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牧神记 > 第七百零八章 土伯之力
    天公与赤皇大眼瞪小眼,两人陷入两难境地。

    不借给秦牧更多的力量的话,秦牧多半难以对抗冥都魔神,楼云曲已经杀红了眼,甚至不惜打开冥都天门,接引冥都的各界各路魔神来攻击秦牧。

    再加上那个实力深不可测的灾神,秦牧的处境岌岌可危。

    倘若借给秦牧幽都神子更多的力量,秦牧便会彻底魔化,变成让他们也忌惮的邪恶存在,那时候便更加难以收拾。

    “要不……”

    天公迟疑道:“再等等?”

    赤皇点头道:“嗯,再等等,等等看……”

    两位古老存在惴惴不安,天公将封印扒出一条缝,借助秦牧的第三只眼去偷窥外面的战况,窥探了片刻,赤皇忍不住凑过来,将他挤开。

    两人只得商议好,一个人看一会儿,然后便要让给另一个人偷窥。

    外面,秦牧与灾神以及等人已经杀到涌江上空,冥都魔神从冥都天门中杀出来将他淹没的时候,秦牧张口一吐,滚滚的雷光便将所有冥都魔神淹没!

    冥都魔神的数量极多,即便不少人被劈得浑身乱颤,突然间身躯崩溃,化作一堆堆骸骨哗啦啦落下来。

    冥都魔神与其他世界的魔神不同,冥都是从幽都中脱离出去的一个世界,有着幽都的一些特性,同样是灵魂或者元神的聚集地。

    但不同的是,幽都的灵魂体元神体,不能保存肉身,除非是那些有幽都黑暗魔性滋生的魔神才可以拥有身体,当然,天庭派遣下来驻扎幽都的神魔也可以拥有肉身。

    而在冥都,大部分神魔都可以拥有肉身,但这种肉身与众不同。

    冥都神魔的肉身其实是他们生前的骸骨。

    天庭的神魔战死之后,往往会流落到冥都中去,倘若肉身保留下来,便可以一起带到冥都。

    不过因为肉身已经死亡,难免腐朽,最终只剩下骸骨可以动用,因此冥都中最常见的便是骸骨神魔大军。

    除此之外,也有一些拥有着完整肉身的人,但往往是天庭派遣下来的神魔,还有便是阴天子一脉的强者。

    秦牧将吸入腹中来不及消化掉的五大云雷和火铃神兵喷出,只见一尊尊魔神被雷击轰碎变成骸骨落下,但是随即那些骸骨又在这些魔神的元神的作用下聚集起来,继续疯狂向秦牧涌去。

    与此同时,那尊灾神也在大开大合,将身边的魔神打飞,向秦牧逼近。

    那些被他打飞的魔神骸骨往往在半空中便四分五裂。

    他的战力最强,哪怕是秦牧与他硬拼,也很难占据上风,倘若被他近身,绝对无比危险

    然而这些骸骨即便是碎成齑粉也还能再度重组,着实诡异,几乎是杀不死的神魔大军。

    楼云曲紧张的关注着战况,死死盯着处在群魔围攻之中的秦牧,只见碎骨不断从空中掉落,跌入涌江,但是随即便有骸骨重整从江水中冲出,重新加入战团。

    冥都的魔神悍不畏死,因为他们早已死亡,他们不在乎任何攻击,也不在乎任何伤势。

    涌江被打得断流,露出涌江下的龙脉,这些年龙脉成长很快,鳞爪愈发清晰。

    这条大江的江水被打得漂浮在空中,形成月色下瑰丽的奇景,像是一个个由水组成的月亮,折射明月的皎洁光辉。

    秦牧与诸多魔神在一个个巨大的水球间飞来飞去,恶战不断,每一次碰撞便有骸骨魔神被击飞出去,反震力也迫使秦牧不断移动位置。

    空中一个个水球炸开,飞琼泄玉,在月光下极为绚丽。

    最为可怕的便是那尊灾神,一击之下神力洞穿数十个巨大的水球,神祇伟力将这些水球撕扯成最细微的状态。

    “这样下去的话,拿下他也并非难事。”

    楼云曲终于可以松一口气,就在此时,他感觉到背后发凉,急忙回头,只见他的冥都天门后方,冥都所属的黑暗世界中一个身影渐渐的浮现出来,面目被延康的月光照亮,露出一张俊美的脸庞。

    “师尊!”

