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九章北庭都护郭虔瑾!
    道路两旁开始有来来往往的行商,他们或牵着搭着背篓的马,或骑在高大的双峰驼上,他们肤色各异,口音也大不相同。

    这些都是西域人,其中包括了大食,于颠,疏勒,龟兹......走在大路山,穿插着三三两两成队的军士,独具一番大漠风光,唯独少了华夏古代那种富有诗书气质的文人。

    文人不适合边陲,这里是长安人心目中的蛮荒之地,尽管流淌着金子般的蜜糖河流,却依旧不入高傲的京城人眼。

    北庭城的军队很精锐,一看就是虎狼之师,他们手持横刀陌刀,披着厚重的甲胄,步履坚定有力,双目杀气腾腾,他们中绝大多数都是来自内地的轮换府兵而非谪戍的罪犯与囚徒,属于北庭军队的中坚力量。

    【这帮群演素质真高!】

    【果然是大制作,这场景简直比美国大片还吊!】

    【不知道从哪弄过来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人。】

    【笨,我天朝化妆术的威力你敢小看?】

    【还是古代唐朝牛掰,天可汗李世民一统西域,简直吊炸天!】

    【对,我记得安史之乱的时候好像还是西域人出兵帮助平定了战乱。】

    李白摇了摇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安史之乱的事很复杂,一时说不清。先说这北庭城原来又叫可汗浮图城,是游牧民族可汗在此设立的城镇,纵然现在归了我华夏,仍然拥有大部分夷民,再加上地处丝绸之路上北道,算是此地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夷人穷困,他们不知商事,也不务农,但在对财富的贪婪上面却又不输于任何一个商贾。在这方圆千里,没有任何一个夷人(史上为突厥人,农药里则是北夷)不觊觎其中的财富,他们就像是臣服于狼王的恶狼,时时刻刻等待着狼王的衰弱,想要取而代之。”

    “历史上无论是北庭都护府,安西都护府还是狄仁杰曾任大都督的幽州都督府都曾经频繁遭遇过下辖部族的背叛,契丹人,奚人,东西突厥,龟兹......靠诗书礼义是无法使这些凶悍的民族臣服的,只有刀剑才是教化的最中坚力量。”

    “当初若不是大唐一战覆灭西突厥,紧跟着又扫平了作为跟班的龟兹,能否就此一定西域还犹未可知,当初西突厥强大的时候,西域诸国皆奉其为主,大唐强大的时候他们又奉大唐为主,而此时按照农药的背景,华夏正处于内乱,大唐西部边境已经初现颓势。”

    李白叹了一口气,连北庭府看起来都并不太平,长城恐怕要更加危险,他此去一行,着实是生死难卜。

    他继续前行着,特立独行的穿着与气质令很多夷人和西域人侧目,而那些唐军们则更多是警惕,因为他穿得实在是太干净了,洁白的练功服不染丝毫尘埃,这在风沙频繁的西域简直是无法想象的一件事。

    “郎君此来去往何处?”一名穿着与农民无异,裤腿还沾着泥浆的大汉似乎刚刚从田野里归来,随口问道。

    见李白警惕地拉开了两者的距离,他忙道:“某乃北庭府瀚海军校尉石进方,郎君穿着似乎不像本地人,也没有囚卒押送,难道是过往的客商?”

    李白知道,唐军校尉统三百兵,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军官了,他点头道:“某非客商,来自绵州昌隆,此来就去北庭城。”

    “郎君去北庭城做什么,这时节边地可不太平,除了那些满身铜臭气,为了钱财连脑袋都不要的商贩几乎没人愿意来这边。”石进方惊讶道。

    “某要戍卫长城。”李白平静道。

    “戍卫长城?”石进方打量着李白,面色微有不渝,似乎在看一个胡闹的孩子,“你是读书人?”

    李白知道对方问这话的意图,却是仍旧点头道:“我是读书人,所以更知国家大义,当今边患严重,身为大丈夫岂能坐视不理!”

