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196章 自寻死路
    缅国男打开房门之后,面有喜色,眼前的这个妹子,正是他在飞机上看到的白灵儿,一张清纯的小脸蛋,此时正面无表情的站在他面前,虽然表情有些呆滞,但却遮挡不了她的姿色。

    缅国男脸上满是贪欲,来华夏跟师傅分开前,那老头还让自己小心一些,说华夏境内卧虎藏龙,绝对不要随意招惹麻烦,但他在华夏游玩了几天之后,并没有看到师傅口中的什么所谓高人。

    倒是有几个会点功夫的道士,不过却被他狠狠的政治了一番,其中一个还是重伤,接连几次行凶都没有被抓之后,缅国男胆子越来越大,不过他也没有傻逼的去杀人,只是在他心里对华夏的修行界越来越鄙视。

    什么狗屁华夏,什么狗屁卧虎藏龙,要是真的有牛逼的人物,怎么自己见不到一个?就算有,手段也不一定能比自己高明到哪里去,打不过他还不能跑么?反正自己是外宾,华夏人总归要顾忌一二的。

    自己师傅太老古板,华夏早已经不是那个华夏了,心里有了这个念头之后,缅国男行驶愈发的放肆,愈发的肆无忌惮,所以他在看到白灵儿之后,才会什么都不调查的就动手,虽然他在白灵儿的身上感受了一丝的灵气,但是那又怎么样呢?现在还是不是被自己所操控?

    等白灵儿到了自己的面前之后,他并没有色急,他的时间很长,眼前这个被自己下了色降的女儿,已经完完全全的认他为主,他并不需要着急,在发泄出自己的子孙之前,他需要找到一些东西,来证实一下自己的感应并没有错。招了招手道:“进来吧。”

    白灵儿跟在缅国男的身后,进到了屋子里。

    缅国人操着一口蹩脚的普通话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白灵儿。”

    缅国人点了点头,身子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继续问道:“你身上的铁线王蛊,是从哪里得到的,现在把它交给我。”

    缅甸男话音落地,对面女孩从自己的怀中,捏出一只全身漆黑的小虫子,不过她并没有把这虫子递给缅国男,而是面露迟疑之色。

    缅国男眉头一挑,继续道:“把它交给我。”

    缅国男话中的最后一个我字还没出后,他眼前原本面容僵硬呆滞的女孩,突然手腕一翻,手上的蛊虫弹了出去,直扑他的面门,而且紧跟着就是一记飞腿,踹向他的小腹,缅国怪叫一声,身子一歪,躲开了扑来的蛊虫,但却没能躲开白灵儿的一击飞腿。

    这货也倒是硬气,在硬挨了一脚之后,身子往后翻去,一个鹞子翻身,站稳在地上,同时将自己腰间笛子一般的法器拿出护在了胸前,疑问道:“你……你居然没有中降?”这货在问话的同时,手里的法器一挥,一道道黑烟冒出。

    然而不等他做下一个动作,张沐阳冷然的声音在他的身边响起道:“就你这点本事,也敢来华夏撒野?也敢来作死?”话音一落,一道黑影闪出,那几道黑烟瞬间消散一空。

    紧跟着是‘啪’的一声脆响。

    原本站稳在地的缅国男,脑袋往右一转,因为转动的力气较大,带着他的身子一并旋转了三圈才‘砰’的一声落在地上,好在这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并没有惊扰到别人。

    被一个巴掌拍飞在地后,缅国人并没有放弃挣扎,一个赖驴打滚从地上爬起,而后他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然后手指沾着鲜血,凭空勾画了一个鬼脸出来,几个眨眼之后,原本在地上的鬼脸,居然变成了实质,好似真有一只恶鬼出事,直扑张沐阳的面门。

    张沐阳冷哼一声道:“只有这样么?还以为能有什么手段。”张沐阳说完之后,手掌往前一抬,而后猛的一握,那扑向张沐阳的小鬼,已经被捏碎成渣,眨眼间灰飞烟灭。

    “屋里哇啦。”缅国男直接崩溃,刚才的鬼面是他的大招,居然就TMD这样被张沐阳给捏碎了,他转身想跑,可惜背后生风,下一秒又是一记耳光,打在了他的脸上。

    这次他身子没旋转,而是直接‘哐’的一声砸在了地板上,嘴里几颗牙齿瞬间不翼而飞。

    在挨了这一巴掌之后的缅国男,还没挣扎着起身,他的右手已经被踩断了,因为对方踩的极快极狠,所以在他看到自己的手腕粉碎之后,大脑里才传来的了剧痛的感觉。

    他刚想要喊,白灵儿跟着一脚,踹在了他的胸口处,直接将他的惨叫,全都堵回了嗓子眼里。缅国男的瞳孔瞬间爆炸,里面全是血丝。他的一双死鱼眼,几乎要掉出来一般。刚才他可是给自己下的色降,如果要是他成功了,如果不是张沐阳好心提醒她,那她的下场不言而喻……

    所以这一脚,白灵儿没有半点的脚下留情,一脚踹过去,断了七根肋骨。

    这时候的缅国男,才知道自己之前犯了多大的错误,才知道自己是如何的花样作死,怪不得他的师傅会那么提醒他,泱泱华夏千里,怎么可能没人?浩浩中华,怎么能没有英雄豪杰?前段时间那是他命好,没有遇见高手,这次终于踢到了铁板。

    张沐阳正想一脚将这货踩死的时候,眉头一挑,不用猜也知道这伙是东南亚那边来的,虽然不知道是哪国人,但既然是修士,来了华夏这里,肯定没干好事,不如问清楚了,看看有什么阴谋诡计,有什么同党,要是都在新城,那正好一起都办了,省的他们在这里祸害百姓。

    至于他给白灵儿下色降,应该是偶然为之,他不可能知道,会在新城遇见白灵儿,所以张沐阳一脚踩在缅国男残存的手掌上,冷声问道:“说你来这里干甚么?”

    缅国男现在疼的呲牙咧嘴,但又不知道对方给他下了什么咒术,他居然不能大喊出声,只能低沉着嗓子,用蹩脚的普通话道:“我是外籍人士,你们这么做是违法的,我要……”

    听到他这么叨逼叨,张沐阳抬脚把他另一只手也给踩断了,冷声道:“现在说这些,你觉得有用么?我告诉你,想要死的痛快点,就最好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不然……呵呵,你可以尝尝我的手段。”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