    楼云曲心中一惊,正要见礼,却见阴天子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唇边,做出噤声的动作,面带微笑隔着冥界看向秦牧。

    楼云曲不解其意,心中惴惴不安:“师尊竟然亲自关注这一战,难道这个幽都神子真的这么重要?幽都神子的实力虽然很强,但也没有传说中的那般强横,为何会引来师尊的关注?”

    阴天子目光幽幽,紧紧的锁定在对抗万千骸骨魔神的秦牧身上,目光随着秦牧的移动而移动。

    “原来是他。”

    阴天子若有所思:“我们在幽都那里遇到过,我还以为他田蜀的弟子,现在看来这小子是在糊弄我。装的这么像……”

    冥都的骸骨魔神都是死人,而阴天子却是活生生的神,死人可以通过冥都天门进入延康,而他却不可以。

    ——冥都曾经是幽都的一部分,继承了幽都的某些特性,但并不完整。

    这也是楼云曲他们想要进入延康,便须得乘坐南天赤帝齐暇瑜的凤凰宝船的原因。

    “他还是没有恢复到巅峰状态,难道是被我的冥都玉鉴镇压了?”

    他并不知道秦凤青是同一个身体同一个魂魄的两个人,因此有些迷惑。

    这时,无论是藏在冥都中偷窥的阴天子,还是藏在秦字大陆中的天公和赤皇,都看到了令人恐怖的一幕。

    秦牧久战不下,突然张口长长吸气,涌江上空空气几乎断流!

    所有骸骨魔神身躯被定在空中,竭力想要稳住身形,但是一尊尊魔神骸骨体内的元神却被一股诡异莫测的力量向体外撕扯!

    所有骸骨魔神竭尽所能抵抗这股可怕的力量,但还是有魔神的元神被强行撕扯出身体,身不由己向秦牧口中飞去。

    他们不由心生大恐惧,自从他们死后从未有过这样的恐惧。

    这是对他们天然的压制,是更高层次的生命体对低级生命体的压制,让他们不由生出来自灵魂的恐惧!

    即便是灾神也被秦牧的神通吸住,竭力抵抗这股针对元神和魂魄的吸力。

    他的修为极为强横霸道,单纯论修为甚至还要超过此时的秦牧和楼云曲,即便如此,他的元神也时不时的被扯出肉身,只能凭借自己雄浑的法力来拼死抵抗,来不及攻击秦牧。

    “这就是幽都神子的力量吗?”楼云曲毛骨悚然。

    他元神出窍,离开了破败不堪的肉身,此刻他的元神也莫名的感觉到了恐惧,感觉到此时的秦牧便是自己的天敌!

    藏身在秦字大陆中的天公和赤皇也有些心悸,天公低声道:“土伯的力量,不受幽都规则控制的土伯的力量……”

    赤皇心中凛然,他明白天公话中的含义,秦牧这一刻施展出的力量与土伯的力量仿佛,但是与土伯不同。

    土伯是天生地养的神祇,他一出生便需要遵循着幽都的规则,他尽管拥有难以想象的力量,但他必须要在规则中行事。

    而幽都神子的力量与土伯的力量相似,然而却跳出了幽都的限制,可以肆无忌惮的施展这股力量!

