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牧神记 > 第七百九十六章 非正常人类
    抚养秦牧长大的残老村众人往往都是没有生过孩子的,没有教导他这方面的知识和经验。

    村长是人皇,天天以铲除上苍为己任,不敢有家室。

    屠夫是大文豪,放浪形骸,对成家生孩子这种小细节从来不放在心上。

    瘸子声名狼藉,不是在偷东西和偷东西的路上,就是在被人追杀的路上。

    瞎子从来没有提过自己的家室,哑巴只知道他被骗得很惨。

    司婆婆在成亲的当晚,便干掉了自己的丈夫厉天行。

    聋子醉心书画,国破家亡之后就颠沛流离疯疯癫癫,他从前有过妻儿,但妻儿死在国破之中,因此从来不提家室。

    马爷马如来也是如此,马爷的妻子儿女死在大雷音寺僧人的追杀中。

    唯一一个在这方面有着丰厚经验的是药师,然而村里人经常拿药师作为反面教材来教导秦牧,让他意识到女人很危险。

    村长说上苍未灭何以家为,司婆婆说外面的女人都是狐狸精,屠夫的诗和刀中都是快马烈酒快刀,从来没有女人。

    秦牧这时候才发现,自己想要生孩子,竟然只能去问生过孩子的延康国师。

    他的身边,龙麒麟水麒麟不必说,御天尊现在傻乎乎的根本不用问,而公孙嬿还是一个小树苗,问了也不懂。

    “还是回延康吧。”

    秦牧坐在龙麒麟背上,回头望向两位地母争斗的战场,那里恐怖的悸动偶尔还能传到这边,不知道是神通造成的来回波动的余波,还是这两位地母还在争斗。

    公孙嬿也在看向那里,忧心忡忡:“不知道地母怎么样了。秋云姐也不知是生是死,她带着元君坤元剑,应该不会死吧……”

    她有些茫然。

    几万年来她一直都在地宫外的地母元君庙中,种着田,照顾着只剩下残魂的地母,这次剧变打乱了她的生活,让这个单纯的女孩有些不知所措。

    地母元君庙是回不去了,她不免对未来的生活失去了方向感,其实她更像一株树,喜欢扎根在一个地方。

    四处飘摇,她有些不太习惯。

    身边,秦牧还在牵着她的手,地元道果的能量通过秦牧的手掌源源不断的传入她的身体,从秦牧手中传来的温度让她安心下来,脑后光晕中的小元木树苗也一扫焉巴巴的状态,枝条舒展,慢慢的生长。

    “还是没能与白璩儿说上话。”

    秦牧收回目光,少年心中有些惆怅:“不知道这四万年来她过的怎样。她应该可以逃出那里吧……还有地母之战,无论谁胜谁负,对延康都不是一件好事。她们若是同归于尽,这才是大好事,可惜这种可能性太低。退而求其次的话,就是她们两败俱伤,然后各自割据一方,这样延康和大墟生灵的压力才会最低。可惜,我没有这个实力。”

    他想去寻找白璩儿也难以寻到,而今的元界比大墟时代大了不知多少倍,想寻找到一个人,实在太难了。

    而在此时,北上皇天庭的战场之中,两尊地母元君还在争斗,虽然不如一开始时那般恐怖,但是依旧惊天动地,即便是帝座强者面对这等争斗也会心生恐惧。

    这两位地母一个在地上,一个在地下,然而土地却仿佛不存在一般,只能看到大道规则弥漫的道光让大地也变得金灿灿的,金色的千山万峰不断隆起破灭。

    元磁神力牵动天空中的星辰日月,时不时日月星辰的元磁爆发,化作一道道摄人心魂的光刃,从天而降,斩向对手。

    “以我的实力,很难斩杀两位地母元君,我毕竟只是凌霄境界,还不曾修炼到帝座。你说对不对,吕诤?”

