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191章 盘王鼎
    被坑了,这是范家兄弟心里的第一个想法。刚才张友仁的那一次叫价,完全就是挖坑,不但叫他们多出了一株灵药,还搭上了自己的一件藏品,虽然他们不知道那木材有什么作用,但这种被坑的感觉,让他们恨不得一口咬死张沐阳和张友仁。

    此时他们看向张沐阳的眼神里已经充满了杀意,他们认定这是张沐阳好张友仁给他们下套。只是他们想反悔也不成了,除非他们想坏了这里的规矩,惹了拍卖会后面的势力。

    这种憋屈的感觉,范家兄弟简直恨的咬牙切齿,心里只想着将张沐阳和张友仁千刀万剐。

    在交易过后,范大将练气丹紧紧的攥在手里,然后朝着张沐阳和张友仁所在的方向满是狰狞道:“老子迟早弄死你们。”敢坑他们兄弟两个,在这件事情后,如果他们没有什么表示的话,那不是谁都能骑在他们的头上拉屎?

    不管范家兄弟对张沐阳有多大的仇恨,拍卖会还是要继续进行,而接下来就是拍卖会最后的重头戏——盘王鼎。

    主持人的手掌轻轻一拍,台上落下一个六寸来高的小木鼎,深绿颜色,这木鼎雕琢的很是精细,木质坚润似似玉,木理之中隐隐约约的泛出红丝。

    “盘王鼎。”

    张沐阳无聊的打了个哈欠,这东西算是有点意思,勉强到了灵器的境界,不过和自己身上的离火炉相比就差远了,这盘王鼎最适合的并不是炼丹,而是用来聚煞或者炼蛊。

    歪头看了看身边的小姑娘白灵儿,这丫头正掰着自己的手指,两眼紧紧的盯着盘王鼎,她这次来小镇,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这盘王鼎,可惜她白家是小门小户,似盘王鼎这样的灵器,不是她能染指的,就算买到了手上,没实力留下,也只能是徒留灾祸。

    如同白灵儿一样,不远处的范家兄弟,在看上盘王鼎时,眼里满是热切,这盘王鼎就是他们兄弟这一次来参加拍卖会的最终目的。

    到了这会,主持人似乎有意吊众人的胃口,说了几句废话只会,才把话题转移到了这盘王鼎上道:“这还是我第一次拍卖灵器,这盘王鼎的效用不用我说,你们应该也打听清楚了,起价200枚练气丹。”到了这会,武者服用的淬体丹,已经登不上了台面,而在场的修士,也不会允许一个武者,把这东西拿走。

    主持人的话刚一落地,拍卖场里瞬间爆炸,这可是灵器,现在还是连最底层的法器都稀缺的年代,灵器都可以做一些小门派的镇派之宝了。

    第一个人开始竞价道:“二百五十枚练气丹。”

    “我出三百枚练气丹。”

    在灵器面前,所有的修士,都没了所谓的矜持,各个威震一方,甚至是独霸一方的豪杰修士,现在激动的和菜市场大妈一样,一个个声音喊的贼高。

    其中一个胖和尚高声喊道:“我出三百枚练气丹,外加一株千年灵药。灵药可以当场验货。”

    张沐阳看着出价的光头,暗暗道这少林寺的和尚都来参与了,一个个肥头大耳,都是土豪模样。

    “四百练气丹,外加一件法器,一株千百年的灵药。”最后出价的是昆仑门,他们在隐士门派当中,称得上是一方霸主,势力能和他们相比的,也就龙虎山、全真派等几个门派而已,所以在昆仑门的人叫价之后,拍卖会场里的声音静了下来。

    毕竟到了这个价格,就算是龙虎山这样的门派,一下子拿出这么多练气丹都会有些伤筋动骨。

    本来张沐阳是懒得出价的,但是看到最后竞价的是昆仑门时,他便微微挑了挑眉毛,手指轻抬说道:“50颗三品等级的练气丹。”

    张沐阳这话一出,全场都盯向了张沐阳,他手上居然有那么多的三品练气丹,这小子从哪里得来的,是打劫了太上老君的炼丹房么?对于张沐阳这么壕无人性的修士,所有人都表示无语。

    最终盘王鼎还是落在了张沐阳的手里,昆仑门的三个人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他们加不起价格,而且看张沐阳那有恃无恐的模样,就算他们加价,张沐阳也能跟得上,搞不好还会坑上他们一把。所以只能忍痛放弃,再想别的办法拿回那盘王鼎。

    离开拍卖会后,张沐阳和张友仁、白灵儿回了旅店,在他门的身后,跟着一双双发红的眼镜,尤其是范家兄弟,张沐阳不但坑了他们一把,还拍卖下来他们想要的盘王鼎,这么大的一块肉,他们怎么可能放过。

    白灵儿张沐阳的身后,几次欲言又止,张沐阳看着她那可爱模样,不禁笑了起来,随即把盘王鼎从乾坤袋当中拿出来,直接递给白灵儿,道:“呐,这东西送你了。”

    白灵儿顿时蒙了,她本是想把盘王鼎借过来使用一次,根本没想到,张沐阳会直接送给她,这可是盘王鼎一尊灵器,张沐阳花费了那么大的代价才买下的,他居然眼睛眨也不眨的要送给自己,他……他这是什么意思。一时间白灵儿思想有些跑偏。

    而在一旁的张友仁感觉一阵心痛,身体到一万点的暴击,贫穷已经限制了他的思想,打击了他的身心。

    白灵儿虽然很想要,但是她却没有接过张沐阳手中的盘王鼎。她摆了摆手拒绝道:“小哥哥,这……这是不可以的。咱知道你这是好意,但无功不受禄,这么贵重的东西,咱可不敢要呢。”

    张沐阳将盘王鼎拿在手里,上下不停的抛着道:“没你想的那么严重,只是一个灵器而已。”

    张友仁吐血,他觉得自己应该离张沐阳远一点,只是一个灵器而已,这而已二字,他说的好随意。

    但白灵儿还是坚决的摇了摇头,白家儿女有白家儿女的规矩,她虽然对张沐阳很有好感,但却不会无故拿人家的东西。

    张沐阳砸了砸嘴,他买这东西,纯粹就是为了给昆仑门和范家兄弟添堵,至于其他的,他还真没想,对于别人来说这盘王鼎是件宝贝,但是对他来说,就是个玩物。

    他想了想后说道:“那这样吧,这盘王鼎你先帮我拿着,算是我借给你的,现在你这里存在,等我要用的时候,再跟你要,就这么定了。”

    张沐阳说完,把手上的盘王鼎一抛,然后转身走人,白灵儿虽然不要,但是也不能她寻找了很长时间的盘王鼎摔在地上,没有办法,她只能伸手去接。

    看着手上的盘王鼎,心里闪过一丝的暖意,她本就冰雪聪明,如何不知道,这是张沐阳把盘王鼎送给她而找的措辞而已。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