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231章 祥云寺
    站在山脚的张沐阳,指了指半山腰上若隐若现的的寺庙说道:“山上就是祥云寺了。”

    在下了飞机以后,张沐阳和凌冰也没休息,直接打车到了祥云寺的山脚,这里到没有张沐阳和凌冰想象当中的那么清幽古刹,反而像是一个小型的旅游区,山上人来人往,而且灵气的浓度,只是比市区里面高了一点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两个人徒步往上走,直直走到半山腰,快要接近祥云寺时,这山路才由平缓转成较为崎岖难行的山间小路,此时两旁松柏成荫,有山风吹来时,树枝摇曳沙沙作响,这才有了几分清幽雅致的意思。

    凌冰点了点头道说道:“这里还有点意思,但灵气和山脚并没有什么变化,而且人工的痕迹太浓了。”

    张沐阳说道:“不要着急,咱们看看再说。”

    继续往前,山上的景色更好,大概有七八分钟左右,面前出现一排建筑,依山而建,看上去古色古香,实际都是后世加工的,别说张沐阳和凌冰这样的修士,就连普通人也能看出也一些端倪。在山门的正中间,上有一块匾额,祥云寺,铁画银钩。

    拾阶而上,进了庙门,这里时不时的有香客进出,知客的和尚上来迎了两人问道:“两位施主可是来上香的?”

    张沐阳点了点头,从兜里拿出几张钞票,直接递进了功德箱里面,对着那和尚说道:“我和我未婚妻来这里随便转转,你不用管我们。”

    和尚见了钱,眼睛发亮,嘴角咧的跟什么似的,很是装逼的说了一个佛号,点头说道:“两位既然是远道而来,如果累了,厢房里有待客的香茶,你们可以随意享用,至于寺里,两位也可随意进出,只是请勿高声搅扰,惊扰了佛祖就不好了。”

    张沐阳点了点头,拉着凌冰在寺庙里探看,这里来往的好像都是普通人,他并没有发现什么阵法。凌冰看着走远的和尚不由笑道:“刚才的和尚收了钱,还怕我们惊扰佛祖,他就不怕佛祖看见他收钱么?”

    张沐阳捏了捏她的鼻子说道:“和尚也要吃饭的嘛,再说了你看西游记里佛祖都要收好处,上行下效,他们收点钱也不算什么太大的事情。”

    祥云寺并不大,张沐阳和凌冰走了半个小时,便把寺庙里逛了个大半,并没有发现什么情况,张沐阳用神识扫了几次,别说修士了,就连武者都没有,都是一些酒肉和尚,至于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更是半点都没发现。

    凌冰看了几眼说道:“咱们是不是应该带着小白来,它对灵气有特殊的感应,或许能找到什么。”凌冰口中的小白狐,正是上次张沐阳和凌冰在无名山谷遇见的那只,对灵气颇为敏感。

    张沐阳刚要接话,忽然眼睛一动,他伸手推开院落的后门,迈步到了祥云寺的后山。

    沿着后山的小路转了几转,赫然出现一个山谷,沿着四周都被山峰包裹着,而去往小山谷里的道路只有一条,在小路的尽头,有一个破旧不堪的庙宇,看模样是很多年没有修葺过了,庙宇的围墙上都长起了杂草。在庙宇的横匾上,也写着三个字‘祥云寺’!

    张沐阳看着那寺庙轻轻一笑道:“怪不的,怪不得。”

    凌冰问也看向那庙宇,除了感觉有些破旧之外,并没有其他发现,她见张沐阳轻笑,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张沐阳并没有解释,只是指了指那小院落说道:“那里才是真正的祥云寺,咱们过去看看。”

    沿着小路下了山谷,走到那庙宇前,见庙门虚掩着,张沐阳也没客气,直接推门而入,直到进到庙中,凌冰这才察觉到了一丝的异样,这里居然有阵法阻隔,而且和张沐阳在张家设下的阵法有异曲同工之妙,居然可以锁住灵气。这庙宇里的灵气,比外面浓郁了数倍,堪比他们之前遇见的无名山谷。

    这寺庙的院落里,方砖铺地,干净整洁,在院落的一角,还种着一颗老树,树下摆着一方石桌,在院落的正中央,立着一尊香炉,香炉往后,是庙宇的正殿,里面供奉着菩萨几尊。

    庙宇的两侧,各有偏堂,庙宇不大拢共就这三间建筑,就在张沐阳和凌冰看完这院落时,正中央的大殿里,走出一个老和尚,看面相应该在六十岁左右。

    那老和尚慈眉善目,耳垂极大,但身上的袈裟有些破旧,不过却干净整洁,手里还提着一串佛珠,在看到张沐阳和凌冰时满脸堆笑说道:“不想今天有道友来访,老衲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说着,他朝张沐阳和凌冰行了佛礼,这老和尚居然一眼看清了张沐阳和凌冰的身份,以道友称呼。

    张沐阳和凌冰面色不变,还了一礼道:“老方丈打扰了。”他同样看出了这和尚的修为,炼气期巅峰,距离突破只差一丝。

    老和尚说道:“我这里都好久没人来了,不算打扰,不算打扰,好不容易有道友来访,我应好好招待一番,两位里面请。”

    老和尚说着,要迎张沐阳和凌冰进偏房。

    张沐阳说道:“进庙烧香,这点规矩我还懂的。”

    老和尚哈哈一笑说道:“善哉善哉,两位道友先上香,我去准备些茶水。”说完转身进了屋子。

    张沐阳和凌冰进了庙里在看到佛像时,顿时眼睛一眯,上香过后,老和尚又请张沐阳和凌冰进了厢房,房间里的摆设倒是简单,中间桌椅、屋子的最右侧有一石床,床铺的旁边立着一个木柜,地上摆着一个蒲团,墙上挂着蓑衣。

    老和尚请张沐浴二人坐下说道:“两位道友不小嫌弃,我这里只有粗茶一壶,野果一碟。”

    张沐阳笑道:“怎么会,修行之人正该如此。”

    许是因为很久没有见过同道,老和尚颇为好客,很是热情,和张沐阳和凌冰探讨了不少关于修行上的事情,在论道时,他们互相通报了自己的名号。

    在闲聊了一阵后,张沐阳忽然开口问道:“慧觉大师我冒昧的问一句,您这里可是有阵法?”

    慧觉和尚愣了愣,随即说道:“果然瞒不过道友,这里确实有阵法锁困灵气。”

    对于阵法的存在,张沐阳并不感到陌生或者说突然,之前他在对付张沐坤父子时,就因为阵法的阻隔,使得他的血寻诀失效,后来他再去看那阵法,却因为人为因素使得阵法失效,这还让张沐阳心里唏嘘了很久。

    不等张沐阳再开口,慧觉和尚先道:“两位道友你们来我这祥云寺,想必也是有什么事吧?”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