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338章 血遁
    他这一嗓子过后,原本血气弥补的别墅里,忽然出现一把血色长刀,这刀着实可怖,全体通红,刀身大概有两米多长,刀上是不是有鬼哭声传出。也不知懂这把刀到底看下过多少颗人头,有饮了多少人的鲜血。

    张沐阳身子一侧,有心试试这血刀有什么威力,重生回来一年多,他还是第一次见识到地球上的修士使用法宝。

    正这时,那方天纵忽地身形一闪,被这血刀一卷,化成一道血芒,破开别墅大门呼啸而逃,这一幕倒是出乎张沐阳的意料,愣了下也没追上去,他这次来不是为了灭门,而是为了找人,至于这血莲教,迟早有一天会再碰上。

    随着方天纵利用血遁逃走,他手下精锐力量全都扑街,剩下几个小角色,自然逃不出张沐阳的手掌心,不过那个死人妖,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悄悄溜走了。

    张沐阳从这些喽啰的口中问出郭象的下落,等他找到人时,郭象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而他的妻儿孩子,早就被血莲教灭口了。

    张沐阳将他救醒后问道:“你到底贪了血莲教什么宝贝,让他们使出这样的狠辣手段。”

    郭象在各种折磨下和刺激下已经有些精神不正常,嘴里都是胡言乱语,张沐阳也不能使用搜魂一类的法术,不然他现在这个状态,保准彻底疯掉。没办法只能打电话,让人来把他接走,然后慢慢治疗。再问事情原因。

    至于那个遍布血腥味的别墅,张沐阳只能用一把火烧了,毕竟里面的场景太过血腥可怖,流传出去本书铁定会被404查收,至于那个让张沐阳都觉得颇为不错的阵法,已经被破坏殆尽。

    回到家中,郭老爷子已经被安排去休息了,剩下文剑、郭子睿他们在守着,听到这个消息后,全都沉默不吭声,倒不是他们怕了那血莲教,而是这种组织潜伏在地下,他们在明,敌人在暗,十分难对付。

    张沐阳见他们脸色不对,宽慰了几句,叫他们不要担心。血莲教虽然难对付,但还不放在他张沐阳的眼里,这次只是个教训,不然别说区区一个血莲教,就是十个血莲教,他张沐阳也能扫平了。

    郭老爷子的事情处理个大半,他那个孙子虽然没保住,但还有郭象在,到底算是有一份血脉,虽然这个人谁也不待见。但现在暂时只能留着,而且张沐阳很好奇,这小子到底拿了血莲教什么东西,能让他们一概往日的鬼鬼祟祟,成了现在的大张旗鼓。

    安抚好众人后,张沐阳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刚一进院,便有阵阵浓郁的酒香传来,张沐阳嘴角不住的抽扯着,让文剑几个咬牙切齿的小偷,就藏在他的院子里,而且还是他亲自请回来。

    人参娃娃醉眼朦胧,它见张沐阳回来了,迈着小短腿,跌跌撞撞的朝着张沐阳扑过来,手里还拎着半瓶神仙醉。跑到张沐阳身前,先打个酒嗝,然后把酒递给了张沐阳,意思是也让他从尝尝。

    张沐阳捂着脑袋一阵无语,这货不好好呆在家里修行,偷喝什么酒,要是被别人看见,那成了什么样子。

    一掌拍晕人参娃娃,刨坑把它埋了,然后张沐阳把院子里散落的酒瓶收了收,别看这小子体格不大,它居然把仓库里偷来的酒喝了一半,那可是上千公斤。这种情况,张沐阳能说什么,锅自己背着就是。

    次日,张家客厅。

    张家势力现在虽然如日中天,而且资产雄厚而闻名,但家中陈设并不奢华,而是以舒适为准,注重的是一种氛围和感觉。

    休息了一晚上的郭象,在张家族内医生的疗养下,和灵气的滋润下,终于恢复了少许的神志,他在看到郭老爷子后,泪目纵横,好好的一个郭家,就因为他的折腾,成了现在这副沐阳,家财散尽不说,妻儿也都遭了毒手。

    他在看到张沐阳后道:“张先生,张先生,我求求你,帮我报仇,我……我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我在血莲教得来的东西,就被我藏在江城的老房子里。”这次的郭象,到没有和张沐阳耍什么心思。

    张沐阳嘬了口香茶,血莲教的宝贝,他还真不稀罕,要不是郭老爷子的情面,他才懒得管这破事。

    眼瞅着张沐阳没有表情,郭象双膝直接跪在地上不住磕头道:”之前我多有得罪您,是我瞎了眼,猪油蒙了心,就请您发发慈悲,求您了。”

    “老大。”

    文剑看了眼郭老爷子,忍不住上前开口,他虽然也看不爽在郭象,但他实在不忍心郭老爷子。

    张沐阳看了看地上的郭象,又瞅了瞅文剑,说道:“算了,话说在前头,我绝对不会帮你去报仇,一句话凭你你还不够格,你从血莲教里拿来的东西,我也没兴趣,不过既然这次是郭老爷子出面,我就给你一条路,你把那血莲教东西拿出来,我给你一篇功法,同时你也可以在我张家修炼,我保你平安,一年之后,你离开张家,从此和我张家再无瓜葛。”

    张沐阳在家里找人给血莲教添堵,那血莲教也没闲着,居然找上了在外游历的白灵儿。他们不仅仅看中了白灵儿身上的王蛊,还看中了她这个人。

    “灵儿姑娘,我给你说的条件,还希望你仔细考虑考虑,只要你加入我们血莲教,你一切问题,都将不是问题。”

    说话的老头身形干瘦,好似一阵风就能将他吹走,他全身笼罩在一块血色的长袍下,只露出两只空洞漆黑的眼睛。

    白灵儿怎么会参加这种组织,她仰着脖子道:“老伯伯咱刚才的话都说的很清楚了,咱对你们什么血莲教没有半点兴趣,您请回吧。”

    老人停了之后,声音变的阴惨惨的道:“这么说老头子我白废了半天的唾沫,你还是不同意?”

    白灵儿歪着脑袋道:“你这老人家很奇怪,咱老早就说明了,是不会参加你的那什么血莲教的。”

    “呵呵,既然这样,那就怪不得老头子我了。”

    血袍下的老者,怪笑一声,悍然出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