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牧神记 > 第七百八十二章 上皇九帝
    秦牧按下传送符文,向血海深处看去,只见那里一道深渊分开血海,一个衣着翠绿的女子从血海中冉冉升起,两旁的血海在她身后合拢。

    她身着绿色的衣裙,上面绣着各种叶子,头发则被有如鹿角的枯枝盘起,脑后有着一圈光晕,光晕中有一个嫩绿的绿芽,像是种子刚刚冒出湿润的土地,长出两个青嫩的芽瓣。

    “姐姐。”

    秦牧周身的传送阵符缓慢的移动,却没有催发,笑道:“姐姐怎么称呼?地母元君请我所为何事?”

    那绿裙女子来到他的前方,停下脚步,道:“我叫公孙嬿,是地母元君的侍女。地母元君让我请贵客过去,并未说明缘由。贵客请。”

    秦牧从龙麒麟脑袋上跳下来,示意御天尊依旧留在水麒麟背上不要下来,笑道:“嬿姐姐,你的裙子真好看。”

    公孙嬿欣喜道:“真的吗?这衣裳是人家辛辛苦苦剪裁而成的呢,费了一番心血。”

    秦牧跟随着她向前走去,道:“地母元君,我也闻名久矣,只是一直不曾见过。嬿姐姐,地母是如何知道我的?”

    公孙嬿引领着他们走过血海,道:“这个我便不清楚了。可能是不久之前天阴娘娘来拜访地母的时候,提起过你吧。天阴娘娘是在龙汉时代晚期被人暗算,地母因为此事也物伤其类颇为不安。然而天阴娘娘却活了过来,主动来寻地母。当时我守在宫外,没能进去听她们聊些什么。”

    秦牧松了口气。

    天阴娘娘复活之后,的确有一段时间不在天阴界,秦牧曾经去天阴界寻她,天阴界的神通者说她出门拜会故人,想来便是拜会地母元君。

    “天阴娘娘一定是对地母提起是我将她复活,这次命公孙嬿迎接我,应该有所图。”

    秦牧想到这里,笑道:“嬿姐姐,我这一路上看到许多神族魔族都在往这里赶,还有许许多多半神也在涌向这里,路上好不险恶。这是怎么回事?”

    公孙嬿带着他们来到血海对岸,登上海岸,却没有前往玉京城,而是绕行过去,道:“地母元界的势力复杂,这次元界重现,许多势力蠢蠢欲动,都想浑水摸鱼。这些神族魔族,原本都是地母麾下的诸多诸天,这些混进来,图谋不轨。地母也很生气。至于那些半神,也并非是地母呼唤过来的,而是有人假地母之名,把他们呼唤过来。”

    秦牧心头一跳,失声道:“有人假地母之名,呼唤半神过来?”

    水麒麟也吓了一跳,慌忙道:“不可能!我苏醒过来之后,清晰的感觉到呼唤我们前来的便是地母元君!她是元界的世界主,呼唤我们,那种感应绝不会有错!龙麒麟老弟,你有没有感觉到地母的呼唤?”

    龙麒麟道:“感觉到了。但是我当时正在耕田,没有搭理。”

    秦牧思索道:“既然不是地母元君呼唤半神,那么谁能假地母之名,让元界的半神前来?那人用什么办法能够呼唤元界的半神?让所有半神都能听到那人的呼唤,而且分辨不出真假,应该并不简单吧?”

    公孙嬿摇头道:“这个便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自从地母身故之后,我便一直守在地宫中静静等待地母复苏的那一天,对外面的事所知不多。”

    玉京城极大,幅员辽阔,而且凌霄殿就在玉京城中,那里一股股恐怖的波动传来,时不时有强大的神通爆发,以凌霄殿为圆心向外扩张。

    秦牧向那边看去,心道:“假地母之名的那人应该就在凌霄殿中,只是不知道是谁。谁如此胆大包天,竟然敢冒充地母,让半神为己所用?子兮天师前去那里,不知道会不会遇到危险?”

