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牧神记 > 第七百零五章 明月正圆
    秦牧越往前走,见到的日用灵兵便越多,涌江学宫附近有士子试验飞车,可以载客在空中飞行,丹炉较小,不像楼船消耗那么多药石,应该是用来短距离飞行。

    他还看到有些士子在制造冰龙鉴,向附近的大户人家兜售这种灵兵,冰龙鉴四方四正,如同一口大鼎,但是有盖,有四条青铜龙雕盘踞在四角,提供药石之后青龙吐息,吐出冰气。

    夏日时放在家里便会让空气清凉,而且冰龙鉴内还可以储存食物,不易变质。注①

    江边有矿山,许许多多机关人在采矿,士子们则在旁边监察记录。

    他还看到有许多士子在设计浮空城,正在荒野上建造小型的城市,打算让城市漂浮在天空中。

    “延康的阵法神通,已经精进到这一步了?”

    他上前检查阵法,那些士子中有些是来自天圣学宫的,认识他这位大祭酒,连忙将阵图取出来请他过目。

    秦牧不禁惊讶,设计浮空城的阵图,用的是类似天上小玉京和天圣教圣临山那种借天地之法的阵法结构,这等阵法结构已经超过了他的阵法造诣。

    “不是我研究出来的,那会是谁?”

    秦牧怔然:“难道是瞎爷爷跑到了圣临山和小玉京,将那里的阵法捣鼓出来了?”

    延康的神通日新月异,让他着实大吃一惊,他从延康离开去寻炎晶晶,到遇到樵夫圣人、垂钓翁,再到天阴界之事,返回延康,前后也就是四个月的时间,延康的神通道法竟然进展到这一步,着实厉害!

    但未免也太厉害了一些!

    “这里面应该不仅仅是哑巴爷爷和瞎爷爷的作用,只怕樵夫老师也在推动!他所学最杂,听垂钓翁的意思,开皇时期的变法便是樵夫老师推动的。”

    秦牧沉吟,樵夫和残老村的人推动延康的道法神通,的确会让延康短时间内壮大起来,百姓衣食住行都会大大提升。也可以让神通者腾出时间来修炼,研究更高深的功法神通。

    不过,最为关键的还是药石。

    这些日用灵兵,对药石的需求大大增加,采矿时可以挖到灵石,但是药材的栽培就有些困难了。

    他来到涌江学宫前方,不由呆了呆,却见前方有万顷良田,种植的都是药材,许许多多涌江学宫和天圣学宫的士子正在药田里施展造化神通。

    这些士子施展的是造化地元功,然而与从前的造化地元功又有所不同,似乎夹杂了许多赤明时代的一些造化神通。

    秦牧让龙麒麟停下,站在药田边观望,只见那些学宫士子以造化地元功助药材生长,培育药性,让几年几十年才能成熟的药材在短短几个时辰便可以收割。

    “这些药材长势很好,再过一段时间便可以收割……牧儿!”

    秦牧听到药师的声音,急忙看去,只见药师正在巡视药田,聋子也在,身边有苏云芝上卿相陪。苏云卿是延康的一品大员,早已打通了神桥,修成神祇,实力很是强大。

    秦牧在京城遇到她时还是个老妪,而现在则逆向生长,变成了三十许岁模样的美妇人,一举一动闪耀着风华。

    聋子已经长出了耳朵,药师则带着青铜面具,还是一如既往。

    秦牧在这里看到许多天圣学宫的士子,应该便是他们带过来的,用意是指点涌江学宫的造化之术。

    秦牧走上前去,笑道:“药师爷爷,你的造化神通如何?为何还带着面具?”

    药师摸了摸脸上的面具,摇头道:“我已经老了,还是不显露真容了。免得……唉。”

    他叹了口气。

    聋子冷笑道:“长得好看便了不起?庸俗。”

    药师笑道:“就是了不起。”

    聋子装作没有听见。

    他们俩喜欢拌嘴,秦牧早已司空见惯,因此也不放在心上。聋子看了看秦牧,不解道:“你怎么不去天圣学宫,反而来涌江学宫了?”

