对付叛徒的手段,竹竿男宁可自己死了,也绝对不去尝试那样的刑法,生不如死可不只是简单的四个字而已。

    白灵儿见他不为所动,便不再多言,直接出手,白灵儿如同张沐阳所说,心怀赤子,好似天地间的精灵,这样的人,一旦产生了杀机,最为可怕。几乎就是不死不休。

    蛊王从她的肩头上跳下,血盆大口朝着竹竿男就是一舔,而白灵儿短剑紧跟其后。

    ‘砰!’

    ‘砰!’

    随着两人的动手,四周的草木遭了罪。竹竿男修为本就不如白灵儿,再加上他心有惴惴,外有蛊王干扰,他的法器阵法全都失效,刚交手没几下,就落在下风,如果不是他还有些悍勇,早就命丧当场,虽然如此,他身上也是伤痕累累,再有个一时半会,就的彻底凉了。

    而就在这时,树林当中,阴风四起!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