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牧神记 > 第七百七十八章 乘驴芳草路
    元界破封,延康也被波及,延康的山川地理像是折扇般打开,四下延伸而去。

    曾经的城市交通,悉数断去,各城之间相距万里,其中隔着许多上古的遗迹,遍布危险,即便是神祇也需要小心翼翼才能从这一个城市赶往另一个城市。

    元神会议也一度中断,因为元界中的危险太多,许多遗迹中充斥着上古遗留的神通残余,元神稍不注意便会被那些残留神通所伤,灰飞烟灭。

    陆上交通断去,空中交通也断去了,现在连元神会议也无法动用,的确如武斗天师预料的那样,延丰帝对帝国的统治降到了冰点。

    京城中一片混乱,延丰帝当机立断,命延康诸神前往各大主要城市,先稳定人心。

    而京城中,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奇异男子来到挛镝可汗的府邸。

    “挛镝可汗,草原上的雄鹰,已经成为神祇的你,难道心甘情愿继续给延康做臣子?”这个男子对他说道。

    挛镝可汗看向那人,道:“草原已经延康国的领地了,我败在延康国师之手,臣服于他心甘情愿。延康国师不死,我不会反叛。”

    那男子揭开斗篷,笑道:“延康国师,难逃一死。草原上的子民,是人神混血,大黑天的后代。延丰帝有何能耐,敢让你成为他的臣子?草原,是大黑天的草原,而今元界破封,大黑天必将卷土重来,你何必称臣?问鼎天下,问鼎帝座,也是指日可期!”

    挛镝可汗看向那人的面孔,瞠目结舌,只见那人揭开斗篷,脑后一轮黑日跃出,而他的皮肤却是金灿灿的颜色!

    这尊神祇笑道:“挛镝可汗,你是留在延康称臣,还是回到草原,继续做展翅翱翔与群雄争锋的雄鹰?”

    挛镝可汗精神大振,沉声道:“我妻儿都在京城,倘若我回到草原重建帝国,妻儿必然会遭到毒手!”

    那尊黑日神祇笑道:“只要你活着,妻子儿女还不是应有尽有?你贪恋妻儿,便会失去这个机会,我会另寻他人!”

    挛镝可汗终于做出决断,毅然道:“那么现在便离开京城!”

    那尊黑日神祇用斗篷遮住头,与他一起走出可汗府邸,两人向城外走去,却见一个少年迎面走来。

    那少年看到两人,停步张望,突然道:“挛镝,你到哪里去?”

    少年身边还跟着几尊三头六臂的神魔,气息极为强大。

    挛镝可汗看到那几尊三头六臂神魔,心中凛然,并没有隐瞒,道:“我打算返回草原。”

    “草原大势已去。”

    那少年道:“而今天下剧变,半神遍地,各种遗迹,各种神魔,蠢蠢欲动,你回到草原也难有作为,反倒会将草原子民陷入险境,有灭族之祸。你对我有生育之恩,所以我才提醒你。”

    挛镝可汗冷笑道:“当年你将草原百姓差点全部毒死,还有脸说让草原子民陷入险境?你与我早已恩断义绝,你倘若还念着血缘关系,那就不要挡我!”

    那少年微微皱眉,侧身让他离开,道:“你别忘了,是初祖搭救了我们的祖先。”

    挛镝可汗迟疑一下,还是咬牙从他身边走过。

    那尊黑日神祇回头看了看那少年,低声道:“那是什么人?我观他身上也有着大黑天的血统。”

    “楼兰黄金宫的大尊,夺舍我儿班公措,而今已经是神桥境界。”

    挛镝可汗道:“虽然与我有血缘关系,算是我的儿子,但是他已经投靠了赤明余族,不可能回来助我了。我们速速离开,城中高手众多,有几位可怕的神魔坐镇!”

    两人出了京城,立刻飞身而去。

    班公措与那几尊三头六臂神祇继续前行,来到京城内的皇城,只见一只小巧如灵猫的黑虎正在飞檐走壁,后面跟着一个白狐在宫墙上跳来跳去,跟着小黑虎。

    “虎尊,灵姑娘。”

    班公措停步,道:“樵夫圣人和秦教主在否?”

    那黑猫般的小虎停步,坐在宫墙上,道:“班公措?还有南海的几位道友。天下大乱,你们没有趁着延康虚弱掠夺地盘?”

    那白狐也停了下来,化作一个七八岁的小丫头,藏不住身后的七根尾巴,道:“大尊,你以前见到公子便仓皇逃命,而今为何主动要见公子?”

    班公措笑道:“延康而今自顾不暇,南海同样也是如此,因此赤明神子投影降临,请樵夫圣人与秦教主前往南海一叙。”

    白狐道:“公子不在。赤明神子是投影降临,还是真身降临南海?大尊,你的话不真实啊。”

    班公措微微一笑,并没有接话。

    “樵夫老爷与国师、皇帝在打造大传送阵,准备连接各地。”

    小黑虎身躯一晃,化作丈长黑虎,道:“你们随我来!”

    那小丫头跳到虎背上,黑虎纵跃而去,班公措跟上他们,来到皇宫中,黑虎停步,只见许许多多工匠在哑巴的率领下,正在打造一个巨大的门户,樵夫、国师、皇帝也在其中,计算术数。

    “班公措奉赤明神子之命,前来拜会。”

    班公措与那几尊神祇躬身,随即直起腰身,道:“大传送阵分布在各城之中,让军民穿梭其中,与各城往来。然而每日花费的药石不计其数,而且倘若有反叛之心,关闭大传送阵,便可以让陛下束手无策。陛下又何必做无用功?”

    延丰帝抹去脸上的汗水,向他看来,道:“大尊有何高见?”

