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265章 杀贼
    问完这句话后,张沐阳眉毛一挑,手中长剑一划,两个东瀛人之中,又有一个掉了脑袋。剩下的东瀛人,有些蒙蔽,我们这什么都没说,你TMD就杀人,这是什么道理。

    张沐阳看着他,似乎看懂了他的眼神,随便解释了一句道:“刚才是我故意的,你赶紧说,我可没心思等。”

    东瀛人崩着嘴,也没叨逼叨什么战俘条例,华夏和东瀛是世仇,逮住了就是一个死字,当然叛变的除外,没人回去遵守什么狗屁调理,就一个字杀。

    他见自己不是张沐阳的对手,也不想出卖自己的狗逼天皇,手里猛然摸出一柄匕首,往自己的腰上划去,这是要当着张沐阳的面刨腹自尽。

    张沐阳抬腿就是一脚,将最后的东瀛人踹的吐血到底,然后晃晃悠悠的走到他的身前,一脚踩在他的胸口上说道:“孙子,我让你死了么?赶紧回答我的问题。”

    这东瀛狗见自己想死都死不成,心里非常愤怒,他紧握起拳头,想拉着张沐阳同归于尽,可惜在张沐阳的脚下,他半点手段也耍不出来。

    “MMP,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不说就当老子没招对付你么?”

    张沐阳见他一副死撑到底的模样,也懒得开口再问,作为一个修行了数百年重生回来的老怪物,他折磨人,拷问消息的本事,简直不要太多。

    不张嘴,那就直接问他的灵魂,至于这货最后的死活,痴呆,那就不是他该考虑的问题,手腕一晃,手指掐捻道决,朝着东瀛人脑袋上一钩。

    不多一会,东瀛人开始发出阵阵鬼哭一般的哀嚎,张沐阳居然硬生生的,从他的脑门上,似乎拖了一半透明的东西出来,仔细一看,正是这东瀛人的灵魂,他这一招比剥皮剔骨还要狠毒,直接拿人灵魂,这所产生的痛苦程度,就算是张沐阳也要打个寒战,绝不会想尝试一下。

    紧接着张沐阳手势一变,刚开口问了几句,忽然不远处传来阵阵的轰鸣声,紧跟着天上几道光束闪过,戴长生坐着直升飞机呼啸而来。

    被他这么一打扰,刚刚脱出来的脆弱灵体瞬间消散了一半,剩下的还是张沐阳眼疾手快,一巴掌给拍回了东瀛人的身体。

    灵魂丢失了一半,这货虽然没死,但却成了傻子,唯一的一个好处就是,这货不会再自杀了。

    张沐阳看着飞机上的戴长生,安翠一口,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待会教训他的时候,又多了一条罪状。

    当戴长生从空中看到张沐阳时,脸色又些呆逼,他刚想滑着滑索下去,突然身子一轻,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一样,被人扯了下去。

    “哎吆我去。”

    戴长生惊呼一声,身子直直往下掉落,飞机上的特九局成员有些傻眼,刚有几个准备跟着跳下去救人,就看见戴长生已经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张沐阳说道:“别在地上装死,你来这里干嘛。”

    戴长生也知道躲不过张沐阳的感知,刚才他跌落下飞机,八成就是张沐阳搞的鬼,幸亏他身手矫健,叫的凄惨,又被张沐阳暗中救一下,虽然看着摔的挺惨,但其实没收什么伤害,当然疼还是要疼的。

    他爬起身来,揉了揉自己的膝盖说道:“这话我还想问你呢?大晚上的你不好好享受温柔人生,出来捣什么乱,问出什么来了么?”

    戴长生现在也是修士,虽然境界不高,但他天赋过人,自然感受到了周围灵气的波动,再加上张沐阳脚下的东瀛人,他大概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张沐阳恨不得再踹这货一脚说道:“你再来迟一分钟,该知道的就都知道了。”

    “你什么意思,你们刚才是不是有甚么肮脏的。”

    戴长生看着张沐阳还想再皮一句,但感觉到张沐阳那‘阴森恐怖’的眼神后,顿时打了个哈哈,将剩下的PY交易几个词咽回肚子里,同时赶紧转移话题。

    这时候戴长生的手下,纷纷赶了过来,一个个看向张沐阳的脸色有些不对,毕竟张沐阳刚才暗算了他们老大。

    其中有个脾气火爆的眼睛妹子,手里提拎着手枪,上去跟张沐阳比划道:“你什么人?胆敢暗算国家公务人员。”

    张沐阳像是看着智障一样看着这个妹子,仅仅只是炼气入体的境界,堪堪摸到了修行的边缘,就敢这么嚣张,而且TMD还没有眼色,这货是怎么进的特九局。

    戴长生见了,赶紧上前拦住说道:“叶倩倩你别闹,他就是张沐阳,特九局副局长,也是你的领导。”

    一听到张沐阳的名字,刚才还虎视眈眈的叶倩倩,瞬间变化画风,蹦着跳到张沐阳身边说道:“你就是张沐阳?我的偶像,你帮我签个名字吧。”

    张沐阳看着好像川剧变脸一样的女孩,身体瞬间横移三尺,唯恐智障被传染,躲开她之后,一把拽住戴长生走到一旁,将刚才的事情都说了一次,然后起身走人,他不想和特九局里的人有太多的交集。

    当然在他离开时,很‘温柔的感谢了’戴长生今晚的招待,并且‘热情的’回报了一下。

    看着一脸便秘与惆怅的戴长生,叶倩倩问道:“局长你没事吧?张局长他欺负你了?”

    戴长生摆了摆手没有吭声,他怎么肯在自己手下面前丢面子,只是吩咐了一声,把残存的已经呆傻了得东瀛人带回分局后,就消失了。

    半个小时后,夜色依旧,张沐阳躺在床上,身子侧卧,凝目看去,好似如龙之盘,如犬之曲。同时一手弯折枕在脑下,另一手不停的把玩着神秘葫芦。

    本来是来这里解决身体上的危机,顺带着旅游一圈的,现在可好,成了戴长生的高级打手了。不过能干掉几个东瀛狗还是很开心的,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人数较少,下次再杀几个就爽了。

    由于没什么睡意,张沐阳深吸一口气,海风当中,居然有一丝丝清香,张张沐阳起身走到到阳台之上,看着屋外夜景。

    就这时,忽然耳边似乎有人喊他道:“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我以为只有我睡不着觉,没想到你居然也睡不着觉。”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