    他随即摇头,书生的实力虽然不是四大天师中最高的,但是综合战力却是最高的那个,连武斗天师都在她手中吃过几次亏,对她能够排到自己前面心服口服。

    武斗天师是帝座境界的存在,尚且自认不如她,想来子兮天师不会有危险。

    他们绕行很久,来到一座小土丘前。

    小土丘上有一座破败的庙宇,插在泥土里的匾额上有着几个字。

    秦牧将匾额从地里抽出来,拂去上面的尘土,文字极为古老。

    他看向御天尊,御天尊道:“哥,这上面写的是地母元君庙几个字。”

    公孙嬿走入破庙中,催促道:“你们快来!”

    秦牧迟疑一下,将匾额收入自己的饕餮袋中,心道:“先留着,说不定有用。”

    他们走入庙中,破庙不大,但却也干净,显然经常有人打扫,旁边还有几间厢房,掩着门户。

    “那里是姐姐住的地方吗?”秦牧问道。

    公孙嬿点头,道:“我平日里就住在这里,庙后还有几亩田,种些蔬果。我种的果子很好吃呢,可惜咱们来的匆忙,没有时间请你品尝。等见过地母之后,我给你摘一些。”

    秦牧称谢。

    这女子有些娇憨,没有多少心机,倒让他觉得特别容易相处。

    公孙嬿来到庙内的大殿中,秦牧抬头看去,只见迎面便是一尊女子神像,神像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嘴角带着笑容。

    神像的背后是一株用青铜雕琢的古树,神像立于树下。

    公孙嬿向神像拜了拜,突然庙宇地面裂开,露出一条道路深入地下,黑暗中隐约有亮光传来。

    秦牧打量地面的封印,心道:“这种封印有些粗糙。”

    公孙嬿笑道:“你这人迷迷糊糊的,地面有什么好看的?咱们下去啦!”

    秦牧跟上她,龙麒麟急忙来到秦牧身后,形影不离,紧张兮兮的东张西望。水麒麟倒是大胆,驮着御天尊步履很是稳健。

    秦牧只觉脚下不是台阶,低头看去,却是一根无比粗大的树根。

    这树根比延康通往西土的道路还要粗,上面布满了苔藓,他们走在树根上,每走出一步,软软的苔藓便亮起一个脚印,像是荧光,等走出十几步远近,后面的脚印才渐渐暗淡。

    龙麒麟和水麒麟很是惊讶,在树根上跳来跳去,留下一串串蹄子印记。

    御天尊也跳了下来,与他们玩的很是开心,突然一个失足从树根上掉了下去,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秦牧摇了摇头,一根发丝迎风便涨,向下卷去,将他缠得结结实实捞了上来。

    御天尊惊魂甫定,老实了许多。

    这树根四通八达,而地底竟然不像是地底,反倒像是一个无比广阔的空间,只是四周一片昏暗,秦牧无法看清这里的布置。

    他跟随公孙嬿一路深入地下,树根来到地底空间的边缘,这时他才看到古老的大理石砌成的石壁,上面的纹理很是古老。

    但是一路深入下去,这石壁的高度却让他有些瞠目。

    他们从一条树根来到另一条树根,还是没有来到底部。

    突然,龙麒麟惊叫起来,躲在秦牧身后瑟瑟发抖。

    秦牧看去,只见许多古老无比的树根在不远处穿插交错,打成一个结。

    而在那个结的中心,一口巨大的黑色石棺静静的躺在那里,石棺内隐约传来一股恐怖的神威。

    而在石棺前,有麒麟、狮子、骆驼、马、白象、獬豸六种石像,各一对,十二尊石像站在那尊石棺前的树根上。

    “帝王陵的规格?”

    秦牧心头微震:“难道这石棺中的就是地母元君?”

    那口黑色石棺高十六丈,宽八丈,长四十九丈,显然棺椁中躺着的人必然是极为魁梧高大!

