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牧神记 > 第七百六十章 义之所在(求订阅月票!)
    “沐萍怎么会死?”

    母亲还是没有回过神来,依旧伤心于萍儿姨的死亡,并没有听清秦牧在说些什么。

    沐萍带着秦牧从幽都进入大墟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秦牧对此一无所知,司婆婆等人也不知道,只知道那女子将秦牧送到江边时已经故去多时,只是凭借着残存的执念,一定要将秦牧送到安全的地方。

    秦牧在密水关前再度见到她,她化作了水中女尸,听到了秦牧对她说我长大了我活下来了,她的执念这才消失,沉入水底,彻底没有了牵挂。

    从幽都到大墟,秦牧那时还是一个两三个月的婴儿,没有记忆,这段路程说远也不远,期间必然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厮杀,有人试图在土伯看不到的地方将秦牧抢走或者抹杀。

    可惜,沐萍已经无法亲自述说那段时间的遭遇了。

    “娘亲,我会亲自寻到萍儿姨的灵魂,无论她的魂魄在何处,我都会将她请回来。”

    秦牧脸上露出笑容,安慰母亲,道:“孩儿而今有些本事,而且认识很多人,就算萍儿姨魂飞魄散了,就算她的魂魄被人镇压了,我也一定能够救回她。娘亲,哥哥也在这里,哥哥很想见你。”

    “哥哥?”

    珍王妃有些不解,担忧的看着秦牧。秦牧笑道:“是哥哥。出生的时候,是哥哥在幽都保护娘亲,我叫他出来。”

    秦牧的身体突然没了动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凤青?”

    珍王妃慌张起来,连声呼唤:“凤青!你怎么了?”

    秦字大陆中,大头娃娃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脑袋拧到一边,两条小胖腿盘在一起:“我不去!娘亲怕我!”

    秦牧绕到他的面前,笑道:“你这做哥哥的,还是小孩子脾气。别闹了,你不是早就想重新见到娘亲吗?这次是个难得的机会。”

    “不去!”

    大头娃娃脑袋拧到另一边:“娘亲更喜欢你,不喜欢我,我是捡来的,你是亲生的!我不去!”

    赤皇思维道:“那胖墩儿,你不去便不去,可否先从我身上下来?你镇压我够久了!”

    他被大头娃娃坐在屁股下面,面朝地面动弹不得。

    而在远处,白眉白须的天公分身则躲在秦字山脉后面,探头张望。

    秦牧笑道:“咱们是一体的,为何我是亲生的你是捡来的?别闹了,你去见见娘亲。娘亲等急了,你若是不去的话,我便出去了。”

    大头娃娃慌忙起身,向天外冲去,道:“见就见!”

    赤皇思维见他走了,慌忙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其实没有尘土,他是习惯使然。

    另一边的天公分身慌忙跑出来,瞅了瞅秦牧,摇头道:“你完了,你完了。你把大魔王放出去了,你夺不回肉身了!你完蛋了小子!”

    秦牧笑道:“天公,那是我哥哥,我们同气连枝……”

    白胡子老头气得吹胡子瞪眼:“大头小子已经学坏了你知道吗?跟谁学的?跟你小子学的!他出去之后,必然封印你,把我们仨都困在这里!”

    秦牧脸色微变:“我哥不会这么做……”

    外面,珍王妃心中惴惴不安,突然秦牧吐出一口浊气,只见自己的儿子肉身噼里啪啦暴涨,身躯越来越高,越来越大,然而年龄却在逆生长,渐渐地在她面前变成一个白白胖胖的大胖小子。

    秦牧的衣裳是羽曌青炼制的宝物,随着肉身变大而变大,但是套在这个大胖小子身上便显得肥嘟嘟的,有些可笑。

    珍王妃一片茫然,呆呆的看着自己儿子的变化,回不过神来。

    “娘亲稍等一下!”

    大胖小子兴奋得将两个饕餮袋摘下来,翻来找去,突然三个眼睛一亮,捏出一个柳叶,啪的一声贴在自己脑门上,喜笑颜开:“坏弟弟,出不来了!”

