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125章 各方反应
    看着张沐阳那样子,张沐坤就已经明白了,今天自己恐怕是躲不过去了,哪怕是舌灿莲花,各种曲解歪说都没有意义了。他很明白一个道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东西都是虚的。

    张沐坤惨然一笑,道:“成王败寇,如今你赢了,自然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了。但是想拿老子命,我告诉你,你张沐阳还不够格。自始至终我张沐坤都看不起你。”

    说完,张沐坤奋力一抬,拿出藏在袖子里的手雷想要自爆。

    可惜他面对的是张沐阳。尽管他有再多的不甘,有再多的愤怒,此时也只能化为绝望。手雷虽然在他手里,可他却怎么也拉不动。

    “别傻了张沐坤,你的命不由你,却属于我!”张沐阳慢慢伸出手掌,他并没有触及到张沐坤,只是虚虚一握。张沐坤便没了呼吸,紧接着七窍出血,他外面表皮虽然没有破损,但体内的五脏六腑,已经化为齑粉,一具臭皮囊,再无生机。

    独子死在张沐阳手里,全程看在眼中的张天杰心中也不知是何滋味,在生死面前,之前自己看重的那些功名利禄,权势富贵,全都不值一提。一声长叹,叹此生,所谓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自家性命,可笑?还是可悲?

    他没有开口求饶,并不是算定张沐阳不会绕过自己,而是他的骄傲,有些事情,败一次,就是一生。

    “大哥……”张天杰看向张天华,这一刻,他忽然想起了,年幼时自己和哥哥一起玩耍的场景,那时候的他,或许是真的快乐。这些年,自己逐渐被这万丈红尘遮迷了双眼。

    当初,如果自己没有那么多的算计,没有那么多的贪心,张家有张沐阳这么一个麒麟人物,再有张沐坤在旁辅助,何愁张家不能鱼跃龙门,君临天下?自家借助张沐阳这股东风,何愁不能富贵天下,权倾天下?

    自己会后悔么?张天杰想了想后,摇了摇头,加入能重新来一次,他的选择不会改变,他张天杰决不甘心一直屈服在别人的麾下,那样即使能登上巅峰,那也不是自己所想要的。恍惚间,张天杰感到自己的心脏一痛,紧接着意识便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张天杰、张沐坤父子,此时再无生机。

    这一刻,满场寂静!

    而后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张沐阳的身上,有害怕、有崇敬、有愤恨、有迷茫。

    张天杰父子,曾被很多人所称赞的存在,商业奇才、聪明绝顶,当世才具在谋夺了张家家主一位之后,更是变成了虎踞一方的一代枭雄。

    他们父子二人,虽然手段不堪,但其心性、手段、权谋,眼界那都是上上之选,在现在整个华夏,也是能说得着的人物。

    然而,就是这么一对父子,在执掌了张家之后,居然败给了一个纨绔子弟,一个曾经被所有人都看不起的纨绔子弟,一个曾经被逐出了家门的纨绔子弟。

    这对于一直轻视,或者一直看不上张沐阳的那些人来说,无疑让他们大跌眼镜,心中还会升起一股荒谬的感觉。

    然而,在看到张沐阳的雷霆手段,和他在短短几个月内所建立的势力之后,心中哪个不起骇然之情。

    尤其是张沐阳刚才对敌的手段,早已经超出他们的现在的认知范围,挥手定生死、俯首灭人命。

    仔细想想,张沐阳三个月前是什么模样,被所有人嘲笑的纨绔,被所有人小看的垃圾,只会坑爹败家,然而三个月之后。在华夏声名赫赫的四大家族,在张沐阳的手中,一死、一伤、一退、一盟。何其牛逼,何其霸气,整个华夏,还有几人能与之争锋。

    抛开张沐阳的所作所为,回看张沐阳现在的年纪,不过二十岁出头,二十几岁便能有了如此的成就,几乎可以堪比古代先贤。现在华夏能与之比肩者,区区几人尔。

    想到这些,院内众人但凡和张沐阳做对的,哪个不面面相觑,曾经的罪过张沐阳的,谁不满脸惊骇。

    而与张沐阳交好的,则是满面欢喜。尤其是凌冰,她是真心为张沐阳感到开心,现在她看向张沐阳的双眼,里面饱含爱意。

    “哎~”李家家主李浩然一声轻叹,这声轻叹,满是唏嘘,满是苦涩,张家出了真龙,李家却选错了站队,现在是时候做出改变了,不然以后难熬呐。

    他可断定,只要张沐阳不故意作死,张家必然大兴,而张沐阳这种旷世奇才,百年才出一个的豪杰人物,日后必定位列与华夏之巅。

    想清楚这些李浩然当先出列,高声道:“恭贺张家家住,剪出家族叛逆,我李家愿意让出楚省所有家业,外加鹿步福地所得所有天才地宝,为张家贺!”

    李浩然的这份贺礼,分量不轻,这些年李家为了重振声威,在楚省置办了不少企业,总价值在30亿美金左右,其中更重要的是,他口中所说的天才地宝,如今灵气复生,这些天才地宝,才是往后的硬通货币。听得李浩然的一声高喝,在场的众人,无不暗骂李浩然鬼精,被他抢个头筹。

    躺在地上的王德志,顾不得脸上鼻青脸肿,身上肮脏不堪,从地上爬起来也高声道:“王家也为张家家主张沐阳贺,之前我王家多有得罪,也愿让出王家在楚省所有资产和鹿步福地所得所有天才地宝献给张家,除此之外,我王家还愿意出十亿美金,之前的事情,还请张家家主,不要怪罪。”

    王欢所付出的代价,几乎是李家的两倍,但王欢还是咬牙送了出去,相比李家,他和张沐阳的恩怨更深,几乎是生死之仇。

    但在这种情况下,在张沐阳接连灭杀了张天杰父子之后,王欢哪还敢再跟张沐阳得罪,至于死掉的王欢,在此时显得一文不值,他王欢的命才是最重要的,王欢既然死了,那就没了任何的价值。

    眼看得此次行动,为首的三家家族歇菜,其中两大家族割地赔款,之前被张沐坤父子请来的江湖高手、中海市一些小家族的族长,无不出言,割地赔款卖身,要与张家张沐阳交好。

    而那些,曾经被张沐阳逐出了家族的张家众人,则是变换了一副笑脸,他们不敢去求张沐阳,刚才张沐阳的手段,已经把他们吓破了胆。

    他们只敢到张天华的身边说些好话,以求张沐阳能绕过他们这一次,尤其是张天豪那厮,当时对付张沐阳时,他为表忠心,冲锋在前,所说的话不可诶不恶毒,现在情况反转。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

    跪在张天华的脚下,痛哭流涕,哀求不止,说自己之前鬼迷心窍,完全是被张天杰父子所逼迫,从来不敢有半点背叛之心。看着众人那副恶心的面孔,张沐阳抬腿上前,冷笑出声。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