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绝世镇封 > 第六百七十五章祭坛
    半日过后,幽黑的旋涡依旧没有任何变化,亦没有从其内传出什么动静,仿若一汪深潭,表面看似涟漪不断,实则只是一滩平静的死水。

    项天内心挣扎了许久,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暗道他既然敢踏入其内,那我又有何不敢。

    思及此,他紧握着双拳,与葛红玉、吴柔几人商量了一下,便一同踏入了旋涡。

    诸葛南目露探究之芒,盯着那旋涡看了许久许久,他已经将这地宫所有地方都研究了一遍,却还是没有找到其他出路。

    “哼,一群胆小鬼,人家小辈都身先士卒了,你们还在犹犹豫豫,不敢进去,就让我来。”

    就在此时,一个略带稚嫩却又清脆的声音在四周蓦然响起,让众人不禁起了一阵恶寒之意,连忙退后几步。

    却见夕雪慢悠悠的从人群头顶飘过,落在了旋涡之前,眨了眨好奇的大眼睛,最终一头钻了进去。

    别看夕雪看起来只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但实际上已不知活了多少年,其心智如妖,没有把握的事情,她可从来不会做。

    所以,见她进入旋涡内,一干人等立刻便起了跃跃欲试之心,想着就算里面是陷阱,那也有她顶着。

    “三位祖爷爷,咱们也进去吧。”

    夏梦眼里含着担忧,走到夏长风三人面前,请求道。

    沉默了片刻,夏长风终是下定了决心,点了点头。

    “也罢,在这等着也是浪费时间,还不如进去看看。”

    随即他们五人也跟着踏入了旋涡之中。

    连着进去了三拨人,一些人的顾虑终于被打消了不少,诸葛南、龙云子、拐老都似有了决定,接连踏入其内。

    这边暂且不提,旋涡另一边,乔远已然在一片完全漆黑的空间待了半天。

    这片空间很是奇异,似一片虚无,没有天,没有地,也没有边际。

    不过他的脚下似有一条无形的道路,踏在上面十分安稳,但是一旦脱离那条道路,他整个人便会悬浮而起,似失去了身体的重量。

    顺着那条道路走了半天,乔远始终没有看到尽头,亦没有看到除自己之外的任何人与物。

    问过守心,他也表示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而之前对千幻傀儡的感应,亦在此地失去了联系。

    无奈之下,乔远只好将那盾牌拿出来研究了一番,至少此地还有灵力,就算一直被困在这里,也不会被活活耗死。

    那盾牌不过一尺大小,通体呈古铜色,泛着一丝金光,入手冰凉似寒铁。

    仔细摩挲了片刻,乔远看见盾牌正面雕刻着一颗栩栩如生不只是什么妖兽的兽头,看起来颇为狰狞。

    兽头无眼、无鼻、无耳,只有一张血盆大口张到最大。

    在盾牌背面还铭刻了许许多多的符文印记,主要是构建各种防御禁制,乔远仔细看了一遍,粗略估计这盾牌内部至少暗含了数十万道禁制。

    将如此多的禁制融合在这么一小块盾牌内,不说其炼器手法,就说其禁制造诣,这世上也无人能级。

    乔远惊叹这不愧是仙君留下的宝物,这盾牌不说是仙宝级别,恐怕也已达到了伪仙宝的层次。

    而这仅仅是仙君炼器失败的残次品,可想而知,仙君炼出的成品宝物又该到了何等层次。

    就在此时,守心似是感应到了他内心的激动,连忙泼了一瓢冷水。

    “你别妄想了,仙君这辈子还没炼出过成品。”

    “啊?这是为何?”

    乔远顿时懵了,愣了好一会,这才传音问道。

    “仙君一生都在钻研阵法禁制,直至被困下界不得返回,才在百无聊赖之际研究了一下下界的炼器之道。”

    “这些不过是仙君就地取材,炼制的试验品,不过也是仙君生前炼制的最好的法宝,这盾牌最多也就算做下品伪仙宝,所以说,你就别妄想了。”

    守心这瓢冷水立刻便让乔远的心凉了下来,看着手中的盾牌,他也没那么激动了。

    想了想,乔远直接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落在盾牌之上,专注的炼化起来。

    因这盾牌从未认过主,炼化起来极为方便,不过一个时辰,乔远就能得心应手的控制此盾牌了。

    此盾名为黎兽盾,乃是用身居上古凶兽饕餮血脉的黎兽,其头骨为材料所打造。

    此盾防御力极强,且还继承黎兽的天赋之能,可以吞下别人的法术神通,以此来加强盾牌的防御。

    乔远在炼化了盾牌之后,黎兽盾的一切信息便迅速传到了他的脑海,让他忍不住有些欣喜若狂。

    “原来,这就是黎兽。”

