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335章 求你救命
    张沐阳刚回到家里,文剑突然打电话过来道:“老大,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你不要急慢慢说。”

    “咱们新酿的酒都没了,一瓶都没剩下,咱们派人找了半天,人影都没看见,郭老爷子差点没气的昏过去。”

    张沐阳眉头皱起,有人居然敢偷到他的头上:“你现在哪里,郭老爷子怎么样了。”

    “我在酒厂呢,郭老爷子被抢救过来了,您赶紧来看看,这特么的在太岁爷上动土,咱可不能饶了那贼。”

    张沐阳道:“你等着,我马上就到。”

    十几分钟后,张沐阳带着家里几个手下,赶到酒厂,文剑、巴特几个人,正急好似油锅上的蚂蚁,见张沐阳来了,全都围了过来。

    “酒厂里的监控都看了么?”

    文剑答道:“全都看了,别说人了,就特么连鬼影都没看见啊,厂里的保安我也问了,都说啥都没看见。”

    张沐阳捏了捏鼻子,酒厂这里因为产有灵酒,安保工作一项做得很好,想要神不知不觉的偷了灵酒,肯定是修士所为。他道:“带我去仓库看看。”

    一行人,赶到仓库,原本准备外销的灵酒,酒瓶里全都空空如也,文剑看着满是揪心的疼,他一口都没喝上呢,全特么便宜那贼了。他红着眼道:“老大,咱就不能放过偷酒贼,要是让我抓到了,非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满清十大酷刑。”

    刚进仓库时,除了阵阵酒香,张沐阳还察觉到了一丝异样的气息,这股气息他颇为熟悉,示意文剑不要出声后,踱着脚步在仓库里走了几步,同时神识外放,仔细的检查这仓库当中的每一处细节。

    猛然间,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而后转过身去,冲着文剑说道:“这件事我会处理,你们不用管了,咱们去看看郭老爷子。”

    几个人赶到了郭老爷子静养的医院,原本精神抖擞的郭老爷子,现在状态有些萎靡,他见张沐阳来了,赶忙起身道:“沐阳小子你来了,那酒能找回来么?”酿酒是老爷子一辈子的心血,,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丢了,他怎么能不急火攻心。

    张沐阳道:“有了点眉目,我会尽快处理这件事,您老好好休息就成,不过您到底是有练武底子的,不会扛不住这么点事情,你是不是还有别的事情为难。”

    郭老爷子愣了一下,随即苦笑道:“到底是你小子机灵,居然一下子看破,最近我确实有些心事。”

    陪在一侧的文剑呆了呆问道:“老爷子,你出啥事了,我这几天一直陪着您,你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郭老爷子轻叹一声道:“说什么,都是我们郭家的事情。”话到这里,郭老爷子身子似乎愈发佝偻,原本在看到张沐阳来时的那股精气神,也迅速的消散出去。

    “沐阳小子,我知道你家大势大,自身修为也是绝高,所以我想请你救救我郭家一门的血脉。”

    这句话出来,张沐阳等人眉头皱起,文剑和他老人家关系最好,立时急问道:“郭老爷子,到底怎么回事啊,你和郭家,不是早就……”

    郭老爷子摆了摆手,打断道:“我虽然和我那个侄子不对付,但我到底是郭家的人,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郭家血脉断了,不然日后死了,也没脸下去见列祖列宗。”

    对于郭老爷子,张沐阳还是比较尊敬的,除了他给张家的酒方,但论他们之前的交清,张沐阳也不能对他的事情坐视不理。他道:“老爷子,您直说就行了。”

    “我那个不成器的侄子,自从上次被你教训,又被李家抛弃后,不知从哪里招惹了他根本就招惹不起的人,除了他以外,现在全家都被抓了,所以我想请沐阳你出手救他们一救,虽然我的那个侄子该死,但他的孩子却是无辜的。”说道这里,郭老爷子身子发颤,挣扎着起身,想要给张沐阳下拜,到底是血浓于水,到底是华夏人的思想,家族不能无后。

    张沐阳伸手扶着郭老爷子道:“您放心,我一定尽力而为,您那个侄子,他在哪惹的麻烦,您知道他在哪么?”

    见张沐阳答应了,郭老爷子面露喜色,张沐阳有多少本事,他或多或少听说过,如果张沐阳都不能救出他郭家的后人,那这个世上,也就没几个人能救出来。他道:“他现在藏在酒厂的职工宿舍里,我这就让他过来。”说着,郭老爷子摸出手机打了过去,可惜,电话一直响着,却没人接。

    郭老爷子脸上刚有的红润,又慢慢变成了惨白。

    张沐阳见状道:“他藏在哪,我们直接过去。”

    几分钟后,张沐阳一行人赶到了那郭象藏身的地方,6栋916房间。屋子里凌乱不堪,还有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这里有这么多血,难道他出事了?郭老爷子急道:“刚刚还在这里,他……”

    张沐阳面有怒色,酒厂是他的地盘,不管郭象犯了什么事,现在躲在了自己的地盘里,就算要抓人也该问问自己,这么做是要试试他的虎威么?

    既然刚才郭老爷子还跟他见过面,那就说明人还没走远,张沐阳手腕竖起,刚要掐捻道决,利用神识找了那人出来,忽然房间外的走廊里,传来了一阵高跟鞋的清脆声响。

    “嗒嗒嗒!”

    声音越来越近,最后落在了张沐阳他们所在的门外。

    众人回头去看,瞬间觉得辣眼睛,屋外站着一个男人,准确的来说,是一个男扮女装的男人,他一身大红的吊带裙,上面带着一定红帽子,下面踩着一双血红的高跟鞋,手里拎着一个粉红色的包包,那模样要多骚气,有多骚气。

    他见屋里有这么多人,也不露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张沐阳道:”这位先生就是张沐阳了?我们家主人有请。”他的声音,很甜很腻,从一个男人嘴里发出来,更叫人恶心。

    张沐阳眯着眼问道:“你家主人是谁?这里的人,是你们绑的?”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