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牧神记 > 第七百一十五章 变法者的魅力
    帝译月再看向秦牧,还是从秦牧身上看不到任何的苦,只能看到这个爽朗的大男孩正与几个士子哈哈大笑。

    “他的确是一个有着异常魅力的男孩子。”

    帝译月点头道:“没有那么英俊,但是魅力十足。其实我们不必去见延康国师,仅凭大天师的这个弟子,已经足以让我帮延康度过此劫了。”

    “延康国师有着另一种魅力。”

    樵夫圣人露出笑容,道:“你见到他,便会明白他的另一种魅力从何而来。其实遇到了延康国师和秦牧,让我突然想到了开皇时代刚刚崭露头角时的那段峥嵘岁月。我与开皇还有那些志同道合的人在死寂的上皇废墟上相遇,那时是上皇的文明已经完全湮灭,我们这些人都是废墟中挣扎求生的人。”

    他陷入回忆之中,气质很是宁静,微笑道:“谁能想象得到我们这些还在苦难中挣扎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人,会建立一个辉煌的开皇时代?我见到国师、秦牧,还有他们的友人们,不自觉的便想到了从前的自己和那些老朋友。”

    帝译月陷入沉默,过了片刻摇头道:“往事不必再提。那就去见一见他吧。”

    “牧儿,咱们继续赶路!”初祖高声道。

    秦牧应了一声,跑过来,笑道:“我想先去一趟霸州的天圣学宫,我这里有一些事情要交给司婆婆。”

    樵夫道:“先去天圣学宫。”

    他们来到天圣学宫,天圣学宫的景象与涌江学宫又有不同,涌江学宫正在试验以造化之术来栽培药材,提供给延康国各地源源不断的药石。

    而天圣学宫的学术氛围更加浓烈,还未接近天圣学宫,便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灵兵在天上飞行,在地上奔跑,有时候在天上飞的会突然冒着浓烟掉落下来,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然后从里面爬出狼狈不堪的士子。

    偶尔还会看到在地上奔跑的灵兵突然爆炸,里面控制灵兵的士子手舞足蹈着被炸得飞上天。

    还有些士子聚在一起试验阵法,改造各种阵法,也是极为危险,动不动便会阵法失控。

    有的阵法是剑阵,剑光四面八方乱射,还有的阵法是模仿神魔形态,失控时会有神元或者魔元化作神魔形态,对阵法操控者穷追猛打。

    还有一群药师以及学徒守在不远处,待到突发事件平息便慌里慌张将受伤者抬走治疗。

    “我告诉过你们,术数!术数!”

    一个老道士气急败坏,向那些试验失败被担架抬走的士子大吼:“术数一定要计算精确,你们总是不听!不听,吃亏的只会是你们!”

    “今天我们来造一个神魔召唤阵法,根据秦氏灵能守恒符文,我们可以从幽都召唤出一头魔怪。”

    另一边一位中年国子监正在鼓励他教导的士子,循循善诱道:“老师就在这里,能有什么危险?放心,放心……根据秦氏灵能守恒符文,我们需要用一些祭品来做置换,首先我们来做术数演算,设计一个祭坛……”

    “老师,五师兄被魔怪抓走了!”

    “呔!魔怪哪里走……小五放心,放心,刚才只是失误,咱们重来一次……你们别跑,都给我回来!你们逃不出老师的手掌心——”

    ……

    帝译月东张西望,不禁赞叹连连,天圣学宫的氛围让她有一种久违的感觉,她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这种奋发进取的感觉了。

    当年与开皇他们在一起研究道法神通时,她才有这种感觉,她非常喜欢这种感觉。后来功成名就,越来越忙,反而就渐渐地少了钻研劲儿。

    天圣学宫的不少士子还在制造各种日用灵兵,也是状况百出。

    他们经过学宫附近的一个大型督造厂,里面有士子在试验火力更强的丹炉,依靠丹炉来做各种古怪的日用灵兵。

    一个士子驾驶着巨型机械巨兽从他们面前轰隆轰隆的跑了出去,调整丹炉火力,突然百十口剑丸腾空,漫天剑雨,竟然借助机械巨兽放大自己的元气,让自己的神通威力强了几十倍。

    那士子大喜,再度调整丹炉火力,便见机械巨兽屁股和四足喷火,冲天而起,没多久天空中传来一声惨叫,那士子连人带兽撞在一座山头上。

    “笨蛋,没有见过这么蠢的!”

    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传来,樵夫圣人循声看去,只见一个老者坐在箱子上,双手捧着一个坛子,脸盖在坛子口,正对着坛子说话,嘴里都是各种骂人的脏话,字正腔圆,骂人速度飞快。

    “好像是哑巴爷爷!”

    秦牧心中一喜,连忙上前,大声道:“哑巴爷爷,你的舌头长回来了?”

    那老者把脸从坛子里拔出来,见到众人,连忙起身,露出淳朴的笑容,双手飞速比划:“阿巴,啊啊巴!”

