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41章 这病我能治
    随着张沐阳的话语落下,苏玮的神情一下就冷了下来。浑身上下那种吊儿郎当的气势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凝重。整个人一下就变成了一头猛虎。看起来似乎有随时要扑上来的架势。

    同时,苏玮冷声道:“张兄,你是怎么知道我妹妹有病的?这个事情,你不准备跟我解释一下么?”

    随着苏玮的话语落下,旁边已经有五六个人围拢了过来,从这些人的气势来看,都是属于好手。每一个人的太阳穴都是鼓鼓胀胀的。身上的肌肉更是鼓起得老高。按照武者的层次等级来划分,那都是暗劲级别的高手。

    张沐阳此时也有些感慨。四大家族,看起来张家似乎是顶级层面。可是那仅仅是在正常的时代。如今修炼兴起。以苏家的底蕴。张家不过就是一个笑话。难怪苏玮看不起王欢,看不起张天杰他们了。

    修炼的时代来临。所谓的金钱,所谓的商业;在苏家这种有着武术背景的家族眼里,那就是待宰的羔羊而已。

    张沐阳没有丝毫的担心。别说这些人对自己造成不了威胁。即便能造成威胁。张沐阳也有信心保住自己的性命。

    看着一脸凝重的苏玮,张沐阳轻笑着道:“苏兄,你这是准备群殴我呢?”

    苏玮听着这话,挥了挥手。旁边的几人立刻就退走了。可苏玮的神情却是越发的凝重了。看着张沐阳道:“张兄,我这个人开得起玩笑。可不包括现在。尤其是不包括我妹妹的事。”

    “得!你这人真没劲。十足的妹控啊。算了。我也不逗你了。”张沐阳开口说了起来。看到苏玮还板着脸,张沐阳继续道:“苏兄,关己则乱,你也不想想。你觉得我以前认识你妹妹么?我接触过你妹妹么?怀疑到我头上。这似乎也有些说不过去吧。”

    苏玮沉默了下来,片刻之后,苏玮就开口道:“张兄,还请你给我一个解释。你为什么断定我妹妹得病了。如果是我冒犯了。我先给你赔罪。”

    张沐阳摆了摆手,道:“别了。我也是有妹妹的人。你的心情我能理解。这么跟你说吧。我怎么知道的这说起来就长了。我张家是什么家族你应该知道。我也有我的机缘。我在书中看到过。你妹妹的这种情况。应该是被人下毒了。”

    一说到下毒。苏玮的气势一下就松了下来。直接坐在了张沐阳旁边的巨石上,看着远处黝黑的山林。苏玮缓缓道:“沐阳,说句实话。我苏家雄霸西南。家族里面也有不少的能人异士。苗疆蛊术、南疆毒术乃至是各种少数民族的不传之秘。我们苏家也多少知道一些。可是,却对我妹妹这毒措手无策。根据我家供奉的话语。婉儿她只要满二十岁,恐怕就是她的死期了。”

    说到这,苏玮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把抓住了张沐阳的手,急切道:“沐阳,你既然一眼就能看出来中毒,你知道是什么毒对不对?你告诉我,这毒有救没有?”

    张沐阳拍了拍苏玮的手。苏玮的心情他完全能够理解。之前在美国的时候,自己不就是这样么?感同身受之下,他最清楚苏玮的心态。空有着富可敌国的财富,有着无与伦比的实力,那又如何?至亲之人都只能眼睁睁看着消亡,这种折磨是一般人无法理会的。

    沉默了一下,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张沐阳缓缓道:“苏兄,其实从一开始,你们的路子就走错了。你们的想法也错了。”

    “怎么讲?”

    张沐阳继续道:“你也不想想,以你们家的实力。你妹妹从出生到现在,她的生活轨迹你还不知道么?你觉得,一般的人有机会下毒么?再说了。下毒为了什么?不可能单纯就是杀人报复吧。为什么这么些年从来都没有人找过你们。提出勒索的条件和诉求呢?”

    这话一下打开了苏玮的思路,连连点头道:“是啊,这也是我父亲感到纳闷的地方。这人是有多么空闲,处心积虑的下毒成功了,又不找我们要挟索要任何的东西。”

    张沐阳此时已经露出了自信的神情,肯定道:“这就对了。事实上,根本就没有人下毒,所以就没有人找你们要任何的东西了。”

    “那我妹妹怎么就中毒了呢?”

    “你妹妹是不是喜欢一种名叫虎头兰的兰花?”

    这话立刻就让苏玮连连点头:“对,对,我也是无比郁闷了。我妹妹从小就喜欢兰花。而且还不喜欢那种常见的品种,唯独对这种雪域虎头兰情有独钟。当年为了这个事情,我爷爷还耗费了很大的功夫,这才移栽成功。”

    张沐阳继续道:“她住的地方是不是还栽种有龟甲竹?”

    苏玮顿时就愣住了,看怪物一样看着张沐阳,道:“你怎么知道的?”

    张沐阳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继续道:“龟甲竹和这虎头兰之间,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可是,这两种植物要是生长在一起。每到月圆之夜,就会汲取月华精华。而这个时候,在灵气的作用之下,两者相互作用会产生一种气体。当人不知不觉吸入之后。就如同吸食了有瘾的东西一样……”

    苏玮顿时恍然大悟,道:“难怪了,难怪我妹妹几乎每天都要在院子里面赏月。难怪她这些年几乎都不出门了。要不是这一次这里突然开裂,我想着能不能有什么奇遇。恐怕她都不会出来。可这只是上瘾而已嘛?”

    张沐阳摇头道:“不仅仅只是上瘾,而是会在体内和人血混合之后形成一种无形无色的毒素。”

    “唉,是我,是我害了她。如果当年不是我弄了一盆建兰给她看到了。她也不会喜欢上兰花。如果不喜欢兰花也就不会中毒了。”苏玮突然瘫软了下来。目光之中带着自嘲。带着不甘。有些癫狂的姿态,道:“哈哈,没有想到。我找了五年,凶手竟然就是我自己。”

    看到苏玮的这个样子,张沐阳心中也是一颤。真性情,真汉子。对苏玮的印象那是极好的。还是那句话,这是相互看对眼了。此时,张沐阳也走了上去,拍了拍苏玮的肩膀。

    还没等张沐阳说话呢,苏玮就低声道:“沐阳,你别说话。你的心意我知道。你不要安慰我了。从此以后,我苏玮发誓,我要砍尽天下的兰花和竹子。”

    张沐阳能感觉到苏玮的那种决心。有些无语道:“阿玮,你现在的心态已经入魔了。竹子有何错?兰花又有何错。你妹妹这病还需要它们来治疗呢。”

    “治疗?”苏玮一下就跳了起来。如同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把抓住张沐阳的手,道:“你说……”

    张沐阳笑着道:“没错,这病我能治。”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