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112章 炼化灵宝
    “这……”张沐阳看着自己身前的碧玉剑,先是满脸震惊,脸上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情,而后是一阵狂喜。

    刚才的那种感觉很明显,随着自己真气的催动,那感觉绝对是正确的。张沐阳有些骇然。

    “这碧玉剑的剑中,居然有剑灵,而且是沉睡当中的剑灵,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碧玉剑根本就不是什么狗屁上品灵宝,它最起码是仙器级别。”

    上一世,张沐阳纵横整个修真界,所见过的仙器都是凤毛麟角,屈指可数的存在,每一次仙器出世,都能引起一番腥风血雨,而且在已知的仙器当中,大部分都是那些古老宗门的震宗之宝,从不轻易显露人前,没想到,没想到在这么一个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一个沉睡的仙器。

    饶是张沐阳修炼了几百年,心智早已坚硬如铁,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境界,但是在看向这碧玉剑时,仍是狂吞唾沫,心脏呯呯直跳。

    他忍不住再三确认,几次之后,他才平复了心情,同时想到,怪不得上一世,袁春雷境界差自己一层,都能把自己打成重伤,原来手持仙器。

    怪不得他能闯出那么大的名声,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袁春雷好像并没有发现自己手中所拿的是仙器,难不成是在袁春雷得到之前,这把仙剑还发生别的变故?导致仙器跌落成上品灵器。

    张沐阳皱眉想了想,没有想出理由,索性不想,炼化这碧玉剑这才是当下最要紧的事情。不管上一世是什么原因,这一世既然落在了自己的手中,那自己必定要让它的锋芒显露人前。要让世人知道它的威力,不然它再次明珠蒙尘。

    而张沐阳不知道的是,他手中的碧玉剑,乃是上古仙器,上一世被袁春雷得到时,虽然受到一些磨损,但并不能影响仙器的本质。

    而真正上仙剑掉落成上品灵器的原因是他的炼化之法,他所用的炼化之法,乃是修真界最为普遍的血炼之法,虽然次法最快,但对于仙器却有损伤,再加上他急于求成,修炼功法,与仙剑不契合,这才导致明珠蒙尘,他在炼化之时,根本没有察觉,自己手中的仙器。

    而现在张沐阳所修炼的《九转玄功》乃是上古流传下来的功法,虽然修炼速度缓慢,所需要的资源,是别人的几倍,但其最为正宗,虽修炼出的灵气,与上古真气虽然有所差别,但差别不大。所以他在炼化碧玉剑时,能在第一时间得到仙剑的回应。

    几次呼吸吐纳,真气在体内转了几个周天之后,张沐阳才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做到心如止水。

    碧玉剑放在膝间,灵气一股股的侵入剑中慢慢炼化,要知道炼化一个上品灵宝都需要数个月的时间,如果炼化不得法,甚至几年也有可能,尤其是修为不高的情况下。

    张沐阳现在要炼化的是仙器,所需要的时间就更为长久,即使他懂得很多的炼器之法,但碍于他的修为,和仙剑的特殊性,他不敢乱来,只能水磨工夫,慢慢来炼化,虽然所需要的时间长了一点,但最为稳妥,反正他张沐阳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不谈修真界,就是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神农小世界,都要一年多以后,所以他并不着急,至于他现在的那些对手,还不放在眼里,现在这个世界上,还真没有人,能把这柄仙剑,从他张沐阳的手上夺走。

    或许真的是上天垂怜,就在张沐阳修炼时,一篇剑法口诀,突自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灵月剑诀……”

    一连三天的修炼下来,张沐阳的脸上都笑出花来了。且不管苏玮的目的动机。自己是不是被他当枪使了。且不管苏卓一家的态度。这次过来怎么都赚大了。有了这等仙器在手,哪怕现在因为一些缘故只能发挥出上品灵宝的效果。可这也赚大了。更别说还有自带的灵月剑诀了。这简直就是中五百万再附赠五百万的节奏啊。

    ……

    三天之后,苏卓的拜师仪式也正式开始了。

    天地君亲师华夏古人对此看的最重,故此有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一说,正所谓,生我者父母,教我者师傅。到了现代,随着许多礼法的荒废,大部分人对此看法,只当成一笑。可是,对于修炼者来说,这反而是最重要的事情。

    到了苏盛天这里,自然不可能简单了事,就算不大张旗鼓,搞得人尽皆知,也要摆足排场,不能敷衍了事。

    此时的苏家大宅门外,有龙狮飞舞,鞭炮齐鸣。大宅门内,宾客人群熙熙攘攘,高官富商,不知来了多少,人群当中,没有一个是普通百姓,正应验了书上的一句话,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不过这些人大多是来看望苏盛天,对于苏卓的拜师一事,不少人都当作笑料。

    “这苏盛天是病傻了么?居然让自己的儿子拜什么师傅,还搞得这么隆重。”

    “据说是因为救了苏盛天一命,苏盛天为了感谢救命之恩,才让他儿子拜师的。”

    “我怎么听说,那神医是之前的张家弃子。”

    “张家弃子?张沐阳?怎么可能,那小子就是个纨绔子弟,能有什么本事。”

    “是啊,那小子我见过,你要说他斗鸡走狗我信,治病救人,还是别逗了。”

    来的宾客当中,十个有九个都知道张沐阳之前的事迹,说对张沐阳嗤之以鼻都算是客气,再知道苏卓要拜师张沐阳时,下巴都掉了一地。

    即使那些跟苏盛天交往日久,知道此人乃是精于谋算之辈,在听到这个消息时,都愣住不少,纷纷猜测,这老狐狸又要作什么妖,难道是真的病糊涂了?

    对于这些人的引论,不少都落在张沐阳的耳中,但他都淡淡一笑,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坐井观天、管中窥豹之辈,他懒得搭理,就连愤愤不平的苏玮都被他拦下了。

    此时在苏家后宅,几个跟苏卓交好的朋友,都来打听消息。

    “小卓子,你没事吧,我怎么听说,你要拜师给张沐阳?你不知道那小子的德行吗?你是不是傻了。”

    “是啊,老爷子真的没事吧,你可别被人骗了。”

    “骗什么?他的医术是我亲眼所见,而且你们去打听打听,他最近风头正盛,云省苏家还有西北的玉家,都跟他关系不浅。”苏卓闷闷的解释道,自己身边的这些人,说是来关心自己,但其实就是来打探情况的,有些话他也没办法说的清楚,更没办法说。

    而且他虽然昨天晚上被老爹教育了一通,知道张沐阳不是寻常人,但心里对张沐阳并没有多少敬意,也并不觉得张沐阳有多少本事,自己觉得他医术高超,自己又不能违背老爹的意思,只能点头答应,对于众人的询问,只能敷衍过去。

    对于苏卓说的,众人都撇撇嘴,一姓雷的年轻男人,跟苏卓关系最好,见苏卓脸色不对,便帮腔道:“既然能被苏老爷子看上,那肯定有过人之处,不然不可能这么做。”

    角落里一个干瘦的汉子,却是不屑的站了起来,说道:“有没有真本事,咱们试试不就知道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