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248章 谢礼
    又一个小时后,张沐阳从他休息的房间当中走了出来,在这之前,他还了一身房间里的军装,戴长生的裤子早就不能穿了。而旱魃被他炼制成傀儡放在乾坤袋中,虽然之前旱魃是金丹期,但因为被张沐阳诛杀泄了煞气,后来又被张沐阳拿走了仙骨,境界彻底滑落到筑基圆满之境,不过因为张沐阳的炼制手法,旱魃的身体仍保持在金丹期的状态,总体算半个金丹。

    这次山谷一行,张沐阳收获不小,除了半个金丹期的傀儡打手,他的修为突破到了二转圆满,在和旱魃一战时,触摸到了金丹之境的门槛,还得到了一丝仙气,除了这些,他最大的收获就是,练成了半个先天道体。相比损失和仙煞之毒,张沐阳算是大赚。

    他走出来时,凌冰几人正站在军营外,似乎在和人说着什么。当看到张沐阳走出来时,凌冰一个箭步扑倒了张沐阳的怀里。这次她真的被吓怕,倒不是她害怕死亡,而是害怕失去张沐阳。

    要不是身边还有外人,凌冰眼泪都要流出来,现在的她也不管别人的眼光,就紧紧的抱着张沐阳,钻在他的怀里不出来,张沐阳轻轻的抱着她,笑言安慰几句。

    等张沐阳和凌冰温存了好一会,方正和尚、冲虚道长、还有长衫修士冬浮生这才上来见礼。

    三人也不多话,先朝着张沐阳齐齐行了一礼道:“多谢张前辈活命之恩。”之前几人还称道友,现在已经变成了前辈,虽然他们三个年龄加起来快到两百岁,不过在看到张沐阳在山谷内的煌煌之威后,哪里还敢平辈论交。

    张沐阳不躲不闪,这一礼数他受得起,也当得上一声前辈,在接受了三人的行礼后,张沐阳手掌虚抬一下,将他们三个扶起道:“谢就不用了,你们伤势不要紧吧。”

    他这句话就是客套,凭他的修为怎么还看不出这几人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却是身受重伤,想要恢复还得很长一段时间的调养,不同于他们的是,凌冰修炼的时《涅盘玄功》这次重伤,对她来说也是一个机遇,她身上的气机,隐隐又有突破之兆。

    方正和尚口诵了一声佛号后,手里拿出一串佛珠,张口说道:“阿弥陀佛,多谢张前辈关心。这是老和尚我的的一些心意,还请前辈务必收下。”

    冲虚道长也跟了一步上来,他手里也拖出一个玉瓶说道:“无量天尊,老和尚你也忒奸诈,说好一起奉上,你又讨彩头,张前辈这是老道的一点谢礼。”

    眼瞅着一僧一道跟张沐阳献殷勤,长衫修士冬浮生脸色有些尴尬,他只是散修一个,可不像他们两个家大业大,手里有好东西,不过救命之恩不能不谢,外加他也想交好张沐阳,咬了咬牙,也跟上前一步,手里拿出一玉钗说道:“张前辈请收下。”

    张沐阳愣了愣,心说这三个人倒是直接,不虚伪做作,拿眼一扫三人手上的物件,和尚的是一串佛珠,道士的是一块玉佩,两件都是上好的法器,对自己虽然没用,但送给自己父母家人,也是不错的物件。而冬浮生手里的玉钗,虽然是个残破的法器,但在这法器当中却另有神物,张沐阳不由多看几眼。

    轻轻一笑,张沐阳明白他们交好的心思,也没拒绝,直接将三人的东西全都收到了乾坤袋当中,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他倒不不是贪图这几件法器灵宝,而是想结交他们乃是他们身后的势力,有了人情往来,大家以后才好见面。

    而方正和尚几人,见张沐阳收了东西,大家心照不宣,相识一笑,因为冬浮生送的玉钗里面有东西,张沐阳刚要和他说些事情,和问问戴长生情况怎么样,就发现不远有几人朝着他们指指点点。

    而后走了过来,其中为首的那个,西装革履,带着金丝眼镜四十几岁,脸上满是上位者的官腔姿态,他走到近前,扫了一眼问道:“我听人说,就是你们几个进的山谷?”

    面对这货的趾高气昂,满脸傲气,张沐阳几人全都没说话,甚至看都没看他一眼。眼瞅着自己被无视,西装男面色一冷,他身后有一年轻人,扯着嗓子说道:“梁主任跟你们说话呢?赶紧回答。”

    眼瞅他们要蹬鼻子上脸,冬浮生冬浮生冷哼了一声道:“你们是什么人?”

    听到冬浮生这么问,年轻人从衣兜里拿出了自己的证件,不屑一笑说道:“我们是蜀州省政府和省公安厅的,这次过来就是专门为了调查此事。”

    冬浮生可不吃这一套,他明白这些人很可能是蜀州政府派来抢功劳的,但他是特九局的,而且是修士,对于官方人物根本不屌,直接张口道:“蜀州省政府和省公安厅?又怎么样?我们是特九局的,一切行动听从国安局,你们没权利过问此事。”

    “你……”年轻人直接被怼的没话说。

    梁主任听到冬浮生是特九局的,知道这人自己碰不得,他拉住了想要发火的年轻人,上下打量了一眼张沐阳说道:“年轻人你在山谷里有没有发现什么?不是说有僵尸么?僵尸去哪了?古墓里为什么干干净净的什么也没有,我提醒你一句,那些东西都是国家的,不是你们个人所能私藏的,要是私藏了那就是犯罪,现在交出来,我可以赦你无罪。”

    根据他几十年的为官经历,知道冬浮生个这些和尚道士不好惹,就把矛头转向了面相年轻,又是一身军装的张沐阳,柿子要挑软的捏,上来就是摆一下官腔,不管有或者没有,先扣上一顶帽子,到时候有理搅到底,没理扯三分,他既然来了总得捞点好处再走。

    张沐阳憋他一眼,懒得搭理,简直浪费自己时间,他还有事要冬浮生问冬浮生,所以转身要走,他这一走,梁主任急了,他好不容才等到这么一个机会,赵兴未归,赵红兵被他骗走,怎么能允许到手的功劳飞走,上前一步拦住张沐阳道:“你要去哪?我还问你话呢。”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