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103章 苏玮的请求
    看着苏玮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张沐阳笑道:“什么事啊,你还跟我用一个求字,咱俩的关系,你不觉得生分了么?”

    苏玮挠了挠头,他虽然成了苏家家主,虽然年龄还比张沐阳大一些,但在张沐阳的面前,他不知不觉的,就把自己摆在了一个较低的位置,而且随着他和张沐阳认识时间越久,这种感觉就越重。

    “大哥,我想请你去燕京一趟。”

    “燕京?”那里对张沐阳来说,可不是什么值得回忆的地方。

    “对,我们苏家之有位大伯,在朝中居于高位,虽然之前因为一些误会,他退出了苏家。但现在苏家这种状况,我想请他重回苏家,帮苏家遮挡一些风雨。如果有他在,苏家会好过很多。”

    张沐阳点点头,表示明白“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我家那位大伯,虽然身居高位,但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本来身体很是硬朗的他,突然病倒,全国的名医都束手无策,我知道大哥你的医术举世无双,所以我想请大哥去看一下。”

    “好,什么时候去。”

    “越快越好。”苏玮面露喜色。

    “那咱们现在就走。”

    “现在?”

    “对,你不是说越快越好么?”

    “可是,大哥你到现在还没有合过眼,还操劳了那么多,不休息一天么?”

    张沐阳摇头道:“不碍事,我在路上调戏打坐就好,我不了解你伯父的病情,咱们还是越快越好,要我猜的不错,张天杰、王德志怕是现在,就在商量,该怎么对付你们,早点给苏家找好靠山,我也好早日心安。”

    苏玮现在真是没话说,他看向张沐阳的双眼已经含泪,自己能结交到这么一位大哥,当真是三生有幸。

    “冰儿,我……”张沐阳刚要跟凌冰说苏玮家中一事。冰凌便堵住了他的嘴。

    “好男儿志在四方,你张沐阳是我凌冰的男人,现在可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更何况刚才苏玮那么帮你,把整个苏家都赌上了,你帮他是应该的。”

    张沐阳一把将凌冰抱在怀中,得妻若此,夫复何求?

    “等我,处理完我就马上回来,你现在苏家小住几日。”

    凌冰点了点头。

    苏婉儿跳过来笑道:“放心吧张大哥,我会把嫂子照顾好的。”

    “那就麻烦你了”

    ……

    就在张沐阳启程前往京城的时候,王家这边,偌大的庄园里没有任何人敢大声说话。

    “呯!”的一声闷响。

    一具尸体倒在地上,在尸体的不远处,还有几个粗壮的大汉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他们不但一丝反抗的心思没有,就连求饶声都听不见。

    倒不是说他们有多么硬气,多么不怕死,而是他们知道,即使求饶也不会活下来,反而会死的更快,如果不求饶,或许不会牵连到自己的家人。

    王德志年近五十,可儿子只有这么一个,花了大力气培养,虽然纨绔了一些,但该有的心思还是有的,可谁能想到,就这样没了。

    “你们现在硬气了,现在是不怕死了?哪早干嘛求了?如果那天晚上你们陪着我儿子一起死,我或许还能念你们的好,今天呢?算什么?”

    王德志的身材并不好,因为年龄的原因,再加上酒色纵欲,反而有些发福,粗粗看去,算的上一个中老年大叔,还是面带慈祥的那种。

    这就是这样面向的一个人,在动手杀人时,眼睛都不眨一下,抛开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子,他王德志还没丢过这样的面子,他王家还没收到过如此奇耻大辱,如果他不报复回来,王家还是那个声名赫赫,让人望而生畏的王家么?

    王德志又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几个王欢生前的保镖,眼睛杀意一闪而逝,既然是王欢的保镖,现在他都不在了,留下这些人有什么用呢?

    ‘呯~’“呯~”“呯~”干净利落的几枪,子弹全落在保镖的额头上,无一生还。

    在发泄了心里的怒气之后,王德志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他手下的人,这才敢进前来说话。

    “家主,三爷从张家那边回来了,要不要请他进来。”

    王德志皱了皱眉,把手里的沙漠之鹰递给手下说道;“把这都收拾干净,他们家里送十万过去。”

    “明白。”属下点了点头。

    王家并不缺钱,王家要的是忠心耿耿的手下,王德志刚才玩的一手恩威并重,手下的人根本不敢起有二心,也不会对王德志心生怨念,毕竟那些保镖该死,更何况王德志还不计前嫌的给了十万块,也算是不枉他们跟王家一场。

    如果王欢在收取人心时,能有他老爸一半的手腕,也不至于被众保镖所抛弃。

    “张家那边说什么?”王德志道。

    “说要跟我们一起,追杀张沐阳,然后结成攻守同盟,这世道将变,要跟我们守望相助,共同执掌华夏。”下人口中是三爷,是王德志的亲弟弟,名唤王德水。

    “放他娘的屁,要不是张沐坤那小子挑拨,那不是那小子下计,欢儿能去惦记上张沐晨?到了现在,还拿什么狗屁同盟来忽悠老子,真当老子是白痴么?”王德志一听便炸了,方才发泄出的火气,忽的升腾起来。

    “大哥,那我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还用我交你么?张沐阳杀了我儿子,我要他全家来赔命,欢儿不是一直喜欢那个什么张沐晨么?我要她下去陪我儿子。”

    “明白,我现在就去办。”

    “老三,我知道张沐阳那小子不好对付,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在一个月之内,我要张沐阳全家给欢儿陪葬,如果你办不到,我就送你去陪欢儿,懂么?”

    “我明白大哥。”尽管是亲生兄弟,但在自己兄长的淫威之下,王老三从不敢想着反抗。

    “还有,他张家不是要结盟么?通知他们,从现在开始,全面打压苏家。”

    “那西北的玉家呢?”

    “玉家?山沟里的山大王而已,除了苏家之后,弹指可灭,暂时不用理会,不过玉家的消息,从现在开始,每天送一份到我办公室。”

    “好的。”

    王德志挥了挥手,转过身去,透过玻璃墙,直直的往苏家的方向望去,此时没人能看得见他的表情,房间里寂静无声,只是半响之后,才从他的牙缝中迸出三个字。“张沐阳!”

    ……

    燕京苏家

    一个六旬左右的男人,面色苍白,正昏迷在病榻之上,气若游丝,若不是有着浅浅的呼吸在,几乎因为这里躺着一具死尸。

    “怎么样谷老先生。”

    老人摇了摇头,说道:“恕我无能为力,老朽行医几十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脉象,我已经尽力了,你们要做好心里准备。”

    老者身畔,有位老妇人,年岁与床上老者年岁相仿,听到谷大夫这么说,如遭重击,几乎软到在地。

    她很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口,只剩下眼泪不听话的在眼珠里打转,相濡以沫几十年,那沉甸甸的感情已经透在了她的骨子里,如果床上的老人故去,那么她也绝对不会独活。

    “这……这……谷老,我求求您再试试,再试试。”苏卓几乎要跪倒在医生的面前。

    “哎,苏少爷,不是老朽不尽力,实在是苏先生的病情太过诡异,实在是我平生未见,他这种脉象,就算华佗在世,扁鹊再生,也怕难以回天。”

    就在苏卓不断央求这谷大夫时,门外匆匆来人道:“少爷,苏玮来了。”

    “他来做什么?看我们的笑话么?”苏卓似乎找到了怒气的发泄口:“把他给我轰出去,我爸现在成了这样,有三分就是给他老子苏震气的,给我轰出去。”

    “可是,他说他有办法可以救首长一命。”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