    “我没有高见,但赤明神子有。”

    班公措笑道:“神子已经投影降临南海,请各位前去相商。”

    延康国师目光扫来,道:“赤明神子想趁火打劫?他向趁火打劫,那就不是投影降临,而是真身降临。”

    班公措哈哈笑道:“而今延康四分五裂,须得依附赤明神族才可以在乱世中保全。这不是趁火打劫,而是因势利导。”

    “赤明神子想谈,我去跟他谈。”

    突然,天空中传来一个厚重的声音,众人抬头看去,只见一头老牛驮着一个老农从天而降。

    樵夫圣人又惊又喜,正要说话,老农瞥他一眼,握了握拳头。

    樵夫圣人连忙闭嘴。

    老农瞥了大尊一眼,道:“走吧,去海南,见一见这位赤明神子!”

    班公措笑道:“老汉,你做得主吗?”

    老农大怒,只听轰隆轰隆的爆响传来,只见这老汉身后灵胎、五曜、六合、七星、天人、生死等神藏一路铺开,惟独少了神桥神藏。

    而在六座神藏之上,一座天宫跃出,一条道路穿南天门,过瑶台,经瑶海,跨斩神台,穿过玉京城,来到凌霄殿。

    凌霄宝殿门户大开,一尊元神从帝座上豁然起身,天威弥漫,暴喝道:“你说我做得主吗?”

    班公措毛骨悚然,嘭的一声化作一道黑烟消散,躲到京城外,过了片刻这才战战兢兢折返回来,躬身道:“前辈,请!”

    大雷音寺,须弥山金顶,马如来与众僧危坐,突然起身道:“有佛祖前来,随我去迎迓。”

    众僧慌忙来到山下,但见一位少年佛祖赤着脚走来。

    马如来见礼道:“见过帝释天王佛师兄。”

    众僧纷纷拜见,道:“佛祖!”

    “佛门之中,无须多礼。当年我也是大雷音寺如来,你们称我师兄便是。”

    帝释天王佛登临须弥山,抬头看去,只见佛门二十诸天倚着须弥山而建,而今的须弥山高不可量,一座座诸天高高在上,犹自有世界壁垒阻隔,并未完全与元界连通。

    “老佛依旧不愿意让佛界入世俗,可惜,天庭容不得他了。”

    帝释天王佛道:“天下将乱,如来可有打算?”

    马如来道:“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

    “就是这个道理!”

    帝释天王佛抚掌大笑:“我还担心你准备玉石俱焚,现在听你这么说,我便放心了。”

    正说着,佛界二十诸天中光芒流转,一个黑塔般的男子和另一个小和尚从天而降,修为很是浑厚,超过诸僧,正是魔猿战空和明心和尚。

    “如来,我们取得真经了。”明心和尚躬身道。

    帝释天王佛抬头看向佛界二十诸天,低声道:“你们回来了,那么也即是说,老佛已经醒了,知道这里发生的事了。”

    他面色凝重。

    老佛苏醒,可见事态严重。

    大梵天境。

    诸佛纷纷来到这里,求见大梵天王佛,来到破败寺院中,却不见大梵天王佛的踪影,只剩下一个小沙弥。

    那小沙弥道:“老佛醒过来便走了,说是去寻故友。”

    “哥,这灵丹味道不错!”

    元界,御天尊尝了尝秦牧为水麒麟炼制的灵丹,味道竟也不错,不由多吃了几颗,赞道:“真好吃!”

    秦牧气极而笑:“哪里是给你吃的?这灵丹是给半神吃的,用来长身体的。人的体质虽然也可以吃灵丹,但是会引起体内的元气属性失衡,非常危险!”

    御天尊连忙停口。

    秦牧摇了摇头,心道:“御天尊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早晚会吃成一个小胖墩。大胖墩水麒麟背上坐着一个小胖墩御天尊,想一想还真是……”

    他教导御天尊如何炼制灵丹,御天尊学得很快,但对元气的掌控力有着不足,炸了好几次炉,把自己炸得一身焦黑。

    秦牧不以为意,当年自己跟随药师学习炼丹,也炸过不知多少次。

    不断有半神从元界各地赶来,他们感应到地母元君的呼唤直奔一个方向而去,秦牧面色愈发凝重,元界的半神数量众多,显然当年跟随地母元界一起被埋葬封印的,不仅仅是地母元君。

    “上皇时代是除了龙汉时代之外的最长的一个时代,这个时代的神秘之处,不比龙汉时代少。”

    终于,他们来到一片浩瀚无垠的古战场,秦牧还未来得及仔细打量,只听昂昂的驴叫声从他们身后传来,颇为刺耳。

    “还有驴子半神?”

    秦牧惊讶,回头循声看去,只见一头青灰色长耳朵的毛驴驮着一个年轻书生一摇一摆的向这边走来。

    那年轻书生羽扇纶巾,颇为潇洒,侧身坐在毛驴的背上,另一只手提着一个鱼竿,鱼线上拴着一根胡萝卜,挂在毛驴面前。

    毛驴盯着胡萝卜,没有看前面的路,一脚高一脚低的往前走,嘴里发出昂昂的叫声,对吃不到萝卜很是不甘。

    “一春十病九因酒,三月都无两日晴。明旦乘驴芳草路,绿杨深处听啼莺。”

    那书生吟诗作唱,毛驴摇摇晃晃,从秦牧等人身边经过。

    秦牧向那书生看去,只见其人眉宇秀气,目如星璇,有着一股子逼人的英气,但是却又有着一些忧郁气息。

    “兄台。”

    秦牧拱手笑道:“兄台这是要到哪里去?”

    ————阿根廷,我曹!(这个曹字,表达了作者什么怨念?请写出千字论述文。)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