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牧神记 > 第八百一十九章 一起干吧!
    哲华黎看着秦牧走来,努力的站稳身形,抬手道:“秦教主,请!”

    秦牧不解:“干嘛?”

    哲华黎面色严肃:“能够死在教主的剑下,胜过死在秋冥皇子手中百倍。死在你的手中,我心服口服。”

    秦牧哭笑不得,摇头道:“哲华黎,你误会了。”

    哲华黎茫然。

    “我不是来杀你的,你死在这里,对我来说很麻烦。”

    秦牧走上前来,将他从破砖烂瓦中拎出来,解释道:“这柱子上有一首诗,是破解鬼船神通的关键,你站在旁边,待会鬼船轮回重组后你便会和柱子变成一体,我若是砍死你,血淋漓的会把字迹弄花,我岂不是又要等一场轮回?你想死的话,那就死远一点。”

    哲华黎闷哼一声,盯着他的手,只见秦牧的手中捏着的是一瓶龙涎,正在用龙涎涂抹他的伤口。

    “秦教主,你正在为我治疗伤势。”哲华黎提醒道。

    秦牧这才醒悟过来,随手将他丢在地上,讷讷道:“医者父母心,我这是习惯使然。”

    哲华黎被摔得伤口疼痛,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已经被秦牧处理了一遍,伤口正在愈合,不再流血。

    “你还是救了我。”

    他心情复杂:“秦教主,你应该知道我们是敌人。你我都是草莽出身,能够有如今的地位是靠自己打拼来的,因此死在教主的手中,我绝无任何怨言。让我们来一场道的对决,让我真正的败在你手,死在你手!”

    秦牧摇头道:“哲华黎,你真的误会了。你我哪里是草莽出身?相比秋冥皇子,你我可以算是草莽出身,但是相比普通人,我们则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你是神祇的后裔,天资出类拔萃,有洛无双教导,又有缚日罗这等魔神传授,凡人中谁有你这样的条件?”

    哲华黎微微一怔。

    秦牧道:“我虽然是大墟中的弃婴,但身边有残老村九老的教导,九位最出色的老师。而且我还是幽都神子,开皇后人,虽然没有什么帮助,只是背景,但地位在那里。而且我还是霸体。”

    他摇了摇头:“我们怎么算是草莽?真正的草莽出身,是那些普普通通的人,父母朝九晚五辛勤劳作依旧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生在这样的家庭,一日三餐都成问题,生存都成问题。有些地方虎狼遍地,父母早出寻找食物,晚上未必能活着回来,出生在这里的人依旧在苦难中努力,努力向上爬,向上攀登,这是草莽。”

    他不疾不徐道:“这样的人没有我们的条件,也没有我们际遇和背景,他们会经历很多坎,很多陷阱,殊死挣扎,最终取得成就。我们不算是草莽英雄,他们才是。”

    哲华黎站起身来,低头想了想,点头:“秦教主所言极是。相比他们,我们才是那个形容可憎的秋冥皇子。”

    “延康变法,想要改变的就是这一现状。”

    秦牧目光热切,道:“延康变法的目的,是让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每个人都可以得到充足的教育,广办小学大学,将道法神通传授出去,让草莽变成英雄少了诸多坎坷与陷阱,让每个人的潜力和才能都能发挥出来!”

    他有些激动:“这次变法,让诸神不是高高在上,而是各司其职,各尽其能!试想一下,未来的延康,天上飞的是一艘艘楼船大舰,物资往来,极大丰盛,人可以隔着万里之遥对话,可以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可以尽情释放自己的才能!他们会建造富丽堂皇的建筑,会沟通一个个诸天,一个个世界,会有华丽多彩的艺术,会有数不清的人贡献自己的聪明才智让人们生活得更好!哲华黎……”

    哲华黎瞠目结舌的看着他,秦牧热切道:“你听说过天圣教吗?”

    哲华黎张着嘴巴瞪大眼睛。

    “跟我一起干吧!”

    秦牧双手抓住他的双肩,用力晃了晃,笑道:“咱们一起做出一番事业!你在那个腐朽的天庭里打拼,拼死拼活的往上爬,能爬到哪里去?爬到顶,你也只是像洛无双一样,做灵秀军的领袖,你上面还是有无数权贵,你见到秋冥皇子这样的人还是要低声下气。而延康的未来不同,可以让你有更高的抱负,更多的可能!”

    哲华黎被他晃得头晕,竭力稳住自己的身形,也是要稳住自己的道心:“秦教主,你让我考虑一下……”

    秦牧放开他,握紧拳头,为他鼓劲,悄声道:“想一想你的梦想,想一想你的内心和你的追求!”

    哲华黎浑浑噩噩,觉得他说的非常好,感染自己的内心,不由得点头道:“我也觉得在下界远比上界精彩……不过,咱们被困在这艘鬼船上,只怕无法活着出去,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秦牧笑道:“我们可以出去。你没有发现,我比你和秋冥皇子都强,却没有虚化吗?”

    哲华黎闷哼一声,觉得自己刚才答应得早了:“这厮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谦虚!”

    “凌天尊的神通将这艘船变成鬼船,看起来神通极为厉害,但实则还是在造化神通基础上,逆转物质,让物质处在不动的状态,甚至让物质回流!但是她施展神通的时候法力不济,没有真正的做到这一点。”

    光芒再度爆发,将他们淹没。

    秦牧眼中光芒闪烁,很是兴奋,在光芒里走来走去,向哲华黎解释道:“鬼船的物质还是在变化,变化到了极限,便会触发她的神通,神通爆发,再度调整鬼船的物质,调整到最原始的状态。”

    光芒散去,一座座被摧毁的大殿恢复如初,刻着诗句的柱子也恢复原样。

    秦牧依旧没有被虚化的趋势,还在围绕哲华黎走来走去,兴奋道:“这种调整,会带来时空上的变迁,因此鬼船会在一个个时空中穿梭,而三十六次穿越之后,这种神通才算是施展了一遍。因此三十六次小轮回之后便是一次大轮回,回到起点!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吧?”

