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129章 为族人出气
    “啪!”的一声脆响,张沐阳又动手了。刘老板被张沐阳一巴掌扇的原地转了几个圈才堪堪停下。张沐阳冷声道:“是谁给你的勇气,敢来欺负我豹叔。”

    有些蒙圈的刘老板,先是不可置信的看向张沐阳,而后瞬间,震惊化为怒火,多少年了,多少年了,在羊城还没有敢动他,而现在这个小子,居然敢扇他耳光,他是要作死么?

    刘老板捂着已经高高肿起的脸颊,言语不清的怒吼道:“小子,你这是找死。”说完刘老板扭过头去,朝着身后的小弟喝骂道:“你们tmd都是死人呐,还不给老子灭了这小子。”

    他的话音刚落,不等他的小弟动手,巷子里忽然蹿出几道人影,眨眼间,他的那些小弟,已经全都被打翻在地,哀嚎不止。

    张沐阳身边的护卫,都是江湖上的好手和吴特收拢的亡命之徒,刘老板手下的那些瘪三,哪里是这些虎狼之人的对手。

    就在刘老板还在愣神时,张沐阳依然身手掐住了他的脖子,然后将他举起,刘老板双腿不断的在空中乱蹬,想挣开张沐阳的大手,但却只能是徒劳无功。

    “我问你,是谁给你的勇气,敢来欺负我豹叔。”张沐阳此时的冷哼,落在刘老板的耳中,如同九幽里来的催命符,让他的灵魂都跟着发抖。

    就在他以为自己要被活活掐死的时候,张沐阳手上一松。噗通一声,他自半空摔在地上,不等他说什么。

    张沐阳顺势一脚踩在他的脸上,神色平静,缓声问道:“我刚才的话你没听到么?嗯?”

    刘老板身体蜷缩在地上,他很想摇头说不是,但脸被张沐阳踩着,根本动弹,只能从嗓子里,呜咽哀求出声:“误会,都是误会。”

    看他这幅怂样,身上隐约有屎尿味传出,张沐阳眉头一皱,一脚将他踹出三丈远,厉声道:“误会?但敢欺负我张家人,你说是误会?你知道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刘老板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捂着不断的干咳着,身子不停的抽搐,他现在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会真的杀了他。

    一向惜命的他,哪敢说什么狠话,直接跪在了地上。直接求饶道:“这位爷您……您就当我是个屁,你放过我这一会,我知道错了,我求求您了,我他妈就是个混蛋,我猪油蒙了心来讹诈豹爷,我再也不敢了。”

    刘老板央求了几句,见张沐阳只是冷笑,又转头求了张天豹。跪在张天豹面前,不停的扇自己耳光。

    刘老板直接抱住了张天豹的大腿,哀求道:“豹哥,豹爷,我知道往日得罪了您,这次还想着讹诈豹爷您,豹爷您大人有大量,千万绕过我这一次,我家里还有几个孩子啊,我要是死了,他们就活不成了豹爷。”

    张天豹狠狠一脚,踹在他的胸口道:“刘成你只想着你有孩子,怎么不替别人想想。”

    “我知道我混蛋,我……我求求您了,只要您放过我,我愿意赔偿,赔偿您一家人的精神损失费。”

    “你以为,我们张家缺你那点东西?”张沐阳冷哼一声,转头问向张天豹道:“豹叔,您说怎么处置他,活埋还是枪杀。”

    刘老板听到这一句,魂都散了三分,只能满是哀求的看向张天豹。

    张天豹看着跪在地上不断哀求的刘老板,心中一软道:‘他虽然该死,但我听说也算个孝子,这次就放过他这一次。’

    听得自己能活命,这刘老板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不断的感谢张天豹的活命之恩。

    张沐阳冷声一声道:“既然我豹叔饶细软饶你一命,但你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要你拿出三分之二的家产,送给我豹叔当做赔罪,你有意见么?”

    刘老板现在哪敢有意见,看着冷面的张沐阳还有身后那些杀气腾腾的人手,连连点头道:“没有,半点意见也没有。”

    “你刚刚出言不逊,我打断你一条腿你有意见么?”

    “没有。”能活命比什么都强,腿断了可以接上,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看他这么识趣,张沐阳也懒得再搭理他,挥了挥手,叫手下人将他带走,至于他刚刚答应的条件,自然有人处置。

    刘老板见自己终于活下一条命来,不住的谢恩,在走的时候,他现在根本不敢去看张沐阳,好像站在他面前的不是一个年轻人,而是一个魔鬼,刚才是他这一辈子,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那种感觉,他再也不想尝试一次。

    走到小区问外,看着张沐阳麾下这些彪悍之人。刘老板麻着胆子走上前,无比恭敬道:“这位兄弟,不知贵主人是?”

    “张家家主张沐阳。”答话之人在说到张沐阳三个字时,全身崇敬之情。

    “张沐阳?”刘成惊呼道,混到他现在这个地步,自然听说过张沐阳的名声,之前不是说他是个纨绔么?他爹张天华不就是因为他被坑的么?不是他现在正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吗?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还这么的威风。

    难道?

    嘶~~~这刘老板似乎想到了什么,本来他还想着只要自己逃命走了,待会就找人来报复,但现在没了半点的念头,那可是张家。

    就在他心思百转的时候,身边之人,冲着他狰狞一笑,下一秒后,刘老板传出一阵声嘶力竭的哀嚎。

    说打断一条腿,就打断一条腿,半点不含糊。

    “沐阳谢谢你了。”

    “叔。是我该说抱歉才是。”

    说完两人相识一眼,各自会心一笑。

    “对了豹叔,您知道咱们张家在还有那些人在羊城么?”

    张天豹猛地一拍额头,有些激动道:“你不问,我差点就忘了,你旺叔他也在羊城,只不过我们不在一起,前几天我听说他们遇见了一些麻烦,我正要去看,就被那姓刘的耽搁了。”

    “阳叔他们在哪?”张沐阳急问道。

    “城南的棚户区。”张天豹答道。

    一听到这个回答,张沐阳也不迟疑了。直接道:“叔,你们先收拾一下。我现在就过去看看。”

    张天豹此刻却是沉吟了一下,道:“收拾东西怎么都行,你婶子他们就可以了。对这边你不熟悉。我带你去。”

    张沐阳沉吟了一下,缓缓点头道:“好,那就麻烦叔了。”

    车子启动,一行人飞速的驶出这个小区,在张天豹的指引之下,车子很快就到了张天旺这边。可是,刚到这里。张天豹就惊呼一声冲了上去。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