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重生之傲娇小军嫂 > 第312章 依赖他
    冷卓轻轻的将颜颂颂拥在怀里,一边用手拍着她的肩膀像是安慰小孩子一般,一边在她耳边轻声的解释着:“你忘了,你答应云泽,要帮老太爷看病的。你不是怀疑他中毒了,现在毒院还没有找到,你怎能说走就走了。”

    “还有我不是和你说过,今天我要帮那个方小小还愿。”冷卓的声音这会听上去十分的温和,也带着几分安定人心的作用。

    但颜颂颂猛然听到方小小这个名字,身体本能的颤抖了下,她连忙说道:“不许去,那肯定是一个陷阱。”

    她的声音十分尖利,这会听上去就像是她在无理取闹一般。

    “颂颂,我知道你最讨厌别人不守诚信,我一个堂堂的男子汉,难道还要失信于人不成。”冷卓和她说过,昨天他们为了找她,找到了那间宋家废弃的员工宿舍。而且当时他们只所以跟过去,也是因为,冷卓凭着自己的感应找过去的。

    她很感动冷卓对她没有丝毫的隐瞒,现在他很信任她。如果真的按照他说的,他现在对周围会产生一定的感应。那是不是说他的修为又更加精进了一些。于是她收了收心神,伸手在他胸口的衣服领子上轻轻的抚了抚,半天才道:“我是怕你上了人家的当,你不是说你放走了一个浑身黑漆漆的东西吗。拿东西还受了伤,万一你是什么鬼怪变得,故意引诱你去的,那你岂不是上当了。”

    “而且我今天做梦,梦到的那个女人眼睛里面都流着血。她甚至还拿着刀......”

    “拿着刀干嘛?”冷卓看着她,一点都不害怕,倒有些调恺的意外。“杀我吗?哈哈,我可不怕。”他人都不怕,他会怕鬼。现在他手里有了那块可以给他源源不断提供力量的石头,他更不怕了。

    她的手又香又软,让冷卓想起了,外婆亲手做的,那又软又香的糖膏,怎么吃都吃不厌。

    冷卓心里一动,就这么朝她看了过来。四目相对,离别时的情绪,就这么充斥在两人的内心,让他们之间突然就多了一丝魂牵梦萦般的情绪。

    昨天他们回来时,太过匆忙,加上又有很多宋家人在场,让他们无法倾诉衷肠。而今天这会却只有他们两个人,窗外十分安静,偶尔有树林中的小鸟的轻鸣声。更为这里增加了几分宁静,两人的视线,一旦碰到了一起,似乎就再也分不开了。

    眼神粘着眼神,脸几乎贴在了一起,他们可以听到对方的心跳。

    甚至也能感受的到,房间里的暧昧气氛在慢慢的升温。

    这会是清晨,太阳还没有升起,房间里只有一股朦胧的霞光,就这么从窗户玻璃上面照射进来,让人犹如坠入梦里。

    冷卓就这么盯着颜颂颂瓷白的小脸看着,似乎怎么都看不够。他伸出手,在她滑嫩的犹如鸡蛋白一般的脸上,轻轻的抚着。嘴里的话,犹如呢喃一般,让人心动。“颂颂,你不要怕,一切有我。你只要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在你身旁。”

    说完,他轻轻地捧着她的脸,十分虔诚的亲了起来。

    他的唇,带着几分炽热。而她的唇,却带着一丝冰凉。冰和火的相逢,两人的身体不由的都是一阵轻颤。随即他们又像是不畏寒冷一般紧紧的依偎在一起,他定定的看着她,直看得她眼里一片水光,那柔情浓的似乎再也化不开。他在她睫毛上亲了下,轻颤的睫毛,像是欲要展翅的蝴蝶,他随即低下头轻轻的捉住了,然后慢慢的往下一移去,直到停留在一处,再也不想离开。

    颜颂颂只觉得脸上像火,而身子却软的像水,脚也软的不行。她不得不扶着他的腰,慢慢的才稳定身形。

    而他在这时却放开了她,但是他的视线,还是舍不得从颜颂颂脸上移开。只见她眼如星眸,唇红的像雨后的荷花花瓣,芬芳的让人恨不得吞入腹中。

    他的手,轻轻捏着她的手,就仿佛她的手像玻璃做的一般。

    或许是因为两人刚才亲昵过的关系,颜颂颂这会窝在她的怀里不肯起来,而她的手则仅仅的环着他的腰,一副不想让他离开的架势。

    冷卓见她窝在自己怀里,也没有让她离开,只是轻轻的坏着他。下巴在她柔软的头顶轻轻的蹭着,仿佛在给她寻找心灵的安慰。

    此时冷卓高大挺拔的身形,像一座不可撼动的铁塔,带给颜颂颂一丝安全感。

    他身上有好闻的味道,加上颜颂颂的脸,又是靠在他身上的,因此便可以很清晰的听到他的心跳声。这种感觉让她很是心安,但又让她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她便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抬起头看着他。

    高耸的眉峰,俊挺的隆鼻,最关键的是,他的眼神深邃有神。他这会的心情似乎不错,嘴角微微上扬,有使得他的俊脸,更加的迷人。

    颜颂颂本来是偷偷看他的,却不想被冷卓逮着正着。

    于是她连忙将头往他心窝里拱了拱,模样可爱之极。

    冷卓不由的又是欣喜,又是心疼。

    欣喜的是,他们认识这么久了,颜颂颂还是第一次对他如此的依恋,而且还做出一副小儿女的姿态,真的是太可爱了些。她紧紧的环着他的腰,像一只小动物一般依赖着他,让他的心里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充盈干。

    她的身子太柔软丝滑了,而且还非常的香。如果可以,他真的想跟她一直这样腻在一起。一起看书,一起谈事情,一起吃饭,甚至一起休息。

    他们可以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享受美好的时光。

    心疼她的是,她因为昨天受到的惊吓,有些反应过度。昨天的被绑经历。在她心里肯定是个耻辱。她怕被他笑话,怕他不开心,也有可能就此在她的心里造成不可磨灭的阴影,所以她昨晚才会平白无故的做噩梦。

    至于梦里的内容,他更不会相信,因为他是无神论者。虽然他昨天看到了方小小死后的鬼魂。但他相信,这是因为他洗筋伐髓过的原因,所以他对自己非常的自信。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