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鬼魂手机 > 第273章 包公审案
    “原来他们在唱鬼戏。”张有财瞪大着眼睛,惊讶的说道。

    头顶上的月亮挂在一个诡异的方向,我看着台上的几个人,他们画着大花脸卖力的蹦蹦跳跳,唱的正是“包公审案”这么一出戏。

    大家都知道,包公可是宋朝有名的清官,做官铁面无私,受到人们的爱戴,在他手里,从未有过冤假错案。

    而我们躲在暗处,看着这一幕,张有财心里也开始打鼓,道:“东子哥,你说我们这关,到底要干嘛?”

    “我怎么知道,我们现在安安静静做个吃瓜群众就好。”

    台上的包公坐在太师椅上,惊堂木一拍,哒的一声,威武道:“台下何人!有何冤情,速速报来~”

    说来也怪,就在此时,起了一阵怪风,台上的灯泡嗤嗤一声,竟然全都灭了。

    这一灭不要紧,本来亮堂堂的天空,忽然乌云密码,闪电撕裂开一个大口子,白晃晃锯齿一般的光芒,在我们头顶上晃荡来去,四周的落叶,哗的一声,从地上卷上了天空,发出呜呜的声响。

    诡异的是,这些落叶被一下子卷上了天空,一下子又无情的跌落在地,形成一道道诡异的漩涡,地上的蛇虫鼠蚁纷纷吓得四处躲藏,好像有大事发生似得。

    “轰~”

    一道惊雷从天而降,声音大的令人耳朵发麻,背心发寒,也在此时,扮演包公的人,一双眼睛瞪大,眼里有着巨大的惊恐,全身抖如筛糠。

    “东子哥,那人怎么了?”

    “来不及跟你解释了,走,赶紧上后台去~”

    我向着后台串去,后台的人一下子把我拦住,喝令道:“你是谁,干嘛的!”

    我冷哼一声,道:“你们今天不是在唱鬼戏吗,却不知道把真正的鬼招上来了,你们没看到台上的包公就要撑不住了吗?”

    众人一听,眉头一皱,大家都知道好像出问题了,特别是台下跪着的原告,好像被鬼上身了。

    “这位小哥,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让我上去,我来解决!”

    趁着黑灯瞎火之际,我赶紧猫着身子来到包公的身后,猛戳了他的身子,这位扮演包公的戏子,差点跳起来。

    我一声喊道:“坐下,我是来帮你的,你眼前的原告,现在多半被鬼上身了~”

    包公一听,吓得双腿抖的更厉害了,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却极力掩饰着。

    “多半是冤鬼上身,她们找包公,无非是要你替她伸冤,你就像演电视剧一样就行了,明白吗?”

    “明……明白……”

    话虽如此,扮演包公的人还是吓得三魂没了七魄,毕竟面对是一只冤鬼,等真的到了自己面对,就知道吓人了。

    我也在想,这扮演包公的人,一定脸上吓得惨白无血,也因为画了黑色颜料,这才没有看出。

    我冲着台下一招手,包公审案这出戏,继续开始,台下锣鼓也咚咚咚的敲着,可是我分明的听到,原本井然有序的锣鼓声,现在有些混乱了。

    “快!拍惊堂木!”

    “啪!”

    扮演包公的人,啪的一声把惊堂木拍向了,却愣在哪里,吓得都快哭了。

    “说话,说话啊,你怎么给愣住了……”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啊……”

    “说你的台词啊,还是按照原定的剧本来啊……”

    扮演包公的人,手抖了抖,说话都没了底气,大喊道:“台下犯妇,本官问你,为何杀夫夺子,速速说来!”

    ????就包公审案这堂戏,大致是讲诉,一位民妇因为偷情,杀了丈夫,最后被包公砍头的事。

    本来台下的民妇根本不该起身,她却不合常理的起身了,两手比作兰花指,优雅的转了一圈。

    当民妇转到我这个位置的时候,我惊恐的发现,民妇的脸薄如白纸,脸型轮廓,好像变了一个人。

    ????我相信这点连台上饰演包公的人,也发现了,只见包公身体也开始抖了起来,由于画了黑脸,所以我看不出他脸上的表情,不过还是可以感觉到他的惊恐。

    “小女子怨呐……”

    台上的包公,全身发抖,呼吸加快,双肩一高一低,簌簌的声音作响。

    我低头一看,我靠!这扮演包公的人,竟然吓尿了。

    ??他大致也知道了,这场戏本来就是演给鬼看的,没有想到,台下的民妇真的被鬼上身了。

    真的被鬼上身的人,不仅会改变一个人的声音,就连容貌,动作都会改变。

    比如一个女人,被男鬼上身后,她的容貌都会变成男人的模样。

    或者平时胆小如鼠的人,被鬼上身,他连菜刀也敢拿,做一些从未做过的事。

    鬼上身就是如此诡异。

    台上的包公有些撑不住了,尿了以后,一阵凉风扫过,估计他双腿一凉,两腿剧烈的抖动起来。

    “坚持住,一会就完了,你可别半途而废,这样容易惹怒女鬼,到时候你就真的完了!”

    包公一听,小声道:“呜呜……我我……真的好怕……”

    “继续演就是了,我在你身后,说台词就行了。”

    在我的鼓励下,包公身体挺了挺,不过明显威严不够,还是大喊道:“冤从何来?”

    “小女子年方二八,民国人,嫁入姓高地主家,由于地主太太嫉妒我的美貌,把我肢解杀害。”

    ????包公听到这里,可不得了,双腿一直发抖,心里更是怕的打紧。

    ????“说话啊~说话啊~”

    ????我也急了起来,我在身后对包公说道。

    ????包公坐在椅子上,早就安奈不住了,看着下面的“民妇”,不知道怎么说好,按照剧本来吧,情节好像改变了,在按着剧本说台词就不对了。

    “问她是如何被杀害的,尸体藏在哪里?”

    ????这次“包公”装作一本正经,可是双手放在案桌在还是在发抖,颤颤问道:“你是如何被杀害的?尸体藏匿何处?”

    ????这次“民妇”向前走了几步,向着包公的方向,走了过来。

    ????包公看到民妇靠近,也不敢大叫,只是脸色变得更白,双眼充满惊恐,一个退后,只听哐当一声,包公直接从凳子上摔了下来,坐在地上。

    “呜呜……”

    “被大太太的手下奸污而死……在掐死我,尸体就在你脚下……”

    “啊~”

    这次包公再也受不了了,直接给晕倒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