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37章 死!
    刘大刀!这是五虎断门刀的门主。按这刘长勇的介绍,应该就是他爹了。张沐阳并不认识刘大刀。只不过是以前听说过而已。

    此刻却是自然而然的说了出来。这不是在扯刘大刀的虎皮去跟他儿子拉这个关系。这是一种藐视、一种不屑。

    “朋友?既然都是一条道上的。既然认识家父。那这次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如何?咱们江湖相会。低头不见抬头见。放我一马如何?”刘长勇低声的说了起来。他可不是什么汉子。所谓的宁可站着死,不愿跪着生。这跟他没关系。

    “小心!”

    突然在刘长勇身后的凌冰突然喊了起来。她本来是想喊名字的。可是话到嘴边她才发现,自己竟然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张沐阳已经感觉到了一股烈烈风声,随即,张沐阳脚步一动,头一偏,耳边寒光一现,一把匕首直接穿了过去。这要是没有发觉,哪怕张沐阳也能躲开。可耳朵这里肯定是要挂彩了。甚至,稍一不留神就有可能把整个耳朵都切下来了。

    这是对着自己的脑袋刺过来的。这是下的死手。匕首的战斗,不在劈砍;主要就是刺。这才是杀伤力最大的战斗方式。

    对方显然是没想着留手。这很正常。武林争斗,死伤那是在所难免的。再说了,就凭他们这三个,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他们三人都不是什么好鸟。如果是好人,能在路上看到一个美女就见色起意么?

    “你找死!”

    张沐阳冷哼一声,在转瞬之间,直接一个转身,伸手就扣住了匕首男的手腕,真气运转之下,如今的张沐阳那可是一转中期,拥有着2250公斤的力量。即便是现在这种情况,单纯依靠指力,张沐阳也能发挥出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力量。一千一百多公斤。那就是一吨多的力量。

    如此巨大的力量压在一个手腕上,哪怕就是平面的压下去,手腕也可以骨折变形。更何况张沐阳是用的手指。这意味着一吨多的力量全部都集中在了手腕这里。

    只听到咔嚓和惨叫的声音。随着张沐阳松开的时候,匕首男已经抱住了自己的手腕。

    此刻匕首男整个右手都垂下来了。手腕已经扁了。张沐阳抓住男子的手臂,咔咔两声,男子的双手都扭曲骨折了。

    随着男子跪下,张沐阳已经踩了上去,又是两声脆响。紧接着张沐阳一脚抬起,直接踹了过去。嘭一下,匕首男再次飞了出去。

    这一次,匕首男没有再挣扎了。身体如同是一个小沙包一样,先是狠狠的撞击在了岩壁之上,然后跌落在地上。

    匕首男此时动弹都没有了,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昏死过去了。

    张沐阳转过身,看着刘长勇道:“找死,真是不知道阎王爷是怎么回事。”说到这,张沐阳玩味的看着刘长勇,道:“苍蝇,你说呢?”

    刘长勇被震撼了。这是什么功夫?这人好大的魄力和底气啊。明知道是我五虎断门刀的人,竟然是说杀就杀了。这是根本就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也就是说,对方根本就不怕自己的身份。

    想到这,刘长勇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副谄媚的笑容,道:“当然当然,不知道死活的东西,竟然敢对您老动手。那是他该死。”

    说到这,刘长勇继续道:“大哥,您怎么称呼啊?”

    “怎么?”张沐阳一声冷笑,打量着刘长勇道:“你这是想把我记住了。等事后再来报仇么?”

    “哪能呢。大哥。我这不是敬仰么?”刘长勇尴尬的陪着笑脸。直接否认了这个想法。

    可此时,刘长勇的尴尬却是写在脸上,内心深处却是无比的震撼。这…这太厉害了吧。竟然都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就在刘长勇觉得没希望的时候,张沐阳却是冷笑着道:“其实也没什么?你尽管记住了,我叫张沐阳。”

    张沐阳没有再理会别人,而是对着凌冰道:“凌冰,我们走。”

    随着张沐阳的话语落下,刘长勇立刻就撤到了一边,伸手道:“凌冰小姐,您请。您请。”

    可是,就在张沐阳疏忽大意。凌冰则是根本都没有想到的情况之下,就在凌冰跟刘长勇错身交汇的刹那之间。刘长勇动了。直接伸手一下就拦住了凌冰,左手直接搂住了凌冰的脖子。右手上面则是多了一把匕首。

    刘长勇厉声道:“赶紧的,赶紧给我跪下,要不然你女人就没命了。”

    “那你想干什么呢?”张沐阳心中已经怒火滔天了。他压根就没有想到刘长勇会如此作为。

    这一刻,张沐阳是真正的动了杀心了。

    “哈哈,干什么?跪下。你给老子跪下。”刘长勇顿时就变得气焰嚣张起来。看着张沐阳还是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

    刘长勇咆哮着道:“他妈的,你给老子跪下,自废武功。”

    “我要是不呢?”张沐阳反问起来。要挟人质。这一招或许对警察有效。对政府什么的有效。可对张沐阳却是半点效果都没有。

    看着刘长勇,张沐阳指着凌冰,道:“你大可以杀死她。我没意见。就这种黄脸婆。送给我我都没在家里。你觉得我会被你制约么?再说了,退一万步讲。我即便是退了。我要是真废了武功。那我们还不是任你处置么?你觉得我有这么傻吗?”

    “你是没有?可你就不怕我把你老婆给杀了么?”刘长勇顿时绝望起来。这…这他妈是不按照啊常理出牌啊。

    张沐阳挥手道:“杀吧。”

    说着,张沐阳还看着凌冰,道:“凌冰啊,咱们看来是不能白头偕老了。这样啊。如果我真信了他的自废武功,那我们就真的只能在这里做一对同命鸳鸯。我估计要是埋在这山下,一年半载的下来,坟头的茅草都能有数米高了。我们不划算啊。”

    “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先死。你死了之后。我再杀了他,让他给你当陪葬好了。”

    话音落下,突然张沐阳再次出手了。又是一块石子,这一次是直射眼睛。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