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110章 喜获灵宝
    古剑三尺三

    上古遗宝,剑身非铁非铜,通体由玉石打造,因此玉石碧绿,又被成为碧玉剑。

    在修真界,除了修炼功法之外,最能让修士疯狂的,便是天才地宝和法宝兵器。

    古代以九为尊,这法宝也分九层。分别是:凡器、法器、灵器、法宝、灵宝、先天灵宝、仙器、上古仙器、道器。

    这碧玉剑,乃是灵宝一级,虽然现在看上去,只是一般的古董物件,但这是因为之前乃是末法时代,这灵宝缺了灵气受损,不曾显出威能,

    但只要精心炼化,定然能回复之前威能,在张沐阳上一世,便有一人,得用此剑,在修真界杀出了赫赫威名,号称御剑仙人袁春雷。

    后来因为一些缘故,张沐阳和他发生过纠缠矛盾,两个人在修真界打大出手,当时张沐阳虽然已经修炼到了金丹期,但还是差点饮恨这把剑侠,还为此受了很重的伤,几乎丧命,闭关十数年,错过很多机缘。

    当然袁春雷也没占到多少便宜,在被张沐阳打伤之后,被仇家上门寻仇,最后自爆修为身亡,碧玉剑也因此消失无踪。

    所以张沐阳对这把剑,记忆深刻,没想到这一世,居然在苏盛天的手里得到了,虽然不知道当初自己的那个对头,是怎么得到这把剑的,但现在看来,他是没有这个机会了,还真是时也命也,天命在我!

    面对这样的灵宝,张沐阳当然不会拒绝,天与不取反受其咎,张沐阳可没有资敌的心,把这灵宝拿到手,自己在这世间,又多了一份助力,又多了一份依仗。

    所以,张沐阳此刻却是没有丝毫的客气,直接就接了过来,拱手道:“长者赐不可辞,我张沐阳便收下了,多谢苏伯父厚礼。”

    看到张沐阳如此淡然大方,苏盛天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十分的开心。到了他们这个层次,已经明白了很多的东西了。有时候,人情债是最难还的。张沐阳一身神秘莫测的本事,苏盛天还真不知道送什么好。此时却是开心不已。

    哈哈笑着道:“贤侄客气了,不过是一件玩物,当不得什么,算起来还是我小气了。”

    苏盛天何等人物,虽然看不出这碧玉剑乃是灵宝,但也能察觉出此剑不凡,毕竟他之前也差点踏入修炼的门框。

    虽然修为没有,但见识还是有的,现在再看张沐阳面色,就知道此剑还超出了自己的估计,能让张沐阳这般有本事的人面露惊色,那必定是上好的宝物。

    不过,他却没有半点的不舍得,一是落在自己手里,自己也没办法用,空使宝剑蒙尘,还容易招揽灾祸,毕竟现在这个世道,已经不比从前,权势已经不能决定一切。二来,他也想交好张沐阳。三来,也是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张沐阳将此剑拿在手中,轻弹剑身,虽然是玉石所制,但却又剑吟出声,不愧是灵级别的宝剑。得此宝剑,张沐阳恨不得立刻将其炼化,但此时还在苏家府上,身边还有这么多人,他只能暂时按捺住自己的心情。

    在观摩一番之后,张沐阳将剑背在后背,然后冲着苏盛天说道:“这把剑对苏伯父来说,或许是把故玩耍物,但对我来说,却是无价之宝,多谢了。”

    苏盛天哈哈一笑:“这个谢字我可不敢接,贤侄你可是救了我的命,这是什么宝贝都换不回来的。”

    苏盛天不愧是政坛高层,简单的几句话,让人听在耳中很是舒服,他并没有喝张沐阳摆什么官威,也没说什么官腔,反而就想一个农家老伯,在跟你闲谈,让人很容易心生好感,怪不得能在在离开苏家的扶持甚至是交恶之后,还能登上如此高位,都说肉食者鄙,但现在这个世道,当真是如此么?

    在张沐阳所接触的人当中,但凡能做到高位的,没有一个是傻子,反而精明无比,要是有傻的,那也是在扮猪吃虎,要不就是装疯卖傻,你如果真的当他傻,但后悔的一定是你。

    看着眼前的张沐阳,苏盛天心中不住摇头,那张天杰父子,自己也见过几面,算的上一时人杰,但要和现在的张沐阳比起来,他们父子还真是算不得什么,而且是走上了一条错的不能再错的邪路,张家有这般麒麟儿,竟被他们逐出家门,说一句鼠目寸光,或许都是抬举了他们。

    不过好在,阴差阳错之下,这种麒麟人物,跟自己家有了瓜葛,这样的人物,不要说一把古剑,就是十把他也舍得,只要能换回张沐阳的交情。

    而在张沐阳的心中,苏盛天虽然位居高位,但他的命,还比不上这把碧玉剑。当然这种话,他也不会说出来伤了感情。

    苏盛天见张沐阳只顾摆弄古剑,笑了笑转过头向苏玮道:“你这次有心了,要不是你,就算张先生再医术无双,怕也不会来救我这个糟老头子。”

    苏玮张嘴,心里有些羞愧,刚想要说什么,但被苏盛天给拦住了。缓缓道:“你的心思我都知道,不必多说,以后苏家有事,我自会照顾扶持。”

    “那多谢大伯了。”苏玮说道,能得到苏盛天这句话,他这次来燕京的目的算是圆满完成,有了大伯在燕京的照顾,就算张、王、李三家联手,也绝不敢乱来。而只要成功撑过这段时间,苏家稳定下来,他苏玮还真不怕他们三家。

    苏盛天摆了摆手,示意不比放在心上,这件事冷漠一些来说,是各取所需,带些亲情来说,就是血浓于水。看着他们两个闲扯不断,孙锦霞说道:“你们两个也不要再说那些了,时间不早,也该吃饭了,这几天因为担心你这老头子的病,全家上下都没吃好过。”

    苏盛天呵呵一笑,说道:“怪我,怪我,睡了这么长时间,总想找个人唠叨,你们快去吃饭吧,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有个不情之请,想让与张先生说。”

    张沐阳得了古剑,心情不错“张伯父有什么事?”

    “我想让犬子,拜你为师。”苏盛天的声音不高,但却落在众人耳中,却好像重锤敲鼓一样。在场的人全都愣住了,尤其是当事人苏卓,他之前虽然有羡慕苏玮是张沐阳的结拜兄弟,但却没想过要做张沐阳的徒弟,这不是凭空矮了一辈么?

    张沐阳此刻却是有些淡然,看着苏盛天那一脸正经的姿态,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张沐阳有些比明白苏盛天的意思。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