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67章 以命为赌注
    玉震天似乎也察觉到了张沐阳的异常,转过头看着张沐阳,有些不好意思道:“张先生,实在抱歉。犬子这病离奇得很。最开始还没什么。现在已经奇臭无比了。说句实话,因为这样。我儿玉鼎很是自卑。他拒绝任何人的探视。就连我也很少过来。”

    张沐阳笑了一下,缓缓摇头道:“玉爷客气了。我不是那个意思。医者父母心。我既然答应了,那我就会全力以赴。我皱眉的原因并不是这气味。说实话,玉爷也是江湖中人。些许气味,只要不想闻。完全可以采用闭气的手法拒绝。我皱眉头的原因是,玉鼎这病恐怕不是凭空而来吧。”

    两人边走边说。刚到楼梯口这里,突然楼上一个花瓶直接破空而来,好在玉震天和张沐阳都算是身手绝佳的人物。两人不约而同一个后仰,轻而易举的避开了花瓶的攻击。

    啪嗒一声,只听得花瓶碎裂。看那花瓶的底部还写着康熙字样。张沐阳微微叹息一声,一个清朝康熙年间的古董花瓶就这么碎了。

    与此同时,楼上已经传来了一个低沉而沙哑的声音:“滚!”

    张沐阳皱着眉头道:“玉爷,您跟我说实话。你们之前是不是用过一些方法。”

    玉震天愣了一下,随即道:“此话怎讲?”

    张沐阳也不避讳。直接道:“说白一点吧。比如用了糯米,墨斗等等这些民间的偏方。”

    随着张沐阳把话说透彻,玉震天的脸上越发恭敬了。缓缓点头道:“先生果真厉害。的确如此。”

    顿了一下,玉震天缓缓道:“不瞒先生,我玉家,都说我们是西北的土皇帝。掌控着西北的资源和玉石。可我玉家却是倒斗起家的。从我太爷爷开始,我玉家就在地下捞食。我玉家混江湖的确从地下得到了不少珍贵的东西,比如武术这些。这次,玉鼎也是去了一个地方,我玉家三十个精英好手都断送在了里面,只有玉鼎侥幸活了下来。我们之前以为也是尸毒。可是现在看来应该不是了。”

    倒斗!

    说得好听而已。张沐阳倒是有些吃惊。没有想到玉家还是盗墓贼。不过,想想也是,玉家如果不是从墓葬里面得到了一些文献古籍。恐怕还不容易进入武林江湖。

    张沐阳却是微笑着摇了摇头道:“玉爷,这一点我倒是和你有不同的看法。从目前的状况来看,玉鼎应该是沾染了尸毒。只不过,治疗的方法应该是用错了。”

    “哦,那先生有没有好的办法?“玉震天一下就激动起来。

    紧接着,玉震天对着楼上喊道:“鼎儿,别胡闹了。我专门请了圣手药王张沐阳张先生过来。你不能逃避啊。”

    张沐阳却是向前一步,踏上了楼梯,同时说道:“玉鼎兄弟,我们能聊聊么?”

    这一次,玉鼎没有再丢东西了。顺利上楼,这上面的臭味反倒是没有那么浓烈了。竹楼的二楼四面开窗。通风很好。

    在玉震天的带领之下,直接推门而入。此时可以看到。就在屋子中间,一个赤裸着上身的年轻男子背对着坐着。身上已经是长满了烂疮。

    再看玉鼎的手脚,指甲锋锐而修长。转到玉鼎的正前面,张沐阳直接伸手,让玉鼎的头抬了起来。可以看到玉鼎的双眼布满了血丝,有一种血红的感觉。

    看到玉鼎想要发怒。张沐阳却是直接出手了,真气运转之下,挥手之间就点了玉鼎的数个穴位。

    这是一种小手段,通过真气对穴位的刺激,可以让玉鼎的身体在短时间内不受控制,看起来就如同是传说之中的点穴一样,其实点穴就是一种对穴位的另类运用。

    张沐阳此刻却是皱着眉头,沉声道:“玉鼎是吧,我希望你冷静一点,再差你已经是这样了。既然你连死都不怕了,还怕我来治疗么?”

    这话,立刻让玉鼎沉默了,片刻之后,玉鼎沙哑着声音道:“你能救我?”

    “能不能救你我不知道。”张沐阳回答着,看到玉鼎又想发怒,张沐阳接着道:“我知道我能让你至少缓解一些。怎么样?现在是不是可以配合我,伸出手让我搭脉了?”

    这话其实等于是没有回答玉鼎。可玉鼎此时却偏偏听进去了,随着张沐阳的话语落下,玉鼎很配合的伸出了手腕。

    切脉,在这同时,张沐阳的真气也立刻运转起来渗入到了玉鼎的身体之中,一进入,张沐阳就皱起了眉头,此时玉鼎的体内远比外面更恐怖。在真气的引领之下,张沐阳就如同是一台人形的B超机一样。玉鼎体内的状态能够看得一清二楚。

    此刻,在玉鼎的经脉之内,一种特别的气流在不断的运转着。每一次的运转,都如同是一种摧残。让玉鼎的经脉变得脆弱甚至是腐朽。

    一番仔细的探查下来,张沐阳松开口,看着玉震天和一脸期待和希冀的玉鼎,张沐阳缓缓道:“情况很不好。玉鼎此时体内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了。用现代的医学术语来说,这就是脏器的衰竭。真等到了那个时候,别说是我,神仙都救不活了。”

    “这……张先生,难道就没有办法了么?需要什么药材,您尽管开口,人参,对了人参不是可以续命么?用人参怎么样?”

    所谓关己则乱,如今的玉震天,亲耳听到了张沐阳的判断之后,也着急了起来。

    张沐阳摇了摇头,道:“不行,之前想必是用过人参吧。其实这样的治疗完全就是错误的。玉鼎不是自身的精气神原因,而是他染上了一种特殊的尸毒。这已经跟人参、灵芝什么的没有任何关系了。”

    “哼!大言不惭。我倒要看看什么人竟然在玉爷面前口出狂言。还诋毁我。什么叫治疗错误。我想问问看,哪里错误了?”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紧接着,一个年约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一脸不爽的走了进来,男子长相很是普通。甚至看起来还有些丑陋。

    此时,男子的眼神很不善。仿若就是看生死仇人一样看着张沐阳。

    不等玉震天说话,男子对着张沐阳道:“鄙人古佑生。听娇娇说,昨天就是你羞辱他。年轻人好胆。还自称圣手药王。不就是杀了一个邢道明么?就凭他那几下三脚猫的功夫。这也算药王。”

    “古先生!这话有些过分了。”玉震天皱起眉头,沉声说了起来。看得出来,要不是这个古佑生有几分本事,玉震天早就发火了。

    可是,古佑生却是直接抬手,看着张沐阳道:“今天,我就以性命做赌注,我倒要听听,我错在哪里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