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全能庄园 > 第876章:乖孙女,我是你爷爷啊
    在乌城,痛并苦恼着的,可不只是庄爸庄妈俩人而已。

    在距离他们不远处,春节之后就已经因为诉讼而停工,更显得破败的大庄酒厂里,木沼小姐比他们苦恼一千倍,一万倍。

    庄记酒庄诉大庄酒厂这起商业诉讼,是最近全州乃至全世界都很瞩目的一场诉讼案,在经过了前段时间的审理之后,现在也已经到了尾声。

    因为庄记酒庄提交的证据太过有力,几乎完全不容反驳,还有齐装逼潜逃的事实,他们毫无悬念地败下阵来。

    前段时间,木沼小姐甚至被限制离境,直到她缴纳了高达两亿元的罚金和赔偿金。

    但由此带来的其他影响,还没有消弭。

    这个时候,她不得不庆幸,自己不是大股东,真正的大股东是路轩集团。

    而月姐对路轩集团那才是大开杀戒,不但在州内诉讼他们的侵权,还在兰西州起诉路轩集团的不正当竞争,起诉兰西州政府的恶意监管、不作为及懒政恶政。

    当然,乌城政府也是吓出了一脑门的汗,毕竟大庄酒厂是政府持股的,如果不是有人接手,现在赔的掉裤子的,就是他们了。

    现在的小城市都财政赤字严重,2亿的赔偿,那得让多少公务员发不出来工资啊。

    而且,在这两家企业接手大庄酒厂之前,大庄酒厂的侵权是实,他们也有调查不力,监管不力的因素,感谢庄记酒庄没有向前追责,也感谢木沼小姐帮忙顶了雷。

    在木沼小姐终于可以获准离境的时候,乌城负责招商的主管人员,都亲自去机场送行。

    “感谢木沼小姐,欢迎木沼小姐再来,和木沼小姐的合作非常愉快……”

    木沼小姐只想甩他一巴掌,谁跟你合作愉快!

    老娘被你们坑惨了!

    终于可以回家了……

    坐在头等舱,木沼小姐觉得自己真的是身心俱疲。

    在乌城呆着的每一天,她都经常会被噩梦惊醒。

    这噩梦,其实并不是因为诉讼和罚金,这些钱虽然很多,但是白霜酒厂也是扶桑鼎鼎有名的酒业集团,虽然不是国际巨头,但这些钱还是出得起的。

    她很清楚,自己这次就是被庄记酒庄设计了,正所谓商场如战场,他们来收购大庄酒厂,就是心怀恶意,人家以恶意相报,简直是再正常不过了。

    她的噩梦,是在不断重复一个场景。

    那就是她的祖父,木沼大师突然像是泡沫一般破碎、消失了……

    而从那天开始,所有的人,都突然不记得木沼大师的存在了。

    她身边所有能证明木沼大师存在的东西,不论是照片、影像资料,还是其他的一切,都不存在了。

    只剩下自己的记忆还存在。

    而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现在就连她,都有点怀疑,木沼大师到底存不存在了。

    人的记忆,是如此的不可靠,有时候幻想会成为现实,有时候现实会成为幻想。

    她实在是太疲惫了,在飞机上慢慢睡着了。

    梦中,又梦到了自己的爷爷木沼大师。

    她看到无数的碎片,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然后慢慢拼凑成了木沼大师的样子,微笑着看着她。

    “孙女儿,我回来了,我知道你很想我,我的乖孙女儿啊,你受苦了……”

    “爷爷……”木沼小姐猛然醒了过来,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小姐,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飞机的乘务人员非常担心地看着她。

    “没事,只是因为终于回来了,所以有点激动。”木沼小姐没有说什么,转头看向了窗外,机场已经在望。

    走出机场,负责接机的人早就已经在了:“小姐,您终于回来了,木沼大师和木沼先生他们都想死您了……”

    “我也想死他们了……”木沼小姐快走了几步,突然顿住了:“你说什么?”

    “我说,木沼大师和木沼先生都……”

    “我爷爷?我爷爷不是早就去世了吗?”木沼小姐瞪大眼。

    “您说什么呢?木沼大师每天都在努力酿酒啊!”这名司机看向了同伴,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木沼小姐是不是脑袋出什么问题了?

    怎么会诅咒自己的爷爷?

    “不……怎么会……”木沼小姐下意识地拿出了自己的钱包,从里面取出来一张全家福。

    全家福上,木沼小姐还是一个小女孩,她蹲在最前排,靠在一个慈祥老人的膝盖上。

    老人的身边,儿女环绕,还有七八个小孩子。

    “爷爷……”木沼小姐记得很清楚,自从庄不远抹杀了木沼之后,这张照片上,坐在中间的,就变成了自己早就已经去世的奶奶,而不是自己的爷爷。

    而现在,竟然变回来了?

    她突然有一种想要嚎啕大哭的冲动,恨不得立刻三步并作两步,扑进爷爷的怀里痛哭一场。

    就像是之前的一切,都是一场噩梦,而现在,噩梦终于结束了。

    她珍而重之地将这张照片收了起来,在收起来的瞬间,从侧面看去,爷爷的面孔突然变了,变成了一张宛若恶魔一般狰狞的脸。

    庄不远的脸!

    “不……”木沼小姐慌忙又把照片抽了出来,看了一遍又一遍。

    不,这不是庄不远,就是爷爷没错。

    大概是刚才反光产生了错觉。

    “快,快带我回去,我快想死我爷爷了!”木沼小姐迫不及待地跳上了车的后座,催促司机赶快开车。

    来接机的两个人对望一眼,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木沼小姐怎么一会变一个样啊。

    汽车行驶了接近三个小时,才回到了白霜酒厂,木沼小姐下车,就看到父亲,也就是现任的白霜酒厂董事长木沼先生正等在门口,望眼欲穿地张望。

    木沼小姐又差点流泪了,还是回到家里好啊……

    木沼先生欣慰地看着女儿,道:“什么也别说了,回来就好,来来来,快进来,你爷爷都等你好久了。”

    木沼先生带着木沼小姐走进了屋子里,对着背对着房门的一个身影鞠了一躬,道:“爸,杏奈回来了。”

    “回来就好啊……”那身影转过头来,微笑着看向了木沼小姐,“乖孙女,快点过来让我看看。”

    那一瞬间,木沼小姐像是一只被踩中了尾巴的猫一般跳了起来:“你……你……你……”

    坐在那里的,哪里是她的爷爷木沼大师,明明就是庄不远啊!

    不,外表上确实是木沼大师,但她却能看到,在木沼大师的虚影之后,庄不远像是傀儡师一般,操纵着木沼的一举一动。

    “我怎么了?乖孙女儿,我是你爷爷啊,不认识爷爷了?”庄不远笑眯眯看着木沼小姐。

    果然,亲眼看到他抹杀木沼大师的人,能看穿他的“微服私访”,以后要注意这一点。

    但没关系。

    就算是有人看穿,也没办法拆穿他。

    因为他就是木沼大师。

    “对了,泽刚,你有没有告诉我的乖孙女,我打算在绿岛建个分厂?”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