    “哑巴爷爷说,他还没有长回来,他还说,他刚才失礼没有看到各位前辈。”秦牧帮忙翻译哑巴的手语。

    哑巴兴冲冲的引领着他们参观天圣学宫的督造厂,双手比划来去,秦牧在一旁翻译。

    众人参观一圈,赞叹连连,起身走出督造厂,向学宫走去。

    哑巴目送他们离开,面色阴沉,一巴掌将坛子拍得粉碎:“你知道我太多秘密了,所以我留不得你……”

    他们进入天圣学宫,天圣学宫内部则更加热闹,帝译月叹道:“我终于明白你为何支持延康国师支持延丰帝了,不是权力不是谋略,而是这些年轻人。有了这些蓬勃朝气的年轻人,你才会下定决心支持他们。”

    樵夫圣人点头:“我们已经没有他们这样的朝气和干劲了,我们这些老一辈只有自己的性命和毕生的本事。我们可以用我们的本事和性命,为他们争取时间,让他们成长起来。开皇没有战斗过,我们可以替开皇时代去战斗,直到延康成长。”

    帝译月怔然,苦涩一笑:“我也没有为开皇时代战斗过……”

    秦牧寻到司婆婆,司婆婆正在带着一些士子学习术数,她自降身份,与其他士子一样勤修术数,试图弥补自己的不足。

    教导他们术数的是林轩道主,虚生花夫妻俩也在旁边听讲,林轩毕竟是道主,而且也成立了一个道门学宫,此次前来讲学是为了学术交流。

    他来讲过课之后,便会邀请天圣学宫的高手前往道门学宫授课,弥补道门学宫的不足。

    “秦教主!”

    众人慌忙起身见礼,秦牧还礼,笑道:“诸位不必客气。我路过此地,前来看看。林轩道主,我写了一卷太微算经,你来过目过目,替我把把关。”

    林轩道主连忙接过去,翻看两页,脸色越来越凝重,沉声道:“微观术数?”

    秦牧点头,道:“我推算出太微算经,然后借这门算经推算出天火大道。”

    林轩道主飞速翻阅,感慨道:“秦教主,这门太微算经何止能够推算出天火大道!你开创了一个体系啊,你自己竟然不知道?按照这门算经继续推算下去,不知要开创多少术数神通出来!”

    虚生花连忙凑上前来,两人脑袋碰到一起,阅读太微算经,脸色都是越来越凝重,显然都看出了太微算经的重要性。

    “教主每次都是开创出一种体系,然后就丢在一边。”

    虚生花摇头道:“你倘若按照这太微算经演算推导下去的话,何止是一代宗师?可以称作圣王了!”

    秦牧纳闷,挠头道:“有这么重要?我就是觉得一个人费脑子太累,大家一起推算岂不是更好?”

    林轩道主定了定神,将太微算经收起,道:“虚兄,这是秦教主送给我的,我道门学宫还要靠着这门算经打出名气,与其他学宫分庭抗礼,你不能抢我的!”

    虚生花冷笑道:“真巧,我打算建立一个上苍学宫,也缺少点自己的东西。”

    两人大眼瞪小眼。

    秦牧道:“虚兄,我待会再写一本给你便是,没有必要为这点小事争得不可开交。我这边还有个课程,需要天圣学宫去研究。这便是元磁神通。我想请婆婆带着一些对这方面有着造诣的士子,主攻这一方向。”

    司婆婆惊讶道:“元磁神通?也就是地磁元力,牧儿想开发这种神通?”

    “不仅是地磁元力。”

    秦牧解释道:“倘若是地磁元力,那就太简单了。还有天上的星辰星斗之间也有元磁。比如我们登上赤明余族的异星,便会发现我们被元磁力吸引,须得对抗异星的元磁力才能飞行。这说明星辰之间的元磁也是极为强大,倘若能够开发出来,或许会是一门极为强横的神通体系。”

    司婆婆眼睛一亮,道:“我的大罗天星力场与你所说的元磁神通有些相似,研究元磁神通,最方便的地方便是太皇天、罗浮天和大墟交汇之处。那里的元磁复杂,最适合做研究!”

    秦牧暗赞一声聪明,继续道:“你修炼过大育天魔经中的元磁神通,正适合做这方面的研究。研究元磁神通还需要对术数有着不浅的造诣,婆婆,这些日子的术数造诣提升如何?我在路上仔细盘算元磁力场,写下了几个方程。你先看看能否看懂。”

    虚生花又动了好奇之心,凑上前来,道:“秦兄可否让我看看?”

    秦牧取出几张纸,司婆婆看了半晌,揣摩出方程中的符文含义,笑道:“勉强能够看懂,不过还需要一些术数高手帮忙。”

    虚生花也看懂了,赞道:“构思精巧,用你的这些方程可以推算出十几种元磁基础符文的雏形,虽然尚且粗浅,但有了方向便可以将元磁神通继续发扬光大。秦兄为何不自己研究?你倘若继续研究下去,说不定你可以让天地间多出一大体系神通,天地大道都要为之而变!”

    秦牧叹了口气,道:“我哪里有这么多的时间?你们开创出来,我来学便是。”

    众人瞪大眼睛。

    这厮明明寻找出了一个个研究方向,甚至开创出了研究方法,明明可以做出一番成就,甚至做到成就圣王,然而他却偏偏不愿意继续研究,而是把这些琐碎事情丢给他们,让他们来完成。

    “虚兄,你们上苍学宫是打算研究太微算经,还是研究元磁神通?”

    林轩道主嘿嘿笑道:“这两个方向,你总不能全占吧?须得选出一条道路来。”

    虚生花左右为难。

    这两个方向,太微算经更加重要一些,继续研究下去成就更大,而元磁神通则可以从无到有创造出一个宏伟的元磁神通体系,尽管不如太微算经的成就大,但也非同小可,让他难以抉择!

    -----祝牧神盟主蓉兒,生日快乐,身体健康,阖家幸福,天天美美哒!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