    哲华黎瞪大眼睛,眼中一片茫然,过了片刻才清醒过来,连忙摇头。

    秦牧继续解释道:“我让自己处在一个与鬼船相同的物质变迁的频率中,凌天尊的神通便会认为我也是鬼船的一部分,因此我就不会变成虚。所以,我们同一批登船的人,可以剩下两人,一个是你,一个是我。现在你明白了吗?”

    哲华黎又瞪大眼睛,身后的妖刀也在瞪大眼睛,很是茫然。

    “我明白了。”

    哲华黎表情恢复正常,正色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秦教主果然智慧通天,佩服,佩服!”

    秦牧很是欣慰。

    哲华黎背后的妖刀眼睛还是一片茫然,没有回过神来。

    “我若是说自己没有听明白,岂不是被他小觑?”

    哲华黎心道:“对这些研究狂人,听不懂的时候就装作能听懂,反正不要插嘴便不会暴露我学识浅薄。”

    “而脱离这艘船,有一次最佳的机会!”

    秦牧愈发兴奋,道:“那就是物质变化最剧烈的时期!什么时候才是物质变化最剧烈的时期?也就是鬼船第一次穿越的时候。那时候,鬼船上所有的羽林军都变成了虚,鬼船也变成了虚!如果我猜测不差的话,只怕玄武、朱雀、青龙、白虎四位古神大帝,也是在那个时候登船,留下了封印!”

    哲华黎抚掌赞道:“秦兄果然是才情过人!”

    他背后的妖刀眼中还是一片茫然。

    秦牧喜道:“哲华黎师兄不愧是我的知音,一听便懂。古神四帝前来探寻羽林军穿越事件,登上这艘船,引起了船体物质的巨大变化,羽林军全体虚化,变成不可观测的状态,凌天尊的神通彻底爆发,与四帝冲突,那个时候便是我们借助四帝的力量,破解凌天尊的神通之时!只要破解,我们便会将那些虚化的人救出,返回各自的时代!”

    哲华黎只听懂了最后一句话,满面笑容,道:“秦教主,我们该怎么做?”

    “保命!”

    秦牧面色凝重,幽幽道:“在这段时间内保住性命。对不对,林枭?”

    哲华黎心中一惊,四下看去,突然目光落在船桅挂着的一个灯笼上。

    那灯笼打开门户,一个鸟首人身的小人儿站在小小的门中,身后是一轮光芒璀璨的太阳。

    那小人儿抚掌赞道:“不愧是九大天尊之一的牧天尊!仅仅几次轮回,你便想通了破解办法。秋冥神子的杀光所有不易常数的办法,我也试过,不顶用,恐怕唯一摆脱这艘船的办法,便是你的办法。”

    秦牧微笑道:“然而作为帝后的亲信,你却不容任何人逃出这艘船,免得秘密暴露。”

    那灯中小人儿叹道:“是这个道理。所有不易常数者都要死,都必须死。”

    秦牧突然道:“那么林枭,你还记得你在这艘船上轮回了多少次了吗?”

    灯中小人儿微微一怔,不解其意。

    秦牧笑道:“这艘船每一次小轮回,便会有一批人登船,可见,船上的所有人都不会真正死亡。他们死亡之后,化成虚之后,等到下一次轮回时,还会再活过来,再度登船。船上的物质恒定,不增不减,不易不改,这就是凌天尊的神通。那么,等到你带着绝无尘登船时,现在的你还存在吗?”

    灯中的光芒突然变得无比炽烈,那鸟首人身的小人儿有些焦躁不安。

    秦牧微微一笑,悠然道:“那个时候,现在的你便会消失,变成刚刚登船的你。你会与你的同伴,带着绝无尘再度登上这艘船,再度重复你做过的事情。你重复了多少遍了?”

    灯中小人儿笑道:“我记得所有的轮回……”

    “你不记得。”

    秦牧露出鄙夷之色:“你倘若记得,我也会记得我经历了多少次轮回,所有的不易常数者也都会记得。他们却屡次被你杀掉,显然你是不记得的,他们也不记得。唯一有些记忆的是龙伯,也就是那头与这艘船融为一体的疯癫老龙,但他的记忆也是不全。”

    灯中小人儿瞳孔骤缩,突然咯咯笑了起来,如同鸡叫,道:“然而你很快就要死了。三十六次轮回之后,你会再度复活,再度被我杀死!”

    灯笼中光芒大放,那轮灯中太阳旋转,一股无比恐怖的波动传来,将秦牧所立之地轰得粉碎!

    灯中小人儿飞扑过来,却见秦牧与哲华黎已然消失无踪!

    秦牧施展传送神通,将自己连同哲华黎一起传送出去,飞速道:“这厮自斩修为,但也是神祇一般强横,可以硬抗村长的一击而不死。我们寻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躲到他再度轮回为止!那时他记不得我们……”

    突然,一道灯光扫来,所过之处一切都被蒸发得干干净净,灯中小人儿笑道:“躲?这艘船我了如指掌,你们能躲到何处去?”

    哲华黎摇头道:“秦教主,你我联手,杀不掉一尊神祇吗?”

    秦牧微微一怔,仔细看他一眼,摇头道:“与虚生花联手,神祇我也可以一战,但你又不是虚生花。”

    哲华黎闷哼一声,战意熊熊:“我不如虚生花?不要小觑我!”

    ————啦啦啦,求订阅,求月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