    秦牧目光闪动,笑道:“我路过此地,来看一看豢龙君,顺便拜访苏大祭酒。”

    苏云芝抿嘴笑道:“秦大祭酒说笑了,你极少来我这涌江学宫,我倒是经常跑去天圣学宫找你,想请教一些教学上的难题,只是每次都找不到你。”

    秦牧打个哈哈,盯着一朵花不说话。

    药师和聋子见他这幅神态顿时会意,药师笑道:“苏上卿,我有些累了,先回去歇息。苏上卿只需再等一个时辰,便可以让士子们收割药材,记得保留一些种子。”

    苏云芝称是。

    药师和聋子转身向天圣学宫走去,秦牧快步跟上,聋子道:“看你表情便知道你这次过来没有什么好事。说吧,到底是什么事?”

    “我怀疑楼云曲即将用生死簿对付此地,要灭绝丽州府所有生灵。”秦牧道。

    “什么?”

    药师和聋子齐声惊呼,秦牧连忙道:“两位爷爷小声些,不要打草惊蛇。”

    药师哆哆嗦嗦,加快脚步:“快点回去收拾细软离开此地,赶紧回霸州……不对,回残老村!霸州也不安全!”

    秦牧连忙抓住他的手,药师用力一挣,没能挣脱,他目前是生死境界,但是修行缓慢,肉身远不如秦牧。

    “药师爷爷,你大可以留在此地。”

    秦牧笑道:“只要不是楼云曲亲自动手杀人,仅凭生死簿的话,我还可以接得住。”

    “怎么接?”

    “等你们死了,我把你们复活过来。”

    秦牧笑道:“你们放心,只要肉身不烂,我召来你们的灵魂却也不算麻烦。”

    药师迟疑一下,看向聋子,聋子道:“召回我们的灵魂有什么用?打得过楼云曲他们吗?”

    “打不过。”

    秦牧摇头道:“太皇天覆灭之前,楼云曲三人曾经与初祖人皇相逢,四人前往灵能对迁桥,初祖人皇始终没有对他们三人出手,可见对他们十分忌惮。而他们也不敢直接对初祖动手,想来是初祖的实力在他们之上。楼云曲师兄弟三人的实力,多半在斩神台境界与瑶池境界之间。”

    药师问道:“比缚日罗还要强?”

    秦牧点头:“比缚日罗强出很多。缚日罗多半是瑶池境界,然而在实力上要比他们逊色良多。毕竟他们是冥都黑帝的弟子,修炼的是帝座功法。”

    药师定了定神,道:“我们远非对手,为何不离开这里返回大墟?我们救不了所有人,但可以救自己。”

    秦牧展颜一笑:“可是药师爷爷自幼便教导我说,医者父母心,又说人命大于天,我们学医术求医道,不就是为了救更多的人吗?药师爷爷难道要有违初心?”

    药师气极而笑:“你倒教训起我来了!我现在再教你一句,学医,救不了延康!你听不听我的话?聋子,你实力比我高,你把他封在画里,咱们这就回天圣学宫,把婆婆他们也一起接走!”

    聋子扣了扣耳朵,道:“我听不见,我是个聋子。”

    药师大怒,便要翻脸,聋子连忙道:“牧儿既然跑过来,那么一定有什么馊主意,何不听他说完再做决断?”

    药师忍耐下来,道:“你若是说不出任何胜算,我们立刻就走!用毒把你放倒也须得回残老村!”

    秦牧笑道:“我们虽然不是楼云曲的对手,但还有其他帮手。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此刻樵夫圣人、初祖人皇、缚日罗、赤溪神人,还有渔翁天师,此刻都在丽州境内,只等楼云曲他们现身。”

    他淡然道:“我可以猜出他们的目标便是丽州,他们也会猜到。”

    药师倒吸一口冷气,喃喃道:“他们既然猜到,那么为何不主动迁徙丽州的人们?为何还要让丽州的人们担着被杀的凶险?”

    “因为寻不到楼云曲他们,只能牺牲丽州的黎民百姓。”

    秦牧道:“何况,我已经将牵魂引神通传了出去,延康中修炼这门神通的人不在少数,有了这门神通,便可以将那些因生死簿而死的人们唤回来。因此,这个险值得冒,而且必须要冒这个险!”

    聋子问道:“倘若他们选择的目标不是丽州呢?倘若是京城呢?”