    “哈哈哈。”石进发哈哈大笑了起来,“你这身高可称不得丈夫。”

    李白笑而不语,毫无尴尬之色,唐时一丈为十尺,尺又分大小,但哪怕是小尺也有三十厘米左右,所以唐时“丈夫”足有三米。

    这些他自然是知道的,所以他紧跟着便道:“校尉何故发笑?若身不足丈便不足以称丈夫,那我大唐可还有能称丈夫之人?恐怕只有魔种才能吧。”

    石进方的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了,沉声道:“某家得罪了,却不是某家故意嘲笑郎君,郎君暂且年少不更事,既有投笔从戎,报销朝廷之心自然可敬。但郎君可知历来戍边者有几人归?大唐繁华烟云,锦绣之地,多少将士梦寐思归,郎君现在不珍惜,以后恐怕是要后悔。”

    “若某跋涉千里而来,掉头就走,恐怕才是真的后悔。”李白坚定地摇了摇头,虽然这石进方只是一个小小的校尉,但若是有他引荐,进入都护府的机会同样能增大不少。

    而且就看对方这个谈吐,是否为校尉还犹未可知。

    石进方略带欣赏地望了一眼李白身后的青钢剑,点头赞道:“你的剑不错,剑术怎样?”

    李白道:“尚可。”

    石进方沉吟道:“尚可吗......既然如此,那你更加不适合军伍。”

    李白皱了皱眉,观众们早就掀翻了。

    【擦,这货烦不烦人啊。】

    【看起来不就一农民吗,整得比特娘武则天都吊。】

    【这不刁难人呢吗!】

    石进方见李白皱眉,解释道:“或许你自忖有一身武艺,但剑术肯定不适合军伍,军中宿卫有佩刀、甲、矟、弓、箭。你擅枪,擅马亦可却唯独没有佩剑的,若是秦人的军队或许还有你一席之地,但在我大唐......已经画满的丹青却是不如一张白纸。”

    “若你真想戍卫长城,别说当一个军官,就是想当正兵都困难,只能从辅兵开始做,要么去田埂里种地要么去修城墙,难道你千里迢迢而来就是为了当个苦役?”

    李白心头微怔,不免有些忿忿,对面这人未免也太过分了吧,我这本事虽然不算太高,但大小也是一入了筑基门槛的修真者,又掌握了一门A级剑术,比普通武者不知高明多少,你却让我去修长城,当苦役?

    然而他还没发作,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劲,顿时露出了一丝笑意:“都护这么欺负一个热血青年,恐怕有些过分了吧。”

    “都护?”石进方脸上升起了一丝笑意,“你怎么看出来的?”

    “从来往军士们的眼神中,从都护你的谈吐中还有都护你这身装扮。”李白这时微微一顿,暗道,还从你无意识间流露出的强大气势中。

    “就凭这些?”石进方笑了笑,“某的穿着又有什么不妥吗?”

    “校尉按理说不用参加屯田,而都护大人你既冒充一校尉又没被巡逻的军士拆穿,身份肯定要远高于校尉,而且还有一点,北庭府的屯田制是都护郭虔瑾一手推行,以身作则也是常理,所以我猜阁下便是北庭都护郭虔瑾!”

    李白说到这里,语气已经变得笃定,如果他说错了,对方的反应定然不会像现在这样。(ps:来回自称某某的实在是很费劲,从这里更改为我,但是大家要知道唐朝人的自称普遍为‘某’。)

    “看来你已经认定某家的身份了......不对,你小子诳我?”

    李白脸上露出了一丝狡黠:“如果错了最好,正好让我好好教训你一顿,如果对了......那便歪打正着了,里外我也不亏。”

    “哼,某家军中纵然一校尉也不是你一弱书生教训得了的。不过总算你眼力不错,某家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正是北庭都护郭虔瑾!”郭虔瑾语气虽然仍是不好,却反而露出了一丝赞许的笑容。

    李白长出了一口气:“李白见过都护大人,其实我也不确信,毕竟北庭里的大小将军不少,一代人杰想来除大人之外也有不少。”

    郭虔瑾拍了拍李白的肩膀,顿时在上面印上了一个黑乎乎的手指印子:“有点意思,跟某家来,让某家见识一下你的本事,若只是夸夸其谈之辈,休怪某家砍你的脑袋。”

    李白落在其后,苦笑不语,而此时直播间里早就被这神展开给惊了。

    【主播真是猜的?】

    【剧情设计的吧,不然主播怎么可能这么神。】

    【话说你们就不觉得这郭虔瑾挺帅的吗?】

    【没,就感觉吓人了。】

    【我感觉他比我们教导主任还可怕。】

    【老戏骨啊。】

    “你小子走快点,这就跟某去校场,若是你本事还过得去,就是直接给你一校尉之职也未尝不可。”郭虔瑾的语气很不客气,但李白知道这才是一种认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客套虽然听起来顺耳,实际上却代表着亲疏远近。

    李白连忙大步跟上,嘴上却毫不示弱:“小子本事稀松,不过十人敌耳!”

     ps:话说这本书有新来的读者签个到,开书到现在发现全是熟面孔。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