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245章 疗伤出谷
    张沐阳将旱魃暂时收进了乾坤袋,身子倒在地上喘了几口粗气,然后才站起身子踉踉跄跄的走到了凌冰等人的身侧。

    他先看了看凌冰的情况,见她只是被刚才的起劲震晕没有大碍之后,这才松了口气,喂她服用了几颗培元丹和疗伤丹药,然后才去看了方正和尚、戴长生几个。

    这几个人真是命好,居然一个人也没挂,受伤最重的是戴长生,伤上加伤,但现在依旧活着,张沐阳不禁摇了摇头笑道:“这货还真是命硬。”帮着他们也服了丹药。

    张沐阳盘膝坐地,开始修炼《九转玄功》疗伤,这次他虽然是赢了,但也是惨胜,要不是开挂牛掰早就挂了。

    “呼!”

    死寂的山谷当中,只有几个微弱的呼吸声,张沐阳赤裸着身子,盘膝坐在距离一处空地上,身边摆着上百块块灵石,帮助他恢复体内极度透支的灵气。

    随着他呼吸由粗重转为平和,张沐阳身边逐渐开始由灵气环绕,经过神秘葫芦的吞噬吐纳之后,灵气变的更加的温润,更加柔和,更加便于张沐阳吸收炼化。

    张沐阳现在的身体,就好像是一个无底洞一样,身边上百块灵石提供的灵气,全都被炼化吸收一空。

    大约有一个小时后,张沐阳的睫毛突然轻轻抖了抖,片刻之后张沐阳重重突出一口浊气,然后缓缓睁开了双眼,一双漆黑的眸子,射出这阵的寒光。此时张沐阳的脸色,比刚才的好了许多,泛出一丝健康的红润。

    轻轻晃动了晃动身体,身上一些小伤口已经自动愈合,只留下一些暗伤和比较严重的伤口,和身体里的一些异况,都要回去处理。

    看了眼凌冰几个人,除了昏迷的戴长生之外,其他人身上已经快要苏醒,张沐阳本想去旱魃出现的古墓当中,看看有没有什么伴生的天材地宝。

    可当他站起来时,突然感觉一阵凉意,张沐阳干咳一声,走到了戴长生身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说来也惭愧,他的乾坤囊里灵丹灵药灵石无数,但就是忘了装几身换洗的衣服,现在为了不那么羞耻,只能权且暂借一下。

    下了墓穴,因为刚才的大战,那墓穴的入口已经被毁了个七七八八,张沐阳收拾了一番才进了墓穴。

    本以为能得到什么异宝或者灵药的张沐阳,这次失算了,墓穴下面除了两具被啃食的不成样子的尸首,毛线都没有。

    张沐阳一阵蛋疼,这旱魃也够穷的,他不甘心的又仔细搜了一次,还是毛线都没有,只能啐了一口晦气,转身出了墓穴。

    正当他想着,要不要把旱魃的尸体拿出来检查检查的时候,外面来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戴局长,戴局长。”

    声音越来越近,领头的是之前再机场迎接他们的负责人赵兴,此时这人面上待有几分惊恐,即使身后跟着全副武装的特种大队,他还是不放心,毕竟刚才山谷里的爆炸太过于骇人,谁来谁害怕。

    当他看到只有张沐阳一个是站的时候,心里一跳,再看周围的战场,顿时冷汗之流,原本古墓的周围,有一处小山丘,植被凸岩无数,距离山丘不远处还有一条小溪。

    现在全TM没有了,毛都没有了,光秃秃的一片,地上坑坑洼洼,仿佛被火箭炮轰炸过无数次一样,万物寂灭。

    赵兴也顾不得什么戴局长,他一路小跑到张沐阳的身边小心翼翼的问道:“张先生,这……”

    张沐阳淡淡的说道:“没什么,这里你派人收拾一下,至于戴局长他们,你不要打扰。”

    对于张沐阳的吩咐,赵兴连连点头,和小鸡啄米一样,他之前其实知道一点张沐阳的消息,但和赵红兵一样,有些嗤之以鼻,只是他城府高深,没有表露出来,现在才知道自己犯下了多么大的一个错误。

    尤其是刚才山谷里的动静出现之后,他几次联系上级,询问是否有导弹支援,而且还派人侦测,发现完全没有半点现代武器的痕迹。

    后来再看了上级的资料,和赵红兵那货对张沐阳的叙述之后,他才知道,这一行六人最牛掰其实是一副公子哥模样的张沐阳,回想刚才山路里的爆炸,这堪比小型导弹一般。

    “明白,明白,张先生交给我,您放心就好。”

    在了解到张沐阳的本事、背景之后,赵兴自然不敢再摆出什么官腔,点头答应下来后,亲自带人去周围检查情况。

    张沐阳笑了笑,他本想等着凌冰他们自己苏醒,但既然有人来了,也没必要留在这里,伸手一拂,将凌冰抱在怀里。

    其他几个,在众人目瞪口呆当中,好似放风筝一样,被他凌空托起,而后几个闪身消失再众人眼前。众人在惊叹之余,有些好奇戴局长为什么只穿一个裤衩儿,还是红色的海绵宝宝。

    张沐阳虽然重伤,但托着他们出谷,对他来说还不是什么难事,五分钟后,张沐阳赶到了,之前的军营。

    那些军营的普通士兵,再看到这一幕时,下巴差点掉在地上,张沐阳左顾右盼,想找个人问问,哪里有安静的营房,可以让他们几个好好休息一下。

    “先生。”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张沐阳的耳边响起。

    张沐阳侧头问道:“有事么?”

    赵红兵没有吭声,而是领着身后的士兵,齐齐朝着张沐阳行了一个军礼,然后赵红兵说道:“先生,这次多谢您的救命之恩,如果没有您,我们恐怕一个也回不来,之前是我赵红兵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请您责罚。”

    赵红兵在领着人出了山谷之后,其实已经被张沐阳的本事给折服了,只是年轻人心高气傲,安慰自己这没什么,术业有专攻。

    但是当中看到山谷里的剧烈爆炸和那骇人的轰鸣时,他便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别人不知道,他是知道的,这一定是张沐阳的手笔,只有他才会有这样的本事,自己居然跟这样一个人摆脸色,自己是被驴踢了脑袋,还是被门给挤了。

    反思一番后,赵红兵出来给张沐阳行军礼致谢,然后毕恭毕敬的道歉,连说话都是先生,姓氏都剩了,称呼都是您,这小子在家里喊他爹的时候,都不带您字儿。可见他现在对张沐阳的态度如何,和之前简直判若两人,有云泥之别。

    可惜,纵然他心思百转,在张沐阳心里也留不下什么痕迹,张沐阳只淡淡的说了一句:“找一处安静的地方,他们要疗伤。”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