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230章 有小偷
    张沐阳扫了他一眼道:“你什么?是不是还想找我麻烦。”

    陈副校长听了赶紧摆手说道:“不敢,不敢,我……对不起,我错了。”现在的陈副校长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他实实在在的被吓怕了,他或许是刚才那些人当中,对张沐阳的可怕了解最深的一个。

    张沐阳见不远处凌冰和她的几个舍友朝这边走了过来,挥了挥手道:“你要是觉得不服,要是觉得我昨天打的不爽,就继续找人来找我的麻烦。”

    陈副校长哪敢接茬,额头上的冷汗也来不敢去擦,只是连声说道:“不敢,不敢。”

    张沐阳懒得搭理,挥了挥手,让他滚蛋。

    文剑问道:“老大就这么便宜着小子了?”

    张沐阳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一个蝼蚁而已,不值当浪费太多的时间,再说有人会收拾他。”

    刚才的马秘书回头肯定会调查这件事,正因为张沐阳不说,他才会更加用心的去做事。那陈副校长辞职回家这是最轻的,如果再重一点,去享受几天牢饭,也很有可能。

    和张沐阳猜的不错,在江城大学校庆结束之后,陈副校长就被纪检委的人请去喝茶,紧跟着住进了监狱,当然这是后话不提。

    看着走近的凌冰几人,张沐阳笑了笑说道:“好了,不提这件事了,校庆快要开始了,先找个位置坐下再说。”

    和凌冰一起过来的是的几个室友,还有那个装逼不成的徐超,他现在对张沐阳更加的忌惮、害怕。

    刚才的他,看到了张沐阳怼陈副校长等人的一幕,也看到了陈副校长失魂落魄离开的模样。

    一个能把那么多政府要员社会精英吓的仓惶而逃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到底是什么身份。他们可不是万波那样的混混,而是真正的政府实权人物。

    现在的徐超恨不得拍自己两巴掌,要是自己没在他面前装逼该有多好,如果自己没人得罪他现在该多有面子。可惜世界上没有后悔药,他只能亡羊补牢,看看能不能挽回一点是一点了。

    徐超的份心思注定是要落空,张沐阳是何等的人物,他的那些鬼魅心思,哪点能逃过张沐阳的法眼。

    校友会,又称为装逼显摆大会,拉关系大会,上台的都是从学校毕业之后所谓的成功人士。

    对这个张沐阳表示有些无所谓,倒是文剑和郭子睿上台装了一波逼,吸引了几个小学妹的注目,除了他们几个,还有别的官员、商人,其中官职影响力最大的,就是苏盛天叫马秘书送来的一副题词,惹得所有人都起身鼓掌。

    在校友会结束之后,教导员又找到了他们,说学校想请他们再次入学,也不用来上课,只挂个名字就行。她在说这件事的时候,眼神看向张沐阳隐隐有几分的畏惧,显然她知道了一些什么。

    张沐阳对再入校是没什么兴趣的,婉拒了后,和文剑、郭子睿、巴特说了一声,让他们安排好郭老爷子,便带着凌冰离开江城乘飞机赶往闽省田莆市。那祥云寺就坐落在田莆市的一座荒山上。

    这次张沐阳和凌冰飞机上没遇见什么修士和武者,张沐阳手里把玩着,他在羊城乞丐帮手里得到的小佛像,他自从得到这东西研究未果之后,边丢在了乾坤袋当中,这次要去祥云寺才想了起来,只是他修为虽然提高了一截,但还是看不出这佛像里面的奥秘。

    他上一世很少和佛门打交道,总觉得那帮和尚肥头大耳,没几个高人。而在他去往修真界之前,在华夏的佛门,也只有那么几个高手,和玄门道教完全不能相提并论,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断了传承。

    至于祥云寺,上一世碌碌无名,凌冰靠在张沐阳的肩头,双眼微微阖上,要不是她的小手一直掐在张沐阳的腰间使坏,还真以为她睡着了。

    一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到田莆机场。

    就在张沐阳和凌冰下飞机时,一个原本站在他身后的男人,好像被什么绊了一跤,身子踉跄着撞向张沐阳。

    起初张沐阳并没未在意,但是当他伸手去扶中年人的时候,眼睛微微一眯,总是听说在火车、汽车上有扒手,没想到在飞机上也不能‘免俗’。

    只是这人座的也是坐头等舱,应该不会缺钱,不知道这小子衣冠楚楚的,为什么会朝自己下手,而且张沐阳也没有在他身上发现有关修行的气息,只是一个普通人。不过既然犯到了自己头上,那张沐阳可不会客气。

    他并没有没有动手打人,而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在那人摸向自己怀里的时候,手指轻轻一动,他身上所有带着的钱包、手里甚至手表,全都进了张沐阳的乾坤袋。

    一旁的凌冰看到这种情况,没好气的看了张沐阳一眼,都是筑基期的修士了,居然还玩这种手段,要是让别的修士知道了,还不被人笑话。

    那中年男人把手伸到张沐阳的身上,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站起身子然后连连朝张沐阳说抱歉。

    张沐阳摆了摆手说道:“没什么,都是应该做的。”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没想到张沐阳这么客气,就在他准备要走的时候,张沐阳突然喊了一声。中年男人身子顿时一颤,还以为张沐阳察觉了什么,正当他心里在想着对策时,又听张沐阳喊道:“朋友,你有东西掉了。”说着拿手一指,地上正是他身上的钱包。

    那中年小偷愣了愣,没想到自己遇见‘好人’了,心里没来由的升起一阵的愧疚,将钱包从地上捡起,看也没看,冲张沐阳笑着说了声谢谢。

    看着被玩了的小偷,凌冰忍不住推了一下张沐阳笑道:“你也太坏了。”

    张沐阳也笑道:“是他先招惹我的,我这是给他一个教训。”说着,将那小偷身上的拿来的东西过了一眼。

    本来是顺手为之,当个乐子的张沐阳,没想到还真发现了样东西,一块小佛像,原本被那小偷贴身放在怀中,被张沐阳顺手拿了过来。

    这小佛像上面没有灵气,但是质地却和他刚才拿在手中把玩的佛像有些相似,怪不得他会出手,原来是看中了自己的佛像,只是这小子偷鸡不成蚀把米,让他自己哭去吧。

    就在张沐阳和凌冰离了田莆机场之后,在机场大厅的一个角落里,有一个男人一手拿着一块烂木头,一手拿着一个皮夹子,在皮夹子里面夹着一张纸条,上面写道:“意不意外,开不开心。”这两句话的后面,还画着一张笑脸。

    这男人看着烂木头和纸条,脸色越来越难看,下一秒他将手上的东西丢在地上猛踩几脚,嘴里低吼道:“开心你个mmp,欺人太甚。”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