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108章 苏醒
    孙锦霞见苏盛天苏醒过来,哪里还能忍得住,也不管还有两个小辈在旁一个箭步扑倒病床前,泪目纵横,何止千行。

    无比激动,声音都有些颤抖道:“你……你终于醒了。”

    俗话说,少来夫妻老来伴,这两口子那可是一辈子的恩爱,原本已经有了最坏准备的孙锦霞,现在的心情,根本不足以外人评说,那种心情,只有她自己才知道是什么滋味。

    苏盛天看着妻子落泪,他虚弱一笑,虽然醒了过来,但他的身体还是很弱。颤抖着的双手,似乎用尽了力气一样,这才轻轻抓住妻子的手腕,嘴角扯开,勉强的笑了一下,眼神之中充满了歉意和安慰。

    眼睛转向张沐阳和苏玮,虽然嘴上没有吭声,但从他的眼神里,可以感觉到,那满满的谢意。

    苏玮也在旁激动道:“大哥,我大伯现在已经好了吗?”

    张沐阳摇了摇头“他病情被拖延的太久了,身体精血亏空的很厉害,我只是暂时保住了他的命,但是想要痊愈,还需要一些功夫。”

    这时候,孙锦霞也终于是回过味来了,无比的恭敬和尊重,看着张沐阳,道:“张神医,感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大恩不言谢,您的恩情,我们苏家上下都会会记住的。”

    张沐阳淡淡一笑:“孙夫人,这份恩情,你还是记在我兄弟苏玮的头上吧,要是不她他我也不会来这里,再说了,我只是暂时救了他,病情只是缓解而已,并没有脱离危险,还有也不要叫我什么神医了,叫我沐阳就好。”

    “如此,也该当重谢,要不是你,我怕还要一直昏迷过去。”病床上的苏盛天,攒足了一些力气,感激道。他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死定了,没想到还能再见自己家人一面,就算现在马上死了,也算是值了。

    张沐阳摆摆手道:“苏伯父,你这病是强行修炼所致,想要根治的话,我怕要借看一下你修炼的那本古籍,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他这句话说的很审慎,毕竟,看人修炼功法是很忌讳的一件事。

    这时候,不等苏盛天答话,孙锦霞就抢言道:“张先生您要是不嫌弃,直接拿走就好,这东西差点祸害的他没命,我可不想让他好了之后,再来一次。”说完,孙锦霞狠狠瞪了苏盛天一眼,其中警告的意味不言而喻。

    苏盛天苦笑一声,没敢辩驳反抗,经历了一遭生死以后,他突然看清楚了,就算自己修炼成功又怎样呢?就算自己长生不老,但最爱的人不在自己的身边,就算是长生也索然无味,不如陪着她平静的渡完余生。

    “张先生,你尽管拿去就好。”苏盛天说道。

    ……

    当张沐阳他们出门之后,守在门外的苏卓等人,急急围了过来。

    苏卓更是激动的冲了上来,急切的询问着道:“怎么样,张大师,神医,我爸情况怎么样。”

    苏玮抢先说道:“大伯已经清醒过来了,虽然还未曾痊愈,但至少保住了命,只是大伯现在需要静养,不宜见太多的人。”

    苏卓似乎有些不敢置信,好像幸福来的突然,几乎已经不怎么抱有希望的他,突然被上天所垂怜,他转头看向了自己母亲,直到看见自己母亲点头,他才相信,随后内心抑制不住心中狂喜。

    几乎要给张沐阳下拜,不过被拦住了,张沐阳还是那句话:“要谢就谢苏玮。”

    “一码归一码,苏玮我当然要谢,但您的大恩,我苏卓绝不敢忘。”苏卓执意给张沐阳行礼。

    一旁的孙锦霞也道:“张先生,您受他这一礼也是应该的。”她虽然不再喊张沐阳为神医,但为了表达自己的尊敬,便喊成了张先生。

    在人群当中的谷大夫,看到眼前一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百思不得其解,张沐阳怎么可能救活已经成了那副样子的苏盛天,明明两只脚都已经踏进了鬼门关。

    看着已经被苏家捧为座上宾的张沐阳,想想自己刚才在门口对张沐阳的轻蔑鄙视,想想自己对苏盛天所下的诊断,谷大夫浑身一个激灵,躲进人群,趁着混乱,赶紧溜走,要是被张沐阳惦记上,来找自己的麻烦,那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其实张沐阳早就看见了躲在人群当中的谷大夫,只是懒得理他,一个跳梁小丑而已,又如何值得自己多看一眼。

    为了感谢张沐阳和苏玮的恩情,苏卓本想宴请他们二人。张沐阳本不喜欢太过于嘈杂的环境,而且最近他一直没怎么好好休息,再加上今天真气耗费过多,便谢绝了。

    苏卓不敢强求,亲自开车把张沐阳二人安排在一个幽静雅致的四合院中。院中,有花草树木点缀,建筑古色古香,颇有些明清时期的雅韵。

    焚香煮茶,张沐阳坐在屋子里,翻看着送苏家拿来的典籍,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一个简单粗浅的练气法门而已,甚至法门都算不上,只能叫呼吸吐纳,苏盛天资质不好,灵气复苏尚未稳定,再加上乱用天才地宝,能活到现在,也算是福大命大。

    只是自己该用什么方法救他呢?张沐阳眉头紧蹙,苏盛天这种情况,暂时被他用的真气吊住了性命,但他情况太过糟糕,就算自己用真气帮他,如果不能及时痊愈,怕也活不了多长时间。

    张沐阳想了很多方法,包括前世,他在修真界所知道的,但无一例外,均不适用于现在的苏盛天。

    “大哥,还没想到办法么?要是一时想不起,便就不想了,要不咱们潇洒一下去?”苏玮也不想张沐阳因为自己的事情太过于操劳,毕竟他做的已经够多了。

    张沐阳憋他一眼,晃了晃脑袋:“有什么可潇洒的,有那种闲工夫,还不如想想怎么救你大伯。他现在精血亏空的厉害,经脉也受损的厉害,想要救他,必定要补足精血,必定要修补经脉,但我的乙木真气,只能治标不治本,要是用其他药材来补,你大伯身子太过于虚弱,又虚不受补,算了,我先做一些……”

    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他好像想起一个药方,那方子对治疗精血亏空之人极其有效,而且没有什么副作用,只是所用药材,有些违和。

    坐在一旁的苏玮,问道:“大哥,你是不是想到什么方法了。”

    张沐阳点头道:“你知道紫河车么?”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