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323章 新茶
    一个脸色阴沉的男子,摇头晃脑的走到近前,拍了拍蓝有礼的肩膀,说道:“你放心吧,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事,就是张家……”当这人一抬眼看清张沐阳的面容时,瞬间清醒,身子立刻僵直硬在了那里,后面的半句话,再怎么也说不出口。

    蓝有礼站在这男人的身旁,正准备大干一场,证明自己男人雄风的时候,却见他戛然而止,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毕竟他认识这人,乃是张家的人,中海张家,天下世家里有几个不知道,尤其是张沐阳横空出世后,张家声威权势,何止涨了一筹。

    所以,他觉得,自己认识一个张家的嫡系弟子,在中海就可以横着走,但是他却忽略了,苏家和张家的关系,苏玮和张沐阳的关系。除了爱情使人傻逼之外,或许在他下意识的感觉中,张沐阳那种枭雄人中龙凤,应该高高在上,怎么会出来做这种事。

    虽然多年的社会经验,已经让她意识到一些不对,但还是问道:“张哥你怎了?”

    这小子现在张着大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扭身给了还在说话的蓝有礼一巴掌,然后直接噗通一声跪了下去,他身后的那些马仔全都目瞪口呆,这tm还是他们认识的那个张哥么?怎么就跪了下去,他可是张家的人。

    对于眼前这个小角色,张沐阳然是不认识的,但哈士晨却有几分印象,她哼着嗓子道:“张沐赫,你倒是好大的威风啊。”

    别看张沐晨在张沐阳面前,跟一只哈士奇一样,她在张家族人面前,那妥妥的另一种风范,张家长公主的名号,那可不是白叫的。

    张沐赫现在好似一只受了惊吓的鹌鹑,脸色惨白,瑟瑟发抖,完全来不及管身边人的反应道:“家主,大小姐,我……我,我错了。”他哪里想到,本应该在家里招待四方来客的张沐阳怎么会出现在这类。

    他的这一跪,和一声家主,所有人都愣住了,即使再蠢的人,也知道眼前这三女一男是他们根本招惹不起的存在。

    而刚才还脸色狰狞,怒气冲冲一心要给张沐阳个教训,把苏婉儿带走的蓝有礼,此时目光一震,满脸的不可思议。这个年轻人,居然,居然是张家的家主张沐阳,他居然就是张沐阳。

    怪不得,怪不得苏婉儿会说出那样的话,怪不得之前交情不错的张沐赫会给自己一巴掌。蓝有礼此时心如死灰,脸上毫无人色,他这次不但失去了自己的喜欢的女人,还得罪了张家,现在如日中天的张家,现在的他,心里根本不知道是何种心情,世上千万语言,没有一句话,能形容他现在的心情。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可怜兮兮的张沐赫,张沐阳在张沐晨的提醒下,勉强想起了他是谁,脸色淡然道:“你倒是好大的威风,你是我张家的人,在外面就是这样的作态?张嘴就抬张家出来充门面?”

    对于张沐阳的质问,张沐赫垂着脑袋,根本不敢还嘴,只是一个劲的赔罪道歉。

    张沐阳听得心烦,直接道:“行了,给我站起来,唯唯诺诺的想什么样子,你是张家的人,在外面就要有张家人的觉悟,仗着家族权势在外横行霸道,耍威风?你觉得丢人么?从今天开始,你被逐出张家,什么时候混出点人样来,再回来。”

    对于张沐阳决断,张沐赫自然不敢多说什么,虽然心有不甘,虽然心里恨死了让他失去一切的蓝有礼,但他不敢恨张沐阳,他太知道惹到张沐阳是什么下场,所以直接俯首认罪,然后乖乖滚蛋,反正张沐阳的话也没有说死,他迟早有一天还能回到张家。张家现在这艘世纪航母,他可不想跳船。

    他这一走,跟着他的那些马仔小弟,不管是官二代还是富二代,又或者别的什么身份,全都灰溜溜的滚蛋,谁敢扎刺,那就是作死。

    至于蓝有礼,现在脑袋清醒的很,在没有刚才那种怒火烧心,火气上头,他虽然很不甘心,但实力相差之大,犹如云泥之别。

    张沐阳晃了他一眼,直接拉着苏婉儿她们走人,没说一句话,是没必要,也没心思,蓝有礼也是世家子弟,也是心思琳珑剔透之人,不会不明白这其中的关系,张沐阳的‘女人’岂是他能窥视惦记的?以前不知道也就算了,若是还有以后,呵呵,那蓝家也就没有以后了。

    看着他鹌鹑一般的模样,张沐阳不由咂咂嘴,早知道自己上来就直接报自己名字了,虽然有点仗势欺人的意思,但也省了很多时间。

    开车回到张家,一路上苏婉儿没有和张沐阳道谢,反而去认认真真的谢了谢张沐晨和凌冰,张沐阳在旁直咂嘴,也不知道怎么的。看着她们几个聚在一起说笑的模样,张沐阳忽地想起了远在大山深处的灵儿,也不知道她这个年过得怎么样,之前他虽然也打过几通电话,但只是简单聊上几句。待年后有时间去看看她吧。

    或许是心灵而福至,当他开车回到张家大宅门口时,却见有一熟悉的背影,正在和豹叔在说着什么。忽地,她转过身子,看向了刚刚从车子上下来的张沐阳。笑颜如花道:“沐阳哥哥!”

    张沐阳应声了一句道:“灵儿?”

    原本还在车里叽叽喳喳的凌冰几个,听到灵儿亮个字瞬间就安静了下来,苏婉儿知道一些过往,所以面有暧昧,凌冰从张沐阳的口中听到过这个名字,本来没什么,但是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事情并不简单,而跟这件事毫无关系的哈士晨,则是嗅到了一股特殊的八卦气味,瞬间精神抖擞。

    张沐阳扭头看了眼凌冰,走向前去打招呼道:“灵儿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

    白灵儿扑在张沐阳的怀里,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后,笑道:“咱想你了,寨子里虽然热闹,但咱总感觉冷清清的,想了想,就依你给的地址找了过来,喏,这是我给你采的新茶。”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