    “我在这里,他们会来。”

    秦牧断然道:“我就是吸引他们的饵,会让楼云曲他们舍弃其他目标,只盯着丽州!玉治郡已经死了几百万人,就是昨天晚上他们以生死簿购销了这些人的生籍。我已经命令所有修炼牵魂引的人赶赴玉治郡救人。而今天晚上应该便是他们对丽州下手之时!”

    药师问道:“那么他们怎么才会知道你在丽州?”

    秦牧道:“拥有生死簿,自然会知道我在哪里。用生死簿照一照,所有人的名字都会浮现出来。今天晚上,我需要一个高地来作法,在他们施法害人之后,将丽州所有人复活!”

    聋子连忙道:“涌江学宫中有一座观天台,地势很高,可以站在台上纵览丽州一切景致。”

    秦牧击掌道:“好!就在那里作法!”

    当天晚上,秦牧带着龙麒麟来到观天台上,药师与聋子站在边缘,紧张的看向天空,只见明月正圆。

    观天台的四角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兽雕塑,象征着东南西北四大天宫,中央则放着巨型的浑天仪,刻着周天星斗。

    秦牧在四周点上灯笼,站在浑天仪上,静静等候。

    月光皎洁,缓缓升上中天,夜深人静,此刻的涌江学宫已经没有了人声,只有海边的滔滔江水在日夜流逝。

    夜色有些凉意。

    秦牧警觉地现出三头六臂,盯着四周,月光静谧如水,洒向大地,照耀山川地理,近处草木暗香浮动,远处山峦斑驳如猛兽匍匐。

    秦牧等了良久,眼看月亮绕过了中天,始终不见生死簿飞来。

    “难道他们不来了?不太可能……龙胖,龙胖!”

    秦牧呼喊一声,龙麒麟趴在观天台边一动不动,秦牧惊疑不定,看向药师和聋子,聋子跏趺而坐,瞪着眼睛看着他,药师则靠着青龙雕塑站着,面目隐藏在阴影中。

    秦牧从浑天仪上跳下,来到两人身边探手试探鼻息,脑中轰然。

    药师和聋子二人只剩下了躯壳,灵魂竟然不翼而飞!

    他飞速来到龙麒麟身边,龙麒麟的魂魄竟然也不翼而飞!

    秦牧毛骨悚然,飞速奔下观天台,在涌江学宫中飞速穿梭,他看到了天录楼中灯火通明,还有许多士子在楼中借阅各种功法神通经卷,不过所有人都僵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奔过走廊,看到草坪上还有未睡的年轻士子,男女相偎,应该是在谈情说爱,但是他们的身躯已经空了,魂魄也是不翼而飞!

    秦牧经过苏云芝的大殿,这尊神祇此刻正在打坐,然而元神竟然也不翼而飞!

    “不可能!不可能!他们不可能催动生死簿而不惊动我!豢龙君!”

    秦牧高声喝道:“豢龙君何在?”

    江水滔滔,没有出现“豢龙君在此”的叫声,涌江中,两条巨龙肚皮朝天漂浮在水面上,龙角被大坝绊住,身躯被江水冲击像是波浪般抖动。

    百岁山上,白隙神祇像是变成了石雕,站在一个坟头上一动不动。

    整个丽州,所有郡县,悉数陷入死寂。

    “他们怎么施的法?不可能一点痕迹也没有!”

    秦牧浑身冰凉,走来走去,额头上冷汗滚滚而下,突然他抬头看向天上的明月。

    明月正圆。

    “今天是初一,是了,今天是初一,哪里来的月亮?”

    秦牧身躯大震,高声喝道:“他们藏身在月亮之中!樵夫老师,初祖人皇,你们听见了吗?”

    咚。

    半空中一朵苍云上掉下来一人,砸在秦牧不远处,秦牧向那人看去,只见那人提着斧头,脸栽在泥土里。

    秦牧眼角抖了抖,然后看到了第二个人从空中跌落,初祖人皇将涌江学宫的宫殿砸出一个大洞,接着缚日罗、赤溪、渔翁天师等人纷纷从云层中坠落下来,砸得地面颤抖。

    秦牧爆喝,身后承天之门轰然开启!

    这时,明月中三个人影走了下来。

    ————四千字大章,你没看错,是四千字大章,宅猪出差也爆了!啦啦啦,求月票,求订阅~

    注:冰鉴,中国古代冰箱,战国时期贵族使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