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325章 三人行
    提到修为,白灵儿眼里刚才的担忧少了几分,说道:“蛊王哪有那么容易炼成,还差了一些,上次从那几个缅国修士手里夺来的蛊虫都差了几分,还得一段时间。”

    张沐阳点了点头道:“修炼一事,讲究的是一步一个脚印,根基打牢,日后修行才会水到渠成,你也不用心急,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告诉我就好。”

    白灵儿轻轻点了点头,随后他们俩两个又聊了一些平时的琐事,一时间恍若回到那段他们在山林里追逐缅国修士的日子,时间眨眼而过。直到门外有人来才止住。

    “老哥,快出来,要敲响新年钟声了。”哈士晨的声音,在门外咋咋呼呼的响起,张沐阳是张家家主,新年将来之际,他自然要露露面。

    张沐阳道:“知道了,灵儿一起去吧。”

    白灵儿愣了一下,刚要拒绝,却听张沐阳道:“以后都是一家人,迟早是要见的。”

    就这么一句话,突然的这么的一句话,白灵儿脸色先红,而后眼眶里泪水打转,原本战战兢兢的心里,瞬间变的安稳。

    去了大厅,这时张家众人正等在那里,一旁还有各方宾客,随着张沐阳到来,原本吵吵嚷嚷的大厅,瞬间变的安静下然后闪出一条道路,所有人的眼神都汇聚在了他的身上。崇拜、尊敬、热切……等等眼神,不一而足。张家之龙,张沐阳。

    若是在之前,张沐阳心境或许还有波澜,毕竟人的一生,能走到他这个地步的,少之又少,但现在的张沐阳,岂是俗子凡夫,他朝着众人点了点头,面色如常。

    本想抬脚往前,忽地看见了人群当中的凌冰,他展眉一笑,走了过去,牵起她的小手,而后又捏住了白灵儿的小手。

    抬脚往前宴会中央走去,他腰背挺直,目视前方,虽然面色淡然,但是气势如虹,睥睨天下,他这一下虽然突然,但却不突兀。

    左边的手,他时常牵着,温暖多肉,他很熟悉十指紧扣,右边的却要凉一些,也要小一些,他正好可以将她全都握住。左边的凌冰自不必说,相识数月,生死与共,早就融为一体,而右侧的白灵儿,心中情念深厚,也不必多言。

    看着这三人,全场人也不知是何种心态,凌冰他们大多熟识,毕竟经常跟在张沐阳身旁,成双入队,张家也早将她当成了张家的女主人。而右侧的白灵儿,认识她的只有几个,多数人还在猜测她的身份。

    而跟在张沐阳三人身后的哈士晨,心里只有两个字卧槽,这是什么情况,说好的苦情剧呢?说好的3p妖精打架呢?大过年的就被塞这么一口狗粮,简直是MMP.

    不理会哈士晨的心里活动,张沐阳走到人群中央,环视一周,说句新年贺词,这时新年钟声响起,他也没那么多废话,直接举杯道:“诸位,新年快乐。”

    词语虽然简单,但无人敢不迎合,全都举杯相庆。

    ‘砰!’

    屋外传来阵阵爆炸声,大厅里虽然灯光璀璨,但隔着玻璃窗,仍旧能看到屋外烟火,一束束冲天而起炸裂,瞬间染红整个天空。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和众人庆祝完新年,张沐阳回到自己屋里,白灵儿被安排到了不远处客房,在往回走时,张沐阳只感觉今天风儿好喧嚣,身旁的凌冰,虽然还是那般的温柔,但张沐阳总感觉又事情要发生,他有些想躲,但又知道,躲是没有意义的,事情已经做了,那自己就得承担起来。

    屋内,灯光略有几分昏暗,带了几分暧昧神色。刚一进屋,澡都没戏,凌冰一手将张沐阳推在了床上。然后骑在了张沐阳身上,她的身上多了一丝妖媚气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红唇已经印在了他的身上。

    床上,巫山云雨过后,睡觉之前,凌冰趴在张没有用的胸口上,手指画着圈圈,感受着那股熟悉的气息,张沐阳脑子有些短路,难道凌冰她根本不在乎,还是有别的什么心思。

    正当他琢磨着怎么和凌冰说灵儿这件事时,耳边却听凌冰说道:“沐阳,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轰!’

    这句话,就像是一把重锤锤在了张沐阳的脑袋上,将他的醉意,和刚才的心思,全都锤的一干二净,张沐阳睁开眼,看着凌冰,他心里猛地揪起,他重生到此,除了一开始在父母遇险时有到过这种心情,其余时间,再没这种感觉。

    他猛地将凌冰抱在怀里,道:“不行,你不能走,你……你听我解释,我知道是我混蛋,你打我骂我都成,但我绝对不允许你离开,你想都别想。”

    凌冰任由张沐阳紧紧的抱着自己,她惜清晰的感受着,张沐阳那砰砰直跳的心脏,她知道他在紧张,她知道他在担心自己,她和他认识这么久,他从来都是云淡风轻,从来都是胸有成竹,哪怕是遇见再大的危险,再大的对手,也不见他有这么慌乱。他是真的在乎自己。

    凌冰忽然笑了,心里多了一股满足感,之前心里的怨愤,也少了一些,但也仅仅是少了一些,凌冰挪了挪身子,趴在了张沐阳的耳边说道:“我知道,我也从没想着离开你,我之前和你说过,我的修为到了一个瓶颈,想要突破一味的静修苦修是不成的,所以我想四处走一走,历练道心,同时也回老家一趟。”

    她的语气很平静,但却有一股决绝之意,张沐阳张口想劝,却听她又说道:“你放心,我这不是负气出走,你是我的男人,这一生都是,我只想出去转转。”

    张沐阳沉默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了解凌冰的性子,正如他了解他自己一样,凌冰从来都不是那种附属花瓶,她有属于她自己的骄傲。

    他松开怀中佳人,然后看着她的眼眸,酝酿了半天的满腹话语,化成一句话:“冰儿,我求长生大道,亦求你。”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