    秦字大陆中,秦牧正在试图飞出这片天地,夺回肉身,突然间天空中柳叶的纹理出现,大佛周身大放光芒,自身的气息与柳叶相连,将天地封印。

    秦牧呆滞:“我……哥哥……”

    “你完蛋了!”

    白胡子老头气急败坏道:“你把他教坏了,你完蛋了,我们也完蛋了!”

    秦牧眨眨眼睛,眼睛里都是茫然。

    赤皇闷声闷气道:“我倒觉得还好,最起码秦牧这小子不会动不动就揍我们。”

    “娘!我回来了!”

    大头娃娃兴奋得冲珍王妃拍了拍小胖手,求抱抱,却发现自己身体太大,抱不住娘亲,连忙又缩小身体。

    珍王妃迷茫的抱着这个只有两三个月大的婴儿,这个婴儿,就像是自己将玉佩挂在秦牧脖子上将他送出幽都时的年纪。

    只是这一切,显得如此荒诞。

    她露出温柔之色,觉得这一刻似乎是上天的眷顾,让她得到了补偿,得以看到儿子儿时的岁月。

    正在此时,适才去捕鱼捉田鸡的左侍郎等人回来,呆呆的看着珍王妃怀中的婴孩。

    大头娃娃看到他们拎着的鱼和蛤蟆,兴奋起来,从娘亲怀中跃下,小短腿小胳膊齐动,向他们飞速爬去。

    “好吃的!”

    娃娃越来越大,一把将左侍郎抓住,嘴巴张开,半个天空大小,准备把左侍郎连同鱼和蛤蟆一起送到口中。

    外面又有村女们走来,带着蔬菜和水果,还捉了一只鸡婆龙,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咯哒!”鸡婆龙昏迷过去。

    眼看左侍郎便要被他吞下,只听珍王妃温柔的声音传来:“凤青,不许吃。”

    大头娃娃犹豫一下,只得将左侍郎放下,恋恋不舍的看了看已经呆若木鸡的左侍郎一眼,脆生生道:“二十多年不见,叔叔长得很强壮,一定肉感弹牙……娟儿姨,抱抱——”

    他扑到一个村女的怀中,娟儿姨木木的抱着他,身体颤抖。

    大头娃娃悄悄舔了舔娟儿姨的脸,目露凶光,娟儿姨不敢动弹,却在此时,大头娃娃只觉身体一轻,被珍王妃抱在怀里抢了去。

    秦凤青狡狯的眨眨眼睛,看了看娘亲,把大拇指塞到自己的嘴巴里,咿咿呀呀舞着短胳膊短腿。

    珍王妃露出爱怜之色,亲了亲他的额头,向不敢动弹的众人笑道:“我们母子重逢是大喜事,你们去做些饭菜罢。”

    众人虽然都是神祇,但面对这个幽都小霸王还是心生恐惧,战战兢兢的去做饭菜了。

    珍王妃逗着怀里的婴孩,母子其乐融融。

    过了不久,饭菜烧好,众人不敢上桌吃饭,站在一旁发抖。

    大头娃娃瞥了众人一眼,众人慌忙落座,娃娃又露出笑容。

    珍王妃喂着儿子,秦凤青老老实实的吃饭,很是开心,道:“没有灵魂的味道,不太香甜,不过娘亲喂的好吃。”

    这顿饭吃罢,珍王妃抱着他,口中哼着侬软的儿歌哄他入睡,大头娃娃咿咿呀呀,手舞足蹈,过一会儿便沉沉睡去。

    珍王妃抬起手轻轻的抚摸儿子的脸庞,看得痴了。

    她犹豫再三,手指还是放在遮住第三只眼的柳叶上。

    就在此时,怀中的娃娃张开眼睛,乌溜溜的看着她。

    “娘,不要揭。”

