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牧神记 > 第七百一十七章 君臣一体
    秦牧等人来到国师府,延康国师却不在这里,国师夫人正在教孩子读书,慌忙牵着孩子迎出来,道:“外子去见皇帝了,好些日子没有回来了。云间,快叫干爹!”

    她身边的孩童只有三四岁,奶声奶气的冲着秦牧叫了一声干爹。

    秦牧脸色涨红,讷讷道:“弟妹,我还未成亲,怎么能做干爹?”

    国师夫人笑道:“云间出生的时候,就拜过干爹了,教主还能不认?”

    秦牧想了想,从饕餮袋里抽出一张大翅膀,将翅膀上的一根火羽拔下,道:“这是朱雀之羽,好歹也是斩神台的强者的羽毛,先给云间耍耍吧。这翅膀不能给,太重了,而且凶险得很,羽毛倒是很轻。你等一下,我把这朱雀之羽中的朱雀圣火压制住。”

    他以天火大道符文封印了朱雀圣火,这才把长达三尺的朱雀之羽交给江云间,那小孩子托着羽毛去砍门口的石狮子,一道火光下去,石狮子被切成两半。

    国师夫人吓了一跳,连忙把朱雀之羽抢走,道:“等你长大了再给你玩!”

    秦牧带着樵夫、帝译月和初祖来到皇宫,皇后娘娘道:“陛下被国师拐走了,说是去太学院,结果去了好些日子也不曾把陛下送回来。而今是太子监国,处理朝政。”

    他们又来到太学院,顾离暖摇头道:“陛下与国师也不在这里。他们来了一段时间,召集士子说是要打造太阳船月亮船,然后便带着许多士子去了江陵的督造厂,陛下也跟着去了。”

    帝译月笑道:“这位陛下居然不坐龙庭,成天四处乱跑。”

    他们又来到江陵,江陵这里是延康国师的故乡,这里督造厂最多,有着百十家督造厂。

    他们来到这里还未见到延丰帝与国师,便见许许多多大船在水面上往来,运输一个个巨大切精密的部件,送往江陵最大的督造厂。

    那些部件,应该是太阳船月亮船的部件。

    开皇时代的太阳船月亮船是用石头来锻造大船,而这里则是用金属来锻造,很是消耗财力。

    秦牧还看到西土真天宫的许多女子正在这里帮忙,为首的小姑娘却是自己的熟人,熊惜雨的女儿熊琪儿。

    几年不见,熊琪儿已经长到了八九岁,正在江陵督造厂施法,将一个个部件激活,让这些庞然大物飘起,自动组合组装。

    “教主哥哥!”

    熊琪儿见到他很是开心,见到龙麒麟更是开心,慌忙跑过来,把秦牧抛在一旁,抱住龙麒麟的龙须很是开心。

    秦牧被小丫头闪了一下,却见这丫头又跳到龙麒麟的尾巴上,龙麒麟翘起尾巴,这小女孩一路从尾巴尖滑到龙麒麟的脑门上,咯咯笑个不停。

    “国师和皇帝炼制的太阳船,好像每一个部件都像是模子里锻造出来的一般,每个督造厂只制造十几个部件,然后拼装起来。”

    秦牧惊讶,上前打量这些部件,部件上的符文可以环环相扣,极为精密,再加上西土的万物有灵的法术,可以快速组装。

    “这倒是一个大规模制造太阳船月亮船的好办法!”秦牧连连称赞。

    太阳船和月亮船是樵夫圣人设计的,不过开皇时代制造这两种重器,并没有这么精密,因此太阳船和月亮船有大有小,而且制造速度较慢。

    而江陵这边的督造厂,完全可以快速的制造出太阳船月亮船!

    他们找到延康国师和延丰帝时,两人已经在督造厂中睡着了,土行族的人们正在加紧锻造各种部件,一个个身高不及五尺的神族围绕着各个部件飞来飞去。

    “你们要找土鳖皇帝?”

    土夫人捋了捋胡子,嗓门如雷,大声道:“在那边挺尸呢!”

    秦牧、樵夫等人顺着她的手指看去,只见两个大男人四仰八叉的躺在督造厂的一角,厂房里是震耳欲聋的锻造声,然而两人却睡得很熟。

    延康国师和延丰帝都是美男子,虽然人到中年,但是却很注重仪表。

    只是此刻两人胡子拉碴,衣衫也很是破旧脏乱,延康国师的脚蹬在延丰帝的脸上,延丰帝抱着延康国师的腿睡得正酣。

    旁边还有许多朝中大臣和太学院的士子,四仰八叉的躺在厂房的角落里,睡得很是香甜。

    帝译月沉默片刻,突然笑道:“我知道大天师为何会对他们如此期许了。这样的皇帝,这样的国师,的确是变革的首脑。”

    樵夫圣人道:“需要叫醒他们吗?”

