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牧神记 > 第七百八十三章 地母元君
    秦牧微微一笑,让龙麒麟和水麒麟留在外面,道:“贤弟,我们进去吧。”

    公孙嬿在前面引路,御天尊迷迷糊糊的跟着秦牧一起走入这座地宫。

    殿外,水麒麟战战兢兢的垂下头颅,不敢去看那头老龙,更不敢抬头打量那个凤凰。

    凤凰站在他们面前,好整以暇的整理着羽毛,老龙则身躯盘绕在柱子上,垂下头颅,昏花老眼盯着他们,像是防贼一样,脑袋比龙麒麟和水麒麟加在一起还要大。

    水麒麟愈发心惊肉跳,身边的龙麒麟悉悉索索,不知从哪里取出几枚灵丹,向那老龙道:“你吃么?”

    水麒麟暗暗叫苦,却见那老龙舒展身躯,从柱子上下来,化作一个龙首人身的老者,接过灵丹尝了一枚,赞道:“好爽口!你这小辈为何没有化作人形?你走的路子还是原始的半神的路子,靠吃来成长。这条路子已经被证明行不通了。化作人形,你才有神藏天宫,才可以修炼。”

    龙麒麟求教道:“教主传授给我祖龙太玄功,说是帝座层次的功法,只是我修炼时总感觉不对。教主说我有麒麟血脉,功法不太适合我。”

    那老龙道:“原来如此。龙是从龙脉中生出来的,我也是从龙脉中诞生的,祖龙太玄功已经是最顶级的绝学了。只是你的血脉中有麒麟血脉,的确难以修炼祖龙太玄功。麒麟族的功法我没有,不过这里有很多麒麟,去寻他们讨要些上乘的功法还是可以的。你跟我来!”

    龙麒麟跟着他走去。

    水麒麟瞪大眼睛:“这么好说话?”

    那老龙引领着他来到一座帝陵前,粗着嗓门道:“卢守义,卢守义!”

    一头石麒麟慢慢蜕去石质,化作一头威风凛凛的火麒麟,道:“龙王唤我何时?”

    “这里有个后辈,有我龙族和你麒麟族的血脉,但是没有麒麟族的修炼功法,你传他一些功法便是。”

    那老龙道:“我吃了他的灵丹,须得给他点好处。”

    那头火麒麟看了看龙麒麟,道:“原来是刚才的那个小伙子,还有灵丹吗?”

    龙麒麟慌忙取出一些灵丹,道:“适才见哥哥威猛,因此不敢上前搭话。”

    那头火麒麟不无得意,道:“我们奉命镇守帝陵,自然要威猛一些。”

    突然其他帝陵前的麒麟纷纷复苏过来,一个个脚踩祥云落在龙麒麟四周,笑道:“好香,好香!”

    龙麒麟取出更多的灵丹,赠给他们,道:“我适才经过这里,被各位哥哥吓得屁滚尿流。”

    那些麒麟很是受用,笑道:“我们吓唬你来着,免得有小蟊贼溜进来。”

    龙麒麟将自己的灵丹统统取出来,老龙也分了一些,众人与龙麒麟称兄道弟,很是活络。

    龙麒麟心中感动莫名:“幸好教主因为我有着龙与麒麟的血统,炼制的灵丹也照顾两族的口味,这才能与他们搭上话。”

    “兄弟,你的血统兼具龙与麒麟两族,那就有些麻烦了,难怪你难以化形。”

    一尊麒麟半神道:“倘若你同时修炼两种功法,很难兼备,我们来帮你改动一下。”

    宫阙前,水麒麟看到那些半神中的巨头围在龙麒麟身边,手把手教他如何修炼,不禁艳羡非常:“同样是坐骑,为何他一下子便混入了半神中的上层,而我却要呆在这里被这头凤凰盯着……”

    那凤凰依旧在盯着他,突然细声细气道:“你有灵丹吗?”

    水麒麟老老实实道:“没有。”

    那凤凰不再理睬他,依旧盯着他。

    水麒麟黯然:“蓝老爷何时才能学会炼制灵丹?”

    地宫太大,走入门户也需要花费一段时间,让秦牧恍惚间觉得自己又回到龙汉那个蛮荒狂野的时代。

    御天尊看着这座宫阙,有些迷茫,喃喃道:“我好像来过这里,这里有些熟悉……”

    秦牧放慢脚步,期待道:“贤弟是否能想起什么?”

    御天尊愈发迷茫,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摇头道:“我什么也想不起来……哥,我觉得我好像不是你亲弟弟!”

    他一脸严肃。

    秦牧失笑,道:“你在说什么?你姓蓝,我姓秦,咱们自然不是亲兄弟。”

    他快步跟上公孙嬿,打量大殿内的布置,殿内布置简单,墙上也不见壁画,只有平整的地面上有着一些图画。

    秦牧身后元神浮现,居高临下看去,这才将地面上的图画看清。

    这些图画很大,其中一幅画是天地初开,一株大树扎根在古老的土地上,定住了天地间涌动的地水风火。

    那株大树下躺着一个女子,从睡梦中醒来,旁边有一个男子伸出手,作势要将他拉起。

    而天空中则有一个光芒组成的巨人,地下则有一个牛角虎首的怪人。

    御天尊脸色愈发黯然,低声道:“我就知道我是捡来的,我的亲生父母在哪里?”