    战场边缘,书生斜坐在驴背上,看着这场惊心动魄的争斗,向驴子道:“我只能退而求其次,将这两位地母重创,让她们对立的场面,分割元界势力,不至于对延康有太大威胁。”

    毛驴道:“昂——”

    书生打开小包裹,笑道:“也幸好这两位地母拼斗时都受了伤,也不是从前最为巅峰时的状态,否则想要重创她们我还需要修炼到帝座境界。”

    毛驴笑道:“恢恢。”

    “你说得对,我能打败濯茶这等武道第一人,自然也能重创而今的地母,只是两位地母,让我倍感压力。”

    包裹中放着不知多少棋子,毛驴驮着她向远处奔去,书生丢着棋子,每隔一段距离便丢一颗,笑道:“围棋纵横十九道,是给凡人下的,真正的棋局,何止十九道?以星空为棋局,以大地为棋盘,纵横万万千千,这种棋局化作阵法便是一场浩劫。吕诤,我觉得我的阵法能排第一。”

    “恢。”驴子飞奔,速度极快。

    这头毛驴绕着两尊地母的战场奔行一周,书生也丢下不知多少黑白棋子。

    她仰头观察天象,突然叱咤一声,羽扇向战场扫去,用力挥扇!

    远处,秦牧正在赶路,突然心神悸动,急忙回头看去,不由瞠目结舌。

    两尊地母元君所在的那片古战场中,突然一黑一白两股光芒纠缠着直冲天际,如同黑白两条大龙在那里肆虐缠绕!

    他距离古战场已经极远,只怕有万里之遥,然而却还能清晰无比的看到那黑白两股光芒,可想而知那两股光芒必然无比粗大,形成了毁天灭地的绞杀之力!

    “这是神通吗?不对,不对,没有人拥有这么强大的法力!这是阵法!”

    他看得失魂落魄,一座充满了杀劫的阵法,正在摧毁地母战场中的一切!

    距离太远,他无法看到阵法的变化,然而可以感受到悸动传来时其中的变化和杀机。

    这座凶阵的威能,令人恐惧。

    “谁人在布阵?难道是借天地之法来灭地母?元界破封,出现的强者实在太多了。”

    他转过头来,整顿心情,专心投入到钻研生死神藏这个境界之中。

    生死神藏是幽天尊也即是阴差老者所开辟的神藏,属于神藏体系的第六座神藏,直通幽都,通生死而借幽都之力。

    秦牧对幽都之力的理解自不必说,不过他的生死神藏与众不同,有着幽都和玄都之分,这方面就没有前人的经验可以借鉴了。

    他必须自己琢磨。

    “而且关键是,我在生死神藏之上没有去路了,还需要开辟神桥神藏。”

    秦牧目光闪动,龙麒麟不紧不慢的前进,御天尊则在努力的学习炼制灵丹作为给水麒麟的口粮,时不时丹炉爆炸,灰头土脸。

    “炼成了一炉!”

    御天尊欣喜的声音传来,从滚烫的丹炉中抓出一把灵丹,在水麒麟期待的目光中塞入自己的嘴里。

    随即,御天尊的脸色变绿,口吐白沫。

    秦牧费了一番功夫才将这位贤弟抢救回来,为他解了毒,耐心教导道:“炼丹是个心性活儿,也是个技术活儿,同时也非常危险。灵药配比稍有不对,火候稍有不对,炼出的便有可能不是灵丹而是毒丹。今后你炼出来,自己先别吃,先让阿水吃。”

    水麒麟黑着脸,背着御天尊默默赶路。

    “是了,你炼制的灵丹不是阿水的口粮吗?”

    秦牧突然醒悟,不解道:“你为何自己吃了?”

    御天尊低头认错:“味道很香,我没忍住……”

    秦牧摇了摇头,又丢给他一些药材,自己则去琢磨生死神藏和如何开辟神桥神藏。

    他冥思苦想,时不时在龙麒麟的大脑袋上走来走去,公孙嬿被他牵着手,也只得跟着他走来走去。

    地元道果的能量让她修为提升很快,元神也越发壮大,小元木成长,也让她觉醒更多的元都大道。

    公孙嬿有些迷迷糊糊,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变化,想要询问秦牧,却不想打扰他,只得闷在心里。

    她盯着地面,觉得这片大地有着独特的吸引力,让她生出一种恨不得立刻落地扎根的感觉。

    她现在很想把自己的元神种下来,变成一株大树,最好还能在树冠里养一窝小凤凰。

    突然,她感应到秦牧的体内也有一株树,那株树顶天立地,贯穿秦牧的神藏,也在不断的汲取地元道果的养分。

    “难道他也是一株树?”

