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其它小说 > 冤鬼契约 > 第十八章 狐飞鼠跳
    小武接着又从口袋掏出金条,在桌子上一字码开,这才说道:“我搜查谢国成的行李,从一件衣服口袋找到保险箱的钥匙,然后在大华洋行下属的大华银行里找到那保险箱,那箱子里就有……五根金条一个盒子。”

    他说这话时叶限一直盯着他眼睛,不错眼神。

    小武被她看的后背上升起一层寒意,他想此刻自己身上的汗毛一定是根根立起来的,这女人的眼睛是怎么回事,平时里面跟长了钩子一样,将人迷的稀里糊涂,可一旦严肃起来却叫人遍体生寒。后背像是缓缓爬上一只蛇,真是……

    “五根金条?”

    叶限拿起金条,在手里掂了掂:“嗯,不错,成色不错,那你是怎么又想到去搜查谢国成的?”

    叶限转向小武,后者有点心虚地低下头去。

    陈飞扬也拿起一根金条,放在嘴里嘎嘣咬一口,叶限听着也忍不住咧一下嘴角,替他牙酸。

    “哎呀,这金子成色(shai)真挺好的啊。”陈飞扬涎着脸看向叶限,嘿嘿嘿笑个不停。

    叶限装作没看到他那副谄媚样子,继续问小武:“难道是谢国成和江二有联系?”

    小武点点头,一点点斟酌着字句:“我们局长发电报给冯大帅的参谋室,那边回信说谢国成本来是大帅手下的一个连长,后来因为偷坟掘墓叫举报了,被赶出队伍,而那江二又是个盗墓惯犯,我就怀疑这俩人有联系,谢国成就是江二在沪城的那个同伴,索性好好搜一把,果然,保险箱里还有金条,怪不得我们在江二房间里搜不到一个铜板,钱都在谢国成这呢,人参王,啊呸,是和假人参王放在一起。”

    叶限点点头:“不错,小武,你真是了不起,这世间能够经受这么大诱惑的人能有几个?”

    小武脸一红,急忙低下头去,怕被叶限看到自己的窘态。

    陈飞扬则怪叫:“你被他骗了,一定是他把真正的人参王藏了起来,拿个假的来冒充,哼,五根金条,俺看那里面可能有十根,甚至更多的金条!小样儿的,你还想黑吃黑咋地?吃了俺们长白山的东西,都得给我吐出来。”

    他说着伸手就去抓小武的衣领,小武听他说可能有十根吓得浑身一哆嗦。

    叶限伸手一拦:“狐狸,你不要太过分,再说你们长白山丢的是人参,又不是金条。”

    忽然从不远处飞来一个东西,正打在陈飞扬脑门上,他伸手接住一看原来是颗花生!

    小松鼠墩子正蹲在货架子上,捧着一颗花生又要扔过来。

    陈飞扬到底是狐狸出身,刚才还要张牙舞爪冲向小武,此刻马上就瞪着墩子,要扑上去。

    叶限叫道:“碰坏了东西你给我赔啊。”

    陈飞扬收住脚步一愣:“俺没钱!”

    “没钱?有皮子啊,扒皮做个围脖也不错,哼哼。”

    叶限狞笑一下,双手一伸,指甲鲜红欲滴,格外吓人。

    陈飞扬指着墩子叫道:“你们城里人欺负俺们乡下人也就算了,这城里的松鼠都敢欺负俺,这……这叫癞蛤蟆上脚面不咬人它膈应人!”

    “你不知道,墩子最喜欢吃花生了,它每次做了好事得到的奖品就是花生,它很少将花生给人,这次扔给你是……是因为它喜欢你啊,拿你做好朋友,你看,它怎么不扔给小武呢。”

    叶限看看墩子,偷偷挤挤眼睛。

    墩子本来看陈飞扬要抓小武,这才扔花生过去,现在见叶限对自己挤眉弄眼,小爪子忽然搭在一起,对着陈飞扬作个揖。陈飞扬转怒为喜,他在长白山时自己家族的族人都不太喜欢他,背后说他是二百五,笑话他傻,想和别的生物做朋友,人家都担心他杀人夺宝,看到他过来,嗖嗖几下就做鸟兽散,一路追踪江二,又担着重大使命,自然也不可能在旅途上认识朋友,这会见墩子对自己表示友好开心的手舞足蹈。陈飞扬笑眯眯走上过去,伸手在怀里摸了半天,摸出一个小小的药丸:“这个是能增加功力的灵丹,是俺采摘九十九朵雪莲才炼成的,给你吃吧,以后你就是俺兄弟,长白山随你横着走!”

    墩子哪里懂修行啊,接过来闻闻,黑豆似的小眼看向叶限,它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能不能吃。

    叶限对它点点头,墩子很相信召南和叶限,见她点头,知道是能吃的东西,一口吞下。吃到嘴里才发现味道不对,墩子马上小爪子伸到嘴边要将那丹药吐出来。

    “俺的娘啊,那可是好玩意,不能吐!”陈飞扬一把拎起墩子,伸手捏住它的小嘴。

    一颗丹药堵在墩子嗓子眼,嘴巴又被捏住,咽不下去吐不出,两眼一翻被憋的晕了过去。

    “啊?死了!这小兄弟死了!”陈飞扬摇晃几下,见墩子头垂下来,吓得急忙看向叶限。

    叶限叹口气,心道一定要早点找到人参王叫这土狐狸早点滚蛋,这才一天就闹的鸡飞狗跳,哦。不是,是狐飞鼠跳。

    叶限将墩子拎起来,伸手在它喉咙处按摩几下,那丹药骨碌碌滑了下去,墩子眼睛动了一下,看到一边站着的陈飞扬马上又闭上眼睛。叶限说:“它被噎得难受,需要休息。”

    这边闹成一团,陈飞扬早将小武忘在脑后。小武私自藏下五根金条,此刻就怕被人发现,偷偷地摸了一把额头,那上面已经都是汗水。

    小武抬起头,看到叶限对他笑了一下。小武心里一惊,担心被叶限看出端倪,急忙说道:“我这就去大华银行,问问银行的人,放进来的到底是不是那个盒子,还有谁能接触那保险箱。”

    说着转身就要走。

    “慢着。”叶限叫住他,“我和你一起去?”

    “一起?”

    “是啊,谢国成死在大华洋行的下水道里,而保险箱恰好又是大华洋行旗下的银行租的,这一切真的只是偶然吗?我怎么觉得有点太过巧合了?”

    也仙女说着转身就上楼。

    小武问:“喂,不是和我一起去吗?”

    “怪不得你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你见哪个女人说走就能走啊。”叶限噔噔噔上楼,头也不回扔下一句话。

    小武不知道这话什么意思,看向陈飞扬:“她什么意思啊,到底去不去啊?”

    “啧啧,你真是够笨的,这意思你都不懂?女人啊,出门得捯饬的四眼齐呗。”

    陈飞扬上上下下打量着小武,“嘿,你光棍一条吧?”

    小武怒道:“滚!”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