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336章 神秘势力
    死人妖咯咯一笑说道:“说了不就没有神秘感了么?还请您跟我走一趟。”

    张沐阳道:“一句话,我不想问三次,你家主人是谁,这里的事,是你们做的?”

    死人妖轻轻一跺脚道:“哎吆,张先生您跟我去了不就都知道了么?何苦在这里浪费时间,这里的味道,简直难闻死了。”

    “艹,老子都说了,一句话不想问三次。”

    一向很少爆粗口的张沐阳,抬手一耳刮子扇了出去,死人妖没想到张沐阳会直接出手,而且距离那么远,张沐阳耳光怎么可能扇得到自己,可就当他这个想法刚刚生出来的时候,脸上已经多了一道红印,紧跟着他的身体撞在了强上,发出一声闷响。

    张沐阳冷声道:“说,再有废话,就不是一巴掌了。”

    死人妖重重咳嗽了几声,强忍着脸上的剧痛,从地上爬起来,脸上还是那副贱笑道:“张先生,这可不是一个绅士该有的风度,我提醒您一句,那郭家几口子,可全都在我们手上。”

    “呵,你们威胁我?”张沐阳笑了,只是这笑声很冷。

    死人妖瞬间感觉自己浑身一冷,那彻骨的寒意,就好像在关外零下三十度时,将他丢进结了冰的冰窟里,冷的直入骨髓,他连忙摇着头道:“不不不,您误会了,我们绝对没有这个意思,郭家的事,和我们主人请您一会,那绝对是两件事。”

    他正解释着,张沐阳伸手一抓,死人妖的身体就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一样,被张沐阳捏到了空中。

    “我是不是给你们脸了,在我张家的地盘闹事,还派你这么一个东西来恶心我?是不是觉得我张沐阳,不敢杀人?”

    这种生命随时会被终止,被人扼着喉咙不能喘气的窒息感,足以吓崩溃大部分人类,包括这个死变态死人妖。他虽然意志颇为坚定,但是在张沐阳面前,也只是一个屁而已。

    “啪!”

    死人妖的一只手,被凭空拧断,死人妖不断的挣扎着,可他却没地方躲,甚至想喊都喊不声来。

    “我刚才的问题,能回答了么?”张沐阳冷声问了一句。

    死人妖在空中猛地点头,这才得了半秒的喘息,从半空跌落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脖子大口的喘着粗气道:“张先生,你这行为太不绅士了,我们没……”

    他的话没说完‘砰’的一声,撞在了墙上,刚才的那种感觉,再次袭来,而且比刚才还要强烈,就在他以为自己这次要挂了的时候,耳边听到声音道:“还有废话?”

    死人妖猛地摇头,挣出自己最后的力气道:“没有了,我说我说,人是我们抓的,我的主人是血莲教的教主,他想跟您交个朋友。”

    听他完完全全交代了,张沐阳这才放过他,说道:“来我家里抓人闹事,这是想跟我交朋友?”

    “张先生您真的是误会了,郭家这件事,只是一个巧合。”

    张沐阳闻言轻笑一声,如果这件事里郭老爷子没有参和,他才不会管什么郭家,至于眼前这个死人妖,自然是一巴掌拍死,然后再说其他,一个赶来自己家里闹事的人,他自然不会留情面。

    但现在不行,他想了想道:“既然是误会,那你头前带路。”

    死人妖一喜,也不管自己受伤的手腕,点头道:“是,您这边请。”只要他能把张沐阳请回去,一只胳膊算什么,就算是两只胳膊全没了,她的主人也能帮他全都治好,而且修为还能更上一层楼。

    当即,头前带路。

    而文剑、郭老爷子等人想一起跟着,却被张沐阳拦住道:“你们先不不要去,都去我家里等着,我待会就回去。”说完,也不等众人再说什么,直接走人。

    死人妖下楼后,有车子正等着,张沐阳也没什么顾忌,上车走人。

    车子一路走走停停,也不知拐了多少弯,最终在一栋别墅前停下,死人妖恭敬的帮他拉开车门道:“张先生到了,请您下车,主人就在别墅里等着您。”

    她说完这句话后,就推到了一边,丝毫没有和张沐阳一起进去的意思,张沐阳晃了四周,见这里有阵法布置,嘴角勾起一丝冷笑,血莲教有点意思,只是不知道和那个每个朝代都负责造反的白莲教有什么关系。

    别墅里的装饰很豪华,不是古董瓷器,就是名人字画,粗略一估计,单单这房间里的装饰品,就差不多值两三亿。

    在别墅的二楼栏杆处,有个二十五岁左右的年轻人,模样颇有些女性化,十分阴柔,皮肤细腻惨白,手里拿着一杯红酒,从上往下的俯视着张沐阳道:“张先生,久闻大名。”

    张沐阳道:“你下来说话,我不喜欢仰着脖子和人交流。”

    那年轻人愣了一下笑道:“巧了,我自小就喜欢俯视别人,从高处往下看风景,是我最喜欢的。”

    张沐阳轻笑一声,多长时间了,没有人敢在知道自己身份之后,还这么装逼,不知道这特么是反派别打脸的前奏么?这种人,一般活不过三章。

    或许是看出了张沐阳眼中的冷意,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那年轻人身子一翻,从二楼直接跳了下来,落到距离张沐阳不远处的地方说道:“不过,为了张先生,有些习惯,我是可以改改的。”

    张沐阳懒得听他装逼,直接道:“我不喜欢兜圈子,有话直接说,找我什么事。”

    “张先生果然是个直爽的人,那我就直接说了,我想请你加入我血莲教。”

    “嗯?”张沐阳面露出轻笑,略带丝丝的嘲讽鄙夷。

    似乎是被张沐阳这个表情激怒了,年轻人道:“张先生似乎有些不屑?”

    张沐阳摇了摇头道:“你话说完了?”

    “嗯?”似乎没有料到张沐阳是这个反应。

    张沐阳解释道:“我对你的血莲教没有兴趣,也懒得有兴趣,当然你别误会,这不鄙视和不屑,只是觉得你们比较垃圾而已,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找回一个郭家的血脉,就是被你们抓走的那个郭象的儿子,你能告诉我他在哪么?”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