    公孙嬿眨眨眼睛,心中有些开心:“他也是一株树,那么我们便可以找一个温暖的地方扎根下来,手牵着手,根连着根,一起晒太阳。然后我们的树冠里住着几窝凤凰儿,这些凤凰有事没事的唱唱歌,相互串串门……”

    她很是憧憬这种幸福的生活。

    然而秦牧体内的建木与她想的不一样,建木是虚生花开创,秦牧与他一起完善,主要用术数和元气架构而成,用来做到天地通,打通一个个神藏,将所有神藏合为一体。

    “神桥神藏是一座飞桥连接天宫,元神登桥,步步高升,便可以来到南天门外。用建木神桥也可以达到这种效果,然而建木神桥太困难,仅仅比武道飞升天宫简单一些,其中牵扯到的数理太复杂。”

    秦牧心中默默盘算:“武斗天师毁掉我的神桥神藏,让我重新开辟,这倒是一次实验的机会。能够飞升天宫的,不只有神桥神藏一种吧?或许还有其他办法。”

    他兴致勃勃,立刻着手尝试,在自己身体中做试验,心道:“我是否可以开辟一座彼岸神藏?乘着一艘彼岸方舟,便可以直达彼岸处的天宫?”

    他的各种奇思妙想涌现出来:“建木先天神桥太难修炼,那么可以打造一个建木神藏,在第七神藏中种植建木,比建木先天神桥简单一些,建木生长,直抵天宫。”

    “还可以打造通天索!南天门垂下通天索,沿索而上,攀爬到天宫中去。”

    “对了,还可以打造飞升池神藏!利用天宫瑶池,从下方飞升,直穿瑶池,落在瑶台上!嗯,不过这样的话一下子境界便提升到瑶台境界,成为天神,需要神通者拥有真神那般庞大的法力才可以办到。根本不可能有人拥有如此雄浑的积累。但是方法可行……”

    “是了,还有一种办法,那就是第七神藏为天河,通天河从天庭流出,一道天河直达天宫!”

    ……

    秦牧兴奋莫名,想出愈来愈多的第七神藏种类,每一种都具有可行性,他需要做的就是将这些想法变成现实。

    “我现在的修为还没到开辟第七神藏的水准,不过可以尝试着先用元气化作这些神藏的形态。有地母的地元道果,我的修为提升飞速,距离开辟第七神藏也就为期不远了!”

    他信心满满,抬头遥望远方,心道:“以龙麒麟的脚力,只怕要几个月才能到达延康京城,到了京城那一日,只怕我的修为便可以开辟第七神藏了!等我开辟第一个彼岸神藏,到了京城,再让武斗天师把彼岸神藏毁掉,然后尝试建木神藏。各种第七神藏我都尝试一遍,寻找出一个最简单的,如此便可以完美解决延康和大墟中的人们神藏断裂这件事了。”

    他全心全意投入到构建神藏形态,让神藏与天宫相连这件事之中,没有时间理会外面的事情。

    龙麒麟全力赶路,八个月后,他们这才来到京城附近,路上又许许多多半神出没,这些半神盘踞在雄山大川之间,很是安分。

    龙麒麟让水麒麟前去打探消息,水麒麟折返回来,道:“哥,而今有两位地母,不知谁是真谁是假。又有一个书生骑着驴,将两位地母元君重创,地母们跑了,他们现在人心惶惶,不敢惹是非。”

    龙麒麟诧异道:“还有这等事……教主,你醒了?”

    秦牧张开眼睛,晃了晃头。

    这些日子他一直醉心在推演第七神藏上,浑浑噩噩的,给他们炼制灵丹烧菜做饭都有些漫不经心。

    “贤弟呢?”秦牧看了看四周,只看到一只圆滚滚的水麒麟和一个圆滚滚的胖墩儿,却不见御天尊,不由纳闷道。

    “哥,我在这里!”那圆滚滚的胖墩举起手来,道。

    龙麒麟解释道:“教主,你参悟时,御胖终于炼成灵丹了,然后便跟阿水一起吃。八个月了,就吃成了这样。教主,我没吃!”

    秦牧慌忙看了看身边的公孙嬿,却见自己还牵着这女孩的手,公孙嬿倒是没有变胖,只是脑后的光晕中出现一株小树,正在摇曳。

    公孙嬿还用树枝在树冠中编织了一个鸟窝,有些像是凤秋云的凤凰巢。

    秦牧眨眨眼睛,心道:“我身边的人都有些不正常,只有我和龙胖……嗯,只有我是正常的!”

    “龙胖,我们走!”

    少年意气风发,道:“进京!去找武斗天师,我即将开辟第七神藏,让他再打碎一次……等一下,先去国师府,问问国师怎么生小孩!”

    ————大章,求保底月票啦!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