    这也是幽都的巨头忌惮秦牧的原因,也是许多心怀叵测的存在想要得到秦牧的原因。

    天公喃喃道:“不受幽都规则限制的土伯的力量,才是令人恐惧的力量啊。”

    “这就是我想要得到的力量啊。”

    冥都天门中传来阴天子幽幽的叹息声:“我一直想要寻找到一条超越土伯的途径,而始终不得其法,土伯太强大了,哪怕是我修炼到帝座,也不能追上土伯更不可能超越他。而现在,这条道路就在眼前。”

    “假使得到,便可取而代之……”他低声道。

    楼云曲心中一惊,装作没有听见阴天子的话。

    阴天子这话实在太可怕了,尽管说冥都从幽都中独立出去,但除掉土伯取而代之这种话还是太耸人听闻。土伯是何等存在?

    无论幽都还是酆都,疑惑是从前存在过的暗都、黑城等地,都是土伯之角所建立的类似幽都的地方。

    仅仅是土伯之角的残片,便可以建立起这样一个个瑰丽诡异的死后世界,可想而知土伯的实力是何等可怕。

    取而代之,楼云曲连想都不敢想。

    而阴天子却敢。

    “让他吞噬我冥都的魔神,那么我冥都黑帝的脸面便要无处安放了。”

    冥都中,阴天子身后突然形成一个巨大的虚空漩涡,漩涡中一只诡异的眼睛张开,目射幽暗的光芒,从冥都照耀延康,照在涌江上空被扯出元神的那些骸骨魔神身上。

    那些被光芒照耀到的魔神元神立刻摆脱了秦牧的吸力,身不由己向楼云曲的冥都天门飞来,试图返回幽都。

    就在此时,秦牧眉心的第三只眼突然光芒大放,蝴蝶翅膀状的光芒笼罩范围越来越广,那些魔神元神还未来得及飞回冥都,便又被定住,无力的挣扎,向后飘去。

    阴天子轻咦一声,微微皱眉,身后的漩涡越来越大,而漩涡中的那只诡异的眼睛也在徐徐张开,眼中的光芒渐渐从幽暗变得明亮。

    漩涡中的这枚眼睛与秦牧眉心的眼睛有些相似,但又有所不同,应该是模仿土伯的眉心竖眼所修成的神通。

    不过遇到了秦牧的第三只眼,他的神通竟然有不敌的趋势!

    秦牧竟然对他的神通形成了压制!

    “幽都神子的力量,果然非同小可!”

    阴天子又惊又喜,不禁兴奋起来:“这股力量倘若能够为我所有为我所用,整个幽都也将会是我的领地,又何惧土伯,何惧天帝?开!”

    他身后的漩涡飞上前来,唰的一声烙印在他的眉心,竟然在他眉心形成了第三只眼。

    阴天子以自身法力催动这只眼睛,顿时压过秦牧的第三只眼,而在此时,突然秦牧口中传来晦涩难懂的幽都语,低沉,高昂,抑扬顿挫。

    阴天子露出迷惑之色,只觉一股无形的力量侵入冥都,搜魂索魄。

    “牵魂引!他是想……”

    他刚刚想到这里,秦牧的第三只眼中的光芒突然越过了楼云曲,嗡的一声穿过楼云曲的冥都天门,冲入冥都,照耀在他的身上。

    阴天子的元神顿时冲动了一下,险些离开身体。

    “牵魂引还可以这样用吗?”

    阴天子更加疑惑,牵魂引的神通只是用来给死者唤魂,让死者还阳,而秦牧竟然是想要将他的元神从冥都中强行拉出来!

    秦牧目前仅仅得到幽都神子百分之一的力量,自然还无法将他的元神从冥都中强行拉出来,但是这种神通运用技巧却是让他着实惊心,给他带来了一些困扰。

    然而,就在他的元神被牵魂引撕扯得冲动了一下的瞬间,异变突发。

    一尊酒气冲天的羊角神祇手持长刀,豪迈大笑,杀入从楼云曲的冥都天门杀入冥都,一刀斩在阴天子的眉心!

    “冥都黑帝,老子来谢过你的酒!”

    ————今天窝在酒店里码字码字码字!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