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201章 怒意
    木屋的外面,进来七八个人,其中为首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微微有些驼背,穿着苗疆特有的服饰,看他的模样气势,应该就是这苗寨里的寨头。

    他在进门时脸色就有些不对,在看到白灵儿之后,眼神当中又闪过一抹的暗色,看来他应该知道点什么。张沐阳微微眯了眯眼睛,根据白灵儿之前所说和张友仁对她的介绍。

    白灵儿的一身本事都是她的姥姥传授的,那就说明白灵儿的姥姥也是一个修士,虽然修为并不怎么高深,但是苗疆蛊师本来就不会在意修为,他们在意的是蛊术的高低,白灵儿的姥姥一身的蛊术还是颇有实力的,不然也不会被张友仁看在眼中。

    这次白灵儿的姥姥被害十有八九是被修士所害,张沐阳并没有理会白灵儿和那寨头的对话,而是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座木楼里。

    这木楼里,他总感觉有些什么东西让他似曾相识,并不是他对这里有什么了解,而是这里存在一种特有的感觉,让他感觉有些熟悉,最起码他之前是见识过的。

    而就在张沐阳在找线索时,白灵儿也从寨头的口中得知了自己姥姥被害时的一些细节,大约就在两周前,大概就是张沐阳和白灵儿刚到盘龙镇的时候的一天夜里。

    寨子里来了一个外人还是外国人,因为苗寨的百姓大多好客,而苗寨虽然地处大山深处,但时常也会有些驴友或者来这里旅游的客人,所以大家并没有当回事,但是就在这个外人来了之后的当天夜里。

    白灵儿姥姥所居住的木楼,发出了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和一阵两人争斗的声音,当时寨头本想带人去看看,但是等他们到了的时候会,白灵儿的姥姥已经倒在了血泊当中,在看到他们来了之后,只叮嘱了一句,让白灵儿以后小心,绝对不要替她报仇之后,边撒手人寰。

    更加奇怪的是,白灵儿姥姥的在死去之后,身体还是飞速的腐烂,甚至还传出阵阵恶臭。寨头知道这件事不简单,但也没有办法,只能叫人将白灵儿姥姥匆匆安葬,同时那个外来的外国人,也跟着失踪了。他们后来虽然报了案,但也根本没什么用,这明显是修士手段,普通的警察根本差不出什么。

    在听完这些之后,白灵儿有些泣不成声,之前她虽然已经知道自己姥姥‘走了’但是心里还有着一丝的希望,希望这是假的,希望这是姥姥和她开的一个玩笑,但是在听到这一段话后,白灵儿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

    张沐阳走了过来,伸手搭在白灵儿的肩膀上,渡入一股灵气,他怕白灵儿悲伤过度,引得体内灵气乱窜,压制不住体内的蛊虫,出现什么意外。

    白灵儿此时垂着自己的脑袋,黑长的秀发,将她的脸颊全都遮挡住了,只露出两个黑漆漆的泪目。她的声音有些发颤,带着几分让张沐阳都为之侧目的冷意。问道:“寨头伯伯,您还记得那个外来人长得什么模样吗?”

    寨头明显也感觉出了白灵儿的情况不对,宽慰道:“灵儿我知道你和你姥姥都不是凡人,但是你姥姥生前有遗训,不让你去报仇,你姥姥虽然去了,但你还有寨子,你还有我们大家。”

    听着寨头的解释,张沐阳说道:“老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有仇不报…”

    不等张沐阳把话说完,在寨头身后的一个老妇人便皱着眉头道:“年轻人你是什么人,这还是我们苗寨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

    这话很不客气,现在整个苗寨,因为白灵儿姥姥这件事,极度的排外,对任何一个他们不熟识的外人,都很有警惕心,再加上他们对白灵儿姥姥遇害这件事,带着几分恐惧,所以说话时的语气很冲。

    张沐阳眉头一凝,不过并么有说什么。而是他身边的白灵儿说道:“寨头伯伯您别骗我了,我姥姥绝对不可能说不要报仇什么的,或许是她是这么想的,但是她绝对来不及在你的面前说。咱知道您的好意,但是刚才小哥哥说的对,杀人偿命。这是自古以来的规矩,咱要给姥姥报仇。”

    这时候的白灵儿,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天真烂慢,可爱率直的小丫头了,在她心里此时充满了仇恨和冷意,若果她这股怒气发泄不出来,她的修为必然受阻,甚至入魔走入别的歧途,张沐阳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两周前突然到来的外国修士,木楼里有些似曾相识的气息和打斗痕迹,灵气并不充裕的苗寨,灵儿姥姥身子腐烂发臭,这些片段在张沐阳的脑子里一一闪过,猛然间张沐阳想起了什么,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

    而此时白灵儿面前的众人还在不断的劝着什么,他们见白灵儿不听,便有人忍不住道:“灵儿,你姥姥都打不过的人,你觉得自己能打的过么?你要真惹恼了那外国的亡命徒,不仅仅你会送命,那寨子里也会受到牵连的,所以灵儿,你不能只考虑你自己呐,那种人咱们惹不起的。”

    说这句话的人,正是之前怼张沐阳的那个老妇人。

    刚才就看她不爽的张沐阳现在眼里满是荒谬和错愕,他没想到这个寨子里的人会这么的冷漠。嘴上冷声道:“给我闭嘴,你自己怕死,就不准被人去报仇么?这是什么狗屁道理,而且灵儿报仇,怎么会牵连到寨子。”

    听张沐阳这么说,那妇人顿时炸了,她瞪着眼睛,冲张沐阳喊道:“大胆,放肆。你个小娃娃知道什么?再说了这里是我们古茶寨的事情,你个外人还没资格插嘴,白秋你们几个还等什么?把这个人给我赶出去。”

    得了这老妇的口令,屋外进来七八个年轻汉子,全都朝着张沐阳围了过来,个个摩拳擦掌,看了眼自家寨头,只等他下令,准备动手。

    张沐阳冷笑一声,这几个人也想跟他动手?侧头看了眼白灵儿,如果不是为了照顾灵儿,这些人…呵呵…

    白灵儿见这些人要动手,顿时秀眉一挑。抬手挥出一掌,逼退了那几个围上来的年轻汉子,冷声道:“小哥哥是我的客人,你们谁敢动他。”

    在逼退了那几个年轻汉子后,白灵儿继续开口问道:“寨头伯伯,灵儿小时候您是最疼咱的,咱就问一句。姥姥就白死了么?她为了这寨子奉献了自己的一辈子,寨子里那个人没收到过她老人家恩惠,现在她老人家被人害了之后,你们就是这么回报她的么?”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