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195章 路途
    在看到张沐阳轰杀了范家二人之后,在场众人心里对张沐阳的惧意更上一层楼,张友仁起初还担心,张沐阳会因此惹上茅山派,但想想张沐阳的势力,心里顿时一松,在整个华夏修行界,能敌得过张沐阳的能有几人?或许有几个隐世不出的老妖怪,但绝不会因为茅山派来和张沐阳拼死拼活。

    当张沐阳的眼睛扫过众人时,所有人都不敢和张沐阳对视,全都深深的埋下了头颅,一次精心策划的伏杀刚刚开始就已经团灭,这个年轻人,到底是怎样的怪物啊。

    张友仁深深的看了张沐阳一眼,他知道之前还在地球修行界里默默无闻的张沐阳,从此以后,定是平地一声雷,彻底响彻整个修行界。

    张沐阳现在懒得理会众人心思,他冲着张友仁和白灵儿笑了笑道:“走吧,张道友你不是还要赶回宗门的么?哦,对了昆仑门的那几个,你们把这里处理一下。”说完也不等他们回应,直接招呼白灵儿她们两个走人。

    直到在山上彻底看不到张沐阳的身影之后,剩下的这些人才重重的松了一口,刚才张沐阳的视线虽然不在他们身上,但心中的寒意的确半点没有减少,反而愈加的浓烈,有几个心志不坚定的,甚至逃跑的心都没有,在这么变态的敌人面前,逃命都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这时有一股微凉的山风打来,众人齐齐打个寒战,相互对视一眼,都明白对方心中所想,在他们今后行走江湖时,多了一个绝对绝对不能招惹的存在,甚至闻风而走,听名号而退避三舍,绝对不去招惹。

    离了小镇、下了天柱山,张沐阳白灵儿和张友仁分道扬镳,张沐阳和灵儿去往湘西的雷鸣谷,而张友仁则搭乘飞机飞回了龙虎山,除了整理这次下山的得失之外,他要和宗门商议,如果更好的交好张沐阳,毕竟除了张沐阳手中掌握的丹药资源之外,还有张沐阳这个修为恐怖的修士,与其交好合作,对龙虎山绝对百利而无一害。

    而张沐阳和白灵儿并没有急着走,毕竟这里在几年后也是又名的修行圣地,谁知道这里会不会有什么遗宝之类,既然来了,重要游玩一圈才好。

    在天柱山附近带了一天,没有找打什么明珠蒙尘的宝贝之后,张沐阳和白灵儿起身走人,直接乘飞机,准备赶往新城。

    就在他们上飞机时,张沐阳眼皮一挑,距离他和白灵儿不远处的位置,居然有一个修士,张沐阳心道一声古怪,这人修为只是在练气初期的境界,但他身上笼罩着一股很特殊的东西,有点像是苗疆的蛊术,但和白灵儿这种不像,而且看他的面相,也不是华夏人,有点类似缅国人。

    张沐阳扫他一眼的时候,他居然似乎有什么感应,抬眼也看向了张沐阳这里。上一世张沐阳修为不高,对外国的修士并不怎么了解,虽然不知道这孙子来华夏做什么,但最好不要让自己碰到他作恶,不然少不了要为民除害,弹丸小国也敢来华夏腹地撒野么?

    飞机到了新城机场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左右,因为时间不早,张沐阳两个人决定现在新城休息一晚上,再赶去雷鸣谷。

    然而就在他们下飞机时,那个缅国的修士,却落在了最后面,他似乎并不着急,只等人快走的差不多时,他才慢悠悠的走向了刚才白灵儿的座位,而后凝眉一笑。

    虽然已经是十月的天气,但新城还是有着一丝的燥热,或许是因为灵气复苏的原因,最近的气候变的比较诡异。张沐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里的灵气复苏的速度,要比江城快了许多。

    “灵儿,新城这里距离雷鸣谷有多远。”

    白灵儿晃了晃她新扎的两个羊角辫说道:“从新城坐车到龙P县,然后从龙P县转车进山里,因为雷鸣谷在大山深处,咱大概要走四天左右的山路才能到那里呢。”

    张沐阳点了点头道:“这次就辛苦你了。”

    白灵儿笑道:“小哥哥你这句话就错了,你可是付了咱薪水的。”说着拍了拍她的乾坤囊,示意里面还装着他给的盘王鼎。

    在张沐阳和白灵儿聊天时,他们的身后多了一双眼睛,远远的盯着他们,直到了他们入住的酒店,这才消失不见。而这双眼睛的主人,就是张沐阳在飞机所见的那个缅国佬。

    他看清楚了张沐阳和白灵儿的住处后,也在旁边不远处的酒店里开了一间房,然后将房间紧锁,门窗都关好之后,他脱掉自己的上衣,露出一阵黑漆漆的腱子肉,在他的皮肤上,纹着如同鬼画符一般的纹身,他打开自己的行礼,取出几个包裹,然后从口袋当中拿出在飞机上捡到一根秀发。

    最后双手合十,将秀发合在掌心,嘴里一阵叽里咕噜,叽里咕噜,也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叨逼叨完了之后,又从身上拿出一个玩偶一样的东西,将秀发缠绕在玩偶身上,而后继续念动咒语,大概十几分钟之后,从他手上闪了一道黑光,直接没入了玩偶。

    而百十米之外酒店,刚刚进了房间的小丫头白灵儿,忽然感觉自己身子一僵,不过瞬间变好了,似乎刚刚只是一个错觉,她摇了摇头,把自己丢在了床上,然后拿出张沐阳‘暂时放在’她这里的盘王鼎,仔细端瞧。

    或许是因为赶飞机有些劳累,白灵儿在看了几眼盘王鼎之后,便稀里糊涂的睡着了,直到晚上十二点之后,她才猛然睁开眼了眼,然后起身往外走去。

    另一处房间里的缅国男,赤裸着上身躺在床上,正在等着白灵儿自己上门,在他的嘴角露出一阵阵的怪笑,这次来华夏,收获太大了。

    没有被自己老师找到的东西,居然被他发现了。华夏有一句古话叫什么来着?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里还真是一个神奇的国度。

    十分钟后,缅国男的房门被人敲响,一个妹子站到了他的门前。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