    “那是上皇石棺,里面的是第一任上皇。”

    公孙嬿恭恭敬敬的向石棺施了一礼,悄声道:“第一上皇的脾气不好,咱们不要惊扰了他,悄悄的走过去。”

    龙麒麟毛骨悚然,将粗大的龙尾巴夹起来,蹑手蹑脚的往前走,嘀咕道:“脾气不好,还能从棺材里跳出来不成……”

    他们从石棺一旁经过,那一尊尊石像突然转过头来,面目严肃狰狞,死死的盯着他们,随着他们的身影移动而移动,等到他们走过去,这些石像才缓缓地转过脑袋,依旧相互对视。

    他们又走出一段距离,却看到了另一口巨大的石棺被树根盘绕,挂在不着天不着地的地方。

    石棺前也有十二尊石像,这些石像却都是鸟首人身,背后有翅,单足而立,有的鸟首是朱雀,有的是凤头,还有的是龙头鸟喙,而且有的鸟首长着数目不同的头颅。

    “这是第二上皇的墓葬。”

    公孙嬿悄声道:“脾气也不好,小声一些。”

    那些鸟首石像盯着他们,秦牧、御天尊、龙麒麟、水麒麟在他们的注视下蹑手蹑脚的走过去。

    然后,他们又看到了第三口黑色石棺和两排石像。

    秦牧忍不住道:“嬿姐姐,上皇时代到底有多少位上皇?”

    “十四位。”

    公孙嬿压低嗓音道:“有九位是安葬在这里的,其他上皇则是战死在外面,没能收尸,尸体被人抢走炼宝了。”

    秦牧面色古怪,过了片刻,试探道:“这些上皇的脾气都不好?”

    “嗯。”

    公孙嬿点头:“脾气不好倒也罢了,那些镇陵兽的脾气也不好,我每次经过这里他们看我都像是看贼一样。”

    秦牧只得继续蹑手蹑脚的往前走,终于,他们走过九口黑棺,几位上皇的帝陵都选择在这里,棺椁被树根缠绕,不知是上皇时代的什么风俗。

    “神祇不是长生不老的吗?这些上皇为何会陨落驾崩?”秦牧问道。

    “被打死的。”

    公孙嬿悄声道:“你声音放低一些,会被他们听到的。他们听到了,就会跳出来打人!他们的魂魄被地母从幽都抢回来了,都关在棺材里。”

    秦牧悚然,压低嗓音道:“什么人能够打死历代上皇?”

    “地母还不是被打死了,更何况上皇们?”

    公孙嬿道:“上皇时代混乱得很……地母元君的宫殿到了!”

    前方亮光耀眼,一座宫阙被四通八达的根须托在空中,散发出亮光的是那座宫殿。

    等到他们来到宫前,才看出这座宫殿的庞大与恢弘,宫殿的华表和柱子上雕琢着石龙,还有些鸟首神石像,殿脊上也有着各种奇形怪状的神兽石像,门户上方还有水龙雕塑,窗棂则是凤凰浮雕。

    秦牧跟着公孙嬿走到殿前,突然看到那些石龙竟然在缓缓的旋转蠕动,接着石头表面化作血肉之躯,突然一颗巨大的龙首垂到他们面前!

    那是一头老龙,老眼昏花,龙须飘扬,瓮声瓮气道:“我嗅到了陌生人的味道。”

    “他们是地母的贵客。”

    公孙嬿连忙道:“劳烦龙王让一让。”

    窗棂上突然扑啦啦的声音传来,一只凤凰从窗棂中飞出,落在秦牧等人前方,周身流火,高达数丈,收拢羽翼,严肃的盯着秦牧等人,道:“元君的贵客?莫非是天帝老儿的奸细?”

    这时,宫阙内传来晦涩的神识波动:“他是本宫请来的……咦,御天尊!”

    那股神识波动惊讶莫名,如同见了鬼一般。

    御天尊茫然。

    ————好久没求过月票了,小猪求月票支持!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