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184章 天柱山
    天柱山位于皖省西南,这里以这里山清水秀,素以“峰雄洞幽、松奇石怪”而著称,而张沐阳和张友仁所去的修士交易会,就在距离天柱山不远的一座小镇里。

    这小镇远离城镇,交通极不方便,渐渐人烟荒废,不过却成了修士和武者交易的地方。因为灵气复苏,天柱山附近的山林间林木更深,景色更美,张沐阳和张友仁在山间小路上走走停停,到了日暮黄昏时,才赶到小镇的附近。

    张沐阳和张友仁正闲聊着,忽然张友仁的身子微微一顿,他似乎听到一阵细微的争斗声,就在距离他们不远处的一个林子里,对于这个情况,张沐阳早就察觉了,只是懒得搭理,他是来参加修行者拍卖会,寻找雷法和灵药的,可没心掺杂到别的麻烦当中,这不是说他害怕,而是不想浪费时间。

    可一旁的张友仁似乎不一样,这小子玄门正宗出身,属于正根红苗,心里总有那么一股正义感,他很想上去一看究竟,可因为碍于身边的张沐阳,不好随便乱动。

    就在张友仁各种纠结,准备和张沐阳挑明时,打斗声距离他们越来越近,里面似乎还有女孩的轻喝,看着身边这小子的神态,张沐阳调侃道:“似乎有女孩,你不去英雄救美?”

    张友仁没想到张沐阳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顿时被呛的咳嗽几声,就在张沐阳调侃张友仁的时候,密林间跳出三个人来,两男一女,那女孩在两个男人的围攻下气喘吁吁,面有慌乱,不过在慌乱的面色当中带着一丝的决绝。

    其中一个身材较胖的道士喊道:“白灵儿,你最好把东西叫出来,不然可别怪我们兄弟辣手摧花。”

    白灵儿眉毛一挑,喝道:“咱白家虽然是小门小户,但可没有服软习惯,范家兄弟,你们有什么手段,就都使出来吧。”

    就在他们准备动手时,看见了一旁赶来的张沐阳和张友仁,气氛顿时有些凝固,那女孩先是一惊,而后一喜道:“范家兄弟,姑奶奶的帮手来了呢。”

    说完小姑娘身形一跳,落在了张友仁身边,脆生生的笑道:“张道友,好久不见。”

    不等张友仁和这小姑娘叙旧,对面那两个一胖一瘦的道人,面色同时一变,其中胖的那人已经走了上来。面露狰狞,看向张友仁时,脸上的横肉似乎都在发抖,声音从嗓子里一字一句的迸出来道:“张友仁?”

    看他这幅面相,恨不得一口咬死张友仁。两个人之间肯定有不小的仇恨,张沐阳挑了挑眉毛,他在面前两个人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轻微的尸臭味,还有一点点的煞气,至于境界么?不过是和张友仁一样,都是练气中期圆满,不过那个身材较胖的道士气息不稳,很显然是用了什么秘术强行提升到这个境界的。

    张友仁护在女孩的身前,朗声道:“范老大,范老二你们两个还真不要脸,两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女孩。”

    胖道士范大狠狠瞪着张友仁道:“张友仁我们兄弟等你很久了,真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

    范大说着,身上的灵气全都古荡而起,双目盯着张怀仁,也不知道两个人之间有什么仇恨,那范大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张友仁身上。

    张友仁面色微微一变,他感觉到了范大身上的气势,这货居然突破了?境界和自己相差无几。不过他还是笑道:“范大胖我说你怎么敢在我面前装逼了,原来是到了练气中期,来来来,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手段。”他虽然面上轻松,但心里已经打起了十二分的准备。

    那范大胖怒喝一声道:“狂妄。”身形往前猛的一窜,一双门板也似的手掌,扑向张友仁,张友仁面露凝重,丝毫不敢大意,运足气力,抬手迎了上去。

    只听的一声闷响,张友仁往后退了几步,而那胖子,则被张友仁一掌推回了原来的位置,这一击明显是张友仁占据了优势,不过他面色上没有半点的喜色,反而是那胖子面露喜色道:“嘿嘿,张友仁你还是在这个境界呐,那你今天,可就讨不了好了。”

    对于他们两个刚才的交手,张沐阳没有参与,反而是从乾坤袋当中摸出一把瓜子站在一旁看戏,对面这一胖一瘦兄弟两个,看手段和身上的煞气,应该不是什么好人,修为都在练气中期。

    就在张友仁和白灵儿各自戒备,准备大大出手时,那瘦道士范二却忌惮的看了张沐阳一眼后,将范大拦下,低声道:“大哥这里距离拍卖会不远,现在动手容易把别人招来,正事要紧,咱们今天先放了等拍卖会结束了,咱们再跟他算账不迟。”

    范大胖期初有些不情愿,不过现在场面是二对三,其中还有一个他们看不清楚境界的张沐阳,他们在修炼界打滚这么多年,知道越是看不透的人,就越难对付。

    虽然他们也有自己的后手,真打起来,自忖并不惧怕张沐阳几个,也有信心杀了张友仁,但弄出的动静肯定不小,要是惹来几个浑水摸鱼,渔翁得利的家伙,那就不好了。

    范大狠狠的瞪了张友仁一眼道:“姓张的,我就先让你多活几天,迟早弄死你。”

    张友仁耸了耸肩膀没有吭声,但眼神里满是不屑。

    在临走时,那体型偏瘦的道人,冲着张沐阳喊道:“那位朋友,你身边的张友仁可是个惹祸的精,你要是想多活几天,就离他远一点,不然出了事,可就后悔莫及了。”

    说完,不等张沐阳回话,转身走了。见他们走远,张友仁这才转身回来要跟白灵儿叙旧。

    白灵儿冲着张友仁笑道:“张道友,小天师!要不是你,本小姐今天恐怕就凶多吉少了呢。”

    这小姑娘说着,给张友仁行了一个谢礼,又从自己背上的小包裹里拿出一株药材递给了张友仁。

    张友仁刚要摆手拒绝,却见白灵儿把药材塞在他手上之后,转身到了张沐阳面前问道:“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我叫白灵儿,你叫什么?也是来参加修士聚会的么?”女孩的声音很清脆,听在耳中好似银铃一般,很是悦耳。

    这时候张沐阳才仔细打量下眼前的小姑娘,莫约十八九岁,面容清秀,小脸雪白,穿着一身苗疆的衣服,脚上是一双葱绿色的鞋儿,鞋边绣着几朵小黄花。一笑时,脸颊上便有两个小酒窝,很是可爱。一眼看去,好似清水出芙蓉一般。

    张沐阳略一沉吟,点头道:“我叫张沐阳。”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