    秦牧看着脚下地面上的图画,闻言险些跌倒,不禁摇了摇头:“御天尊的小脑瓜里装着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看向第二幅画,这幅画中却是那女子和大树顶天立地,树叶化作一个个大大小小的诸天,那些诸天中,许许多多半神、古神快乐的生活,而在树下,大树的根须在大陆中延伸,化作各种山脉,河流,形成各式各样的龙脉。

    有几条龙脉久而久之成灵,化作神龙,正在蜕变。

    “亲生父母?”

    这时,地母元君的神识波动传来,不解道:“御天尊,你的父母早已身故,你不记得了吗?”

    御天尊呆了呆,头别在一边,悄悄擦拭眼泪。

    秦牧顾不得看地上的图画,循声看去,只见发出神识的是一片光芒,那光芒不同于这片宫阙释放出的光芒,宫阙散发出的光太明亮,而这片光芒却很是温和,似乎蕴藏着生命的力量。

    光芒中有着古老的神识如同波光微微动荡,而波光中则有着一个女子游来游去。

    那女子背后,是由凝聚成实质的光形成的一颗心脏,心脏上插着一口铁剑,锈迹斑斑。

    秦牧细细观察,看清那女子的面容,她与庙中的神像长得一样,也是天庭饱满地阁方圆。

    他还看到,许多如同血管一样的树根从那颗心脏中延伸出去。

    “难道这地底世界的那些树根?那颗心脏是……”

    他心中微动,光中的那颗心极为庞大,仿佛是藏身在一个浩大的空间中,看似在殿内,实则遥不可及。

    “你应该是御天尊,我感应到了我的祝福。”

    那女子在心脏前游动,隔着重重光幕向他们看来,古老的神识在轻微波动,但是传到秦牧等人的脑海里却化作洪钟大吕般的巨响:“你开辟出灵胎神藏时,我与其他古老的神祇降临,我也赐福与你。你的身体中还带着我的赐福,我不会认错。但是你为何不认得我了,不记得过去了?”

    秦牧道:“地母元君,他魂魄不全,失忆了。”

    “原来如此。”

    那光中女子黯然道:“御天尊何时死的?是在百万年前的那次瑶池盛会中,被暗算死掉的吗?本宫曾经在后来三天庭并立时听闻御天尊在世间活动,于是前去查看,见到了那个御天尊,虽然风华绝代,但是却比不上我记忆中的那个御天尊,而且身上没有诸神赐福。当时我有些怀疑,那个御天尊并非是真正的御天尊。”

    秦牧道:“御天尊的确是在瑶池盛会中被暗杀。”

    那光中女子道:“果然如此。那么你是怎么将他的肉身保存到现在,然后为他重塑灵魂的?”

    秦牧面色不改,笑道:“元君为何这么说?不是我保存他的肉身,是幽都的阴差请我前去,说是要我复活一人,我才出手将御天尊复活。”

    那女子隔着光看着他,过了片刻,笑道:“我还以为瑶池盛会时,你也在那里呢。”

    秦牧愕然,失笑道:“元君说笑了!瑶池盛会时百万年前的事,我怎么会在那里?”

    那女子道:“瑶池盛会,御天尊被害,我曾经神识笼罩瑶池,见到一人,觉得你的气质与那人有些相似,只是面目不同,所以刚才有此一问。天阴娘娘对我提及过你,你应该知道本宫请你前来的目的罢?”

    秦牧肃然道:“元君想来是看到天阴娘娘死而复生,因此请我前来帮元君施法,复活元君!”

    那女子露出笑容:“天阴娘娘对你赞不绝口,说你是天下无双的大法师,所以本宫请大法师前来。”

    秦牧迈步上前,仔细观察光中女子,过了片刻,摇头道:“元君,你没有了肉身,只怕就算我能为你重聚三魂,你也无法复活。元君的肉身何在?”

    那光中女子道:“被那帮乱臣贼子砍了去,本宫心脏上的这口剑,也是那帮乱臣贼子所为。幸好他们小看了本宫,不知本宫生命力惊人,以至于被我地魂藏在心窍中逃脱。但是其他二魂则被他们打得魂飞魄散。你放心,只要你为本宫聚来其他二魂,本宫自有手段复生。”

    秦牧舒了口气,道:“只是聚集二魂的话,虽然吃力,但我应该还可以办到。但元君的修为实力要超过天阴娘娘,我现在的修为境界不知能否办到。”

    他揭下眉心的柳叶,徐徐催动法力,身后形成一座承天之门,道:“杀害元君的那帮乱臣贼子是谁?他们为何拥有如此恐怖的实力,竟然能谋害元君这样的存在?”

    光中女子咬牙,恨意滔天,冷冷道:“天盟!”

    秦牧心脏剧烈抽搐一下。

    光中女子目光如电,落在他的身上,疑惑道:“大法师,为何你听到天盟二字,你的气血突然剧烈波动,心脏也快了几拍?”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