    “不必了,他们都是神祇,还能累成这样,可见这些日子着实辛苦。”

    帝译月道:“我没有想过,皇帝竟然还能亲自来主持这种琐事,也不曾想过主持变法的国师能够事必躬亲。这位国师比你当年做的还要好。”

    樵夫圣人笑道:“当年我只是捣鼓出一些东西,然后让人去做,其实我是怕麻烦,很少亲自动手。”

    帝译月道:“你是圣人,离人们太远。”

    樵夫圣人沉默,涩声道:“天王教训的很对。当年天灾爆发,我率众抵抗,兵败如山倒,那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离人们太远,离军队太远。作为天师,固然要高屋建瓴,同样也要进入军队中,进入凡间。我离的太远,贸然上手,这才导致大败。说起来,我还不如秦武皇子。”

    初祖人皇微微一怔,看着他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樵夫圣人道:“其实我虽然两万年不愿见他,但我一直都佩服他。那个乱世,他虽然做了逃兵,但他看到受苦受难的人们还是毅然决然的扛起重担,守护着这些人,拼死战斗,用自己的命保护着他们来到延康。如果没有秦武皇子,便没有后世的延康。”

    初祖人皇眼中有泪光闪动,别过头去悄悄擦了擦。

    樵夫圣人看在眼里,道:“不过他后来还是沉沦了,一直自责自己,无法走出逃兵这个阴影,所以我就看不起他。现在他走出来了,我很是欣慰。其实,灾难中他一直都比我做得好。”

    帝译月笑道:“不必惊动他们了,我们走吧。”

    他们走出督造厂,场外,熊琪儿玩闹一阵子,又开始认真干活,终于将一艘大船造好。

    小丫头取出白虎珠,轻轻一点明珠,只见巨大的陆地大船缓缓站了起来,震得地面不断抖动。

    督造厂中,延丰帝和延康国师被惊醒,慌忙跑出来,见到这艘大船活了过来,两人喜极而泣,抱在一起又哭又笑。

    秦牧唤上龙麒麟与帝译月等人已经走远,延丰帝远远瞥见龙麒麟,疑惑道:“秦爱卿何时来的?为何又走了?朕与国师在此,他也不打声招呼再走!来人,取笔墨来!今日是大喜事,神清气爽,朕要给他写一个大大的正字!”

    樵夫很快告辞离去,道:“我还在寻找农夫,联络他人,不能留在这里。钓鱼的,咱们走。”

    垂钓翁与他一起离开。

    初祖人皇也告辞道:“我也有要事在身。”说罢也匆匆离去。

    秦牧眨眨眼睛,目送他们离开,心道:“樵夫老师有事倒也罢了,为何初祖也有这么多事?他在忙活些什么?”

    帝译月看着他,笑道:“弟弟,你也有事吗?倘若无事,不如随我一起去找田蜀天王,帮阎王重新塑造酆都。然后我们再去见一见天阴娘娘,拜会过天阴娘娘之后,姐姐再带你四处转一转,拜会天公、土伯,再去拜会其他帝座高人,对你大有好处!”

    秦牧大是心动。

    倘若能够跟随帝译月这样的帝座强者四处拜会天生的神圣,拜会帝座高手,那么一定会大开眼界!

    “我这里还有剑丸要炼制……”

    秦牧迟疑一下,道:“姐姐不如先去见天阴娘娘,等我这边炼好了剑丸,再去酆都找你。”

    帝译月笑道:“也好。我先去寻找田蜀这厮,他胆子小,此刻不知道躲在哪里。你炼好了剑,倘若在酆都找不到我们,那就去天阴界。”

    秦牧点头,帝译月也飘然而去。

    “龙胖,咱们去涂江督造厂!”

    秦牧纵身跳到龙麒麟的脑门上,龙麒麟立刻向涂江督造厂飞奔而去。

    涂江督造厂中,三十余丈大小的剑丸已经被锤炼得只有十多丈,此刻即便是巨型机械巨人也无法将这个剑丸炼得更小。

    秦牧取出朱雀翅膀,以朱雀圣火炼制剑丸,自己与元神一起亲自上阵,千锤百炼,用朱雀圣火的威能不断将自己的符文神通烙印在剑丸中。

    待炼了十几日,剑丸变成三尺大小,但依旧无法做到剑如流水。

    秦牧将朱雀之翼收起,以天火神通来炼制剑丸,又炼了半月之久,剑丸大小一尺。

    他试着催动一番,元气运转很是吃力,需要耗费很大的精神才能让剑丸化作一口口飞剑斩杀敌人。

    “我是神魔同修,可能还需要用魔火来炼一炼……”

    秦牧心中微动:“用魔道修为来催动天火,会发生什么事?”

    他眨眨眼睛,立刻打算试验一番,突然醒起一事,将剑丸搬出督造厂,选择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然后取出天火棱柱,神藏逆转,顿时体内充斥着滚滚魔气。

    秦牧催动天火棱柱,将天火的威能激发。

    督造厂外,龙麒麟睡得正酣,突然听到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连忙抬头,勉强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只见距离督造厂几十里外,漫天黑火冉冉升起。

    龙麒麟打个哈欠,摇摇晃晃站起来,向前走了两步,又噗通一声趴下眯着眼睛呼呼大睡,嘀咕道:“教主应该死不了……”

    ————牧神记的书评区活动又开始啦!牧神记“我最喜欢你”书评活动正在进行,感谢香水大盟的赞助!新章节下面坐着的话,会有详细介绍,欢迎大家参与!一起来热闹热闹吖·~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