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318章 打回来
    张沐阳是什么人,睚眦必报,最能护犊子,上次羊城一事,足可窥测,为了张家族人,他甚至不惜大开杀戒。这次他打伤了纳兰长风,那是他的事情,你想报仇直接找张沐阳就是,他随时候着,但是你想拿张家别的人撒气,那就绝对不成!况且上一次,他跟纳兰长风动手,多半是受关外保仙家所托,其次是这货自己作死,瞎**吃飞醋,在台上求着张沐阳去教训他,这种事情张沐阳怎么可能惯着,而且最后张沐阳出手很有分寸,纳兰长风受伤不重,虽然神识受损,心里有了魔障,但你技不如人,又能怪谁,况且他已经让手三招,算得上仁至义尽。他又不是圣母婊,什么事都TM的管着你。

    所以,张沐阳动手了。

    “呼!”的一声。

    劲风骤然而起,直扑田珊面门,老者见之色变,闪到女孩身前,从身后翻出一把小青色旗子,用手一挥,居然将张沐阳这随手一击当了下来。虽然张沐阳只是随意出手,不然就算有十个老头,有十把这旗子,也难救张沐阳要杀的人。

    老者皱着眉头倾吐一口气道:“张先生,过分了吧,不过是打上你家中一凡人,你就出手伤人?”

    张沐阳冷笑道:“你们跑到我张家门口,打伤我张家族人,你说我过分?老头你嘴皮子倒是利索。我看你有点手段,咱们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老者往后退了一步,将自己弟子送到安全位置,高声道:“张沐阳,你当真要动手?”

    见老者动手,真符合张沐阳心里所想,欺负一个小女娃娃不算什么本事,打了也觉得丢人,既然这老头先接招,那他正好活动活动筋骨,反正这老头也有一管教不严之罪,张口冷声道:“废话忒多,你在我家门口,打了我家族人,我跟你说这多,已经是尊老爱幼了。”说完,张沐阳身形一闪,一道青芒直扑老者面门。

    “既然如此,那老夫就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手段,敢伤我雪山派门下弟子。”

    在刚才看到张沐阳时,老者本就打起了十二分精神,现在听张沐阳要动手,哪里还敢怠慢,更加全神贯注,将自己浑身解数都拿将出来。手腕一抖,背后所背着的七根旗子都拔下来捏在手中,左手掐捻道决,瞬间,七根旗子落在他的周围,布置下一座阵法。

    他知道自己不是张沐阳的对手,但这件事,他雪山派也绝对不能认怂,不然以后传扬出去,雪山派的威名定然扫地。即使打不过,也要让张沐阳知道知道厉害,告诉别人,雪山派绝不是能轻易折辱,不是能轻易招惹的。而且为了这一次,雪山派特意准备了三个月,他也算是有备而来。

    这套阵法,正是他在雪山派中精心炼制,若是修为比他弱的,近了这阵法,除非身上有什么仙器等逆天物件,不然生死只操与他手,即使修为高于他的,想要破阵也绝非易事。

    他哪知道,自己引以为豪的阵法,在张沐阳眼中,只是小儿科的玩意,华夏虽然曾有一段灿烂修真文明,有不少功法、神器遗落,但绝不是现在的他们能染指明悟的。老头的阵法刚一落下,张沐阳就猜出了他的心思,不求胜只求不败,可惜他遇见的是张沐阳。

    躲在远处的田珊,见到自己师父布置处置下这般阵法,心中顿时欢喜,她是这老头的关门弟子,自然知道这阵法厉害,当初老头在门中施展这阵法时,门内包括雪山派掌门在内,没有一个能破阵而出的,甚至就算他们几个一起上,也要费很大手脚,才能脱困额而出,现在自己师父直接用绝招,显然也是对张沐阳很是不满,要狠狠的给他一个教训。

    她在心里暗暗念道:“臭小子就算你再厉害,也绝对不可能轻易破了我师父这捆仙阵,到时候看本姑娘怎么奚落你,敢对我动手,没有半点君子之风,可耻可笑,纳兰师兄在你手上受的伤,本姑娘要连本带利的都讨回来。”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耳边就听得四字。

    “班门弄斧。”

    紧接着又传来一声轰然巨响。

    “轰!”

    响声过后,地上卷起漫天尘土,等尘土散去,却见张沐阳还是之前那副淡然无波的面孔,只冷眼看着跌落在地上的师父,仿佛打破这阵法,只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并不耗费什么力气。而她自己的师父,此时满脸茫然的跌坐在地上,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嘴里不断的念叨道:“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他根本不能相信,也不敢相信,被他引以为绝技,能困住世上英雄豪杰的捆仙阵法,在张沐阳的面前,居然如此的不堪一击。居然是这么的一触即溃。

    远处刚刚还在想着怎么教训,怎么奚落张沐阳的田珊,此时也是目瞪口呆,满脸的不可置信之色,用手捂着自己的张大的嘴巴,结巴道:“这……这……”

    她还在这里目瞪口呆,不远处又多了几人,正是凌冰带着张家的一众修士,在看到这一幕口,凌冰眼里满是爱意,至于其他人,则是慢慢的崇敬和崇拜。

    家主,就是家主,牛掰的根本不讲道理,虽然张沐阳不经常出现在家中,但谁都不会忘了,张家有这么一尊大神。

    哈士晨看到张沐阳后,颠颠的跑了过来,她刚才还跟凌冰在讨论张沐阳,没想到现在就看见活人了。“老哥,你出关了?”

    张沐阳点了点头,看了眼地上的老者和不远处有些傻了的小姑娘,懒得继续出手,道:“这次只是个教训,再有下次,别怪我心狠手辣,想要替纳兰长风出气,让他自己来找我,派个老弱病残来,我打了也觉得丢人,至于上次的事情,我只是受人所托,如果你们想要报仇,我张沐阳随时接着。”

    说完转身而走,走到张沐雨身边时,冲着他道:“刚才那女孩伤了你,你现在去打回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