    乔远伸手抚了抚盾牌上的兽头,心念一动,这兽头张开的血盆大口竟一下子闭合起来,差点将他的手吞了进去。

    又试了两遍,确定可以随心所欲的控制这兽头后,乔远才将此盾牌吞入口中,收入丹田内温养了起来。

    刚认主的法宝都必须放入丹田内温养一段时间,如此才能使用的更加得心应手。

    做完此事,乔远又将注意力放在了眼前,敛去脸上的喜色,其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这片漆黑的空间不知到底多大,也不知有没有出口,顺着这条道路一直走下去,又能否走出这片空间。

    思索了许久,乔远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精光,心念一动,身前立刻便出现了一群通体火红的老鼠,正是他在万禁峰收服的赤焰崖鼠。

    以他一人之力,搜索这片不知多大的空间,既耗时间又耗精力,还不如让它们去寻找。

    传达了指令,那群赤焰崖鼠便叽叽喳喳的叫了几声,分散开来向着四面八方而去。

    乔远盘膝坐在原地,尽量保证与每一只赤焰崖鼠的联系不会中断。

    就这样,转眼过去了三天,最远的一只赤焰崖鼠已经跑到了数千里之外,他们的联系已变得若有若无。

    就当他准备发出指令召回那只赤焰崖鼠时,其神色却是蓦然一变,双目猛地睁开,嘴角缓缓露出一丝笑意。

    那只赤焰崖鼠刚刚传回了讯息,虽说乔远并不知道赤焰崖鼠发现了什么,但有所发现,不管是好是坏,都足以让人欣喜。

    乔远连忙向着所有赤焰崖鼠传出指令,让它们全部回来,可就在此时,另一个方向也有赤焰崖鼠传来了讯息。

    两处发现,不在同一位置,且相距甚远,几乎是相反的方向,乔远一时有些为难起来,到底先去哪一边。

    “罢了,先去近的那处地方看看。”

    乔远有了决定,等了一个时辰,待所有赤焰崖鼠回来之后,这才全速向着第二处发现疾驰而去。

    飞了近两千里,乔远才远远看见前方出现了一座极为庞大的祭坛。

    那祭坛呈四方形,分为三层,祭坛正中间有一条二十七个台阶的石梯,通往祭坛顶部。

    看到这祭坛的刹那,乔远竟生出了一股莫名的熟悉感,似曾在哪里见过。

    他连忙上前,这才在祭坛上感受到了一股上古禁制的波动。

    “咦?这禁制是……灭封大阵?”

    片刻之后,乔远突然神色一变,眼中闪过不可思议之色。

    这祭坛上的禁制,竟然与他曾经在草灵谷研究过的灭封大阵极为相似,只不过这阵法也因岁月太过久远,已然消散了大半。

    再看这祭坛,乔远终于明白那股熟悉感来自哪里。

    这祭坛分明与草灵谷湖底深处的那座祭坛没什么两样,只是这座祭坛上并没有雕刻四大王兽,想来是祭坛阵法中并未融入阵灵的缘故。

    乔远站在祭坛之下,双目圆睁,脸上尽是不敢置信之色。

    他没想到禁源之地与草灵谷竟还有这样的联系,莫非草灵谷的那座祭坛是烈天修仿造此祭坛修建的?

    想了想,乔远又觉得有些不对劲。

    那座祭坛上的灭封大阵是用来困住苍太的,而烈天修是在困住苍太,与水深秋交手后,才来到禁源之地,时间上对不上,除非,烈天修早就来过禁源之地。

    暂且放下此事,乔远直接迈步踏上了第一个台阶。

    与草灵谷的祭坛一样,一踏上台阶便有一股阵法之力压来,让他忍不住想要退后。

    不过乔远曾经研究过此阵法,也踏上了草灵谷祭坛的最顶层,此刻自然不会退后。

    没有任何停留,他直接抬腿继续向着上方走去,一口气,直接走到了祭坛第二十个台阶才停了下来。

    此时此刻,阵法的压迫之力已然极大,让他不得不正视起来。

    盘膝坐在台阶之上,细细感悟的半个时辰,乔远双手掐出印决,点在阵法的几处核心节点。

    压迫之力骤然减小了大半,乔远深呼一口气,步伐沉稳的向着祭坛顶部走去。

    他刚一踏上祭坛顶部,便见石板之上缓缓浮现出了一行铭文。

    这铭文深奥而晦涩,散发着一股古老而沧桑的气息,似很久很久以前便被铭刻在了上面。

    乔远想起在草灵谷的祭坛上,也看到过一行铭文,而且他还以玉简描摹了下来。

    在储物戒中寻了好一会儿,乔远才找到那枚玉简,神识探入其内,他的眼中缓缓出现了迷茫。

    “余铭于志,然士之先卒,封尽于苍,百恨而不得终,留苍存志,临台登天,莫万难博殊死之功。”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