    那娃娃张着眼睛看着她,露出祈求之色,撇着嘴巴,带着哭腔道:“不要揭下来。凤青想念娘亲,娘亲不要揭下来……”

    珍王妃摇着身子,哼着儿歌:“凤青是娘的好宝宝,莫闹闹,睡觉觉……”

    “娘,不要揭下来……”

    珍王妃揭下柳叶,那娃娃闭上眼睛,三只眼睛的眼角有眼泪滑落下来,侧过头去,低声道:“你不喜欢凤青,你喜欢弟弟……”

    珍王妃亲吻着他:“娘亲爱你,只是不想你再闯出大祸,只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你管不住自己,弟弟可以管住自己……娘只希望你们活着……”

    她抱起来娃娃,放在一张小床上。

    秦凤青叹了口气,落寞的返回秦字大陆。

    他的身体渐渐长大,过了片刻,秦牧张开眼睛,从床上起来,跪坐在珍王妃的膝前,把头轻轻放在她的膝盖上。

    母子无话。

    过了两日,珍王妃催促道:“凤青,你该走了,这里不是你久留之地。”

    秦牧起身,露出笑容:“娘亲,我会再回来的。等到我下次回来,我会带着娘亲离开这里,去外面享福。”

    珍王妃送他走出村口,秦牧迟疑一下,低声道:“我见过父亲了,父亲还活着。”

    珍王妃身躯一颤,摇头道:“你不用骗我,那么重的伤,他不可能存活下来……”

    “父亲真的还活着。”

    秦牧语气坚定,沉声道:“我见过他,他就在幽都,还是那艘载着我们的宝船,他一直在寻找娘亲。他变成了树人,又因为镇星君的缘故,对土伯发誓,与我相见时便会告诉镇星君无忧乡的下落。我与他重逢时,他没有张开眼睛看我……不过他真的还活着。”

    珍王妃怔然。

    “娘亲,我想知道怎么才能去无忧乡。”

    秦牧迟疑一下:“我想去见开皇。”

    珍王妃沉默,过了片刻道:“不要回去。”

    秦牧怔了怔,大声道:“为什么?”

    珍王妃摇头:“不要回去!我不准你回去!”

    秦牧呆了呆。

    “娘亲留步。”

    村口,他转身拜倒在地,重重磕了三个头,起身离去。

    珍王妃看着他走入黑暗的碑林中,秦牧回头看去,只见她还站在那里。

    幽都玉锁关神魔大营。

    此刻大营之中千军万马队列整齐,一派肃杀之气,所有目光都在盯着业火功德碑组成的碑林。

    过了片刻,秦牧从碑林中走出,金戈铁马中,镇魂左使陌齐靡飞奔而来,远远停步,抱拳见礼。

    秦牧停步,还礼道:“我并未带走娘亲,没有让左使为难。”

    “秦凤青,你可知道关外是什么?”镇魂左使肃然道。

    秦牧摇头。

    镇魂左使朗声道:“玉锁关外,便是你的仇家,无数神魔,幽都的无数巨头!有的来自天庭,拥有肉身,神兵,神通广大。有的是凌霄、帝座强者的元神,生前修为通天彻地,死后也是一方霸主!你出了这关,便是血雨腥风!”

    秦牧躬身道:“多谢指点。”

    镇魂左使露出笑容,意味深长道:“土伯很照顾你,也很照顾你娘亲,作为回报,你是否应该做些什么?”

    秦牧肃然道:“义之所在,不倾于权,不顾其利,重死而持义不挠是士君子之勇!”

    镇魂左使面色肃然,抬手道:“开关门——”

    厚重无比的幽都玉锁关,雄关大门咯咯吱吱开启。

    “秦义士,请——”

    镇魂左使高声道:“擂鼓!奏号角!为义士壮行!”

    咚,咚,咚!

    鼓声如雷。

    嘟、嘟——

    号角声沉重嘹亮,秦牧在战鼓声与号角声中,向关外走去,背后,黑碑如林,业火苍茫。

    ————号角声响起,求订阅,求月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