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牧神记 > 第七百零二章 代为受过
    阴差老者瞥了秦牧一眼,道:“回土伯,已经加上了,在第八卷第一千零四页。每一笔账都记得很清楚,不会少了。”

    土伯把手中的书放下,捡起第八本文书,翻看一番,道:“他每次开启承天之门也记着了吗?”

    “记着了。”

    阴差老者道:“他把我吓得心惊肉跳,不能不记。还有,死在他手中的每一个人,也都记下了,清清楚楚,分毫不差,只等他死后清算。不过这些都是小事,我记录在杂卷中。”

    土伯将第八卷放下,问道:“杂卷在何处?”

    阴差老者回道:“杂卷太多,我专门开辟了一个房间存放,差不多放满了。要把杂卷也送过来请土伯过目吗?”

    “不用了。”

    土伯也有些头疼,摇头道:“只要记录得清楚分明便好。”

    咚。

    田蜀直挺挺倒地,羊脑袋摔得很重,在地上弹跳两下才平息。齐九嶷忍不住道:“田大哥,土伯说的应该不是你,而是秦凤青秦兄。”

    田蜀有气无力道:“我知道是在说他。我以为他与土伯有交情,原来是记录他做过的坏事的交情。我还期待他能让土伯卖他一个面子,现在觉得土伯卖给他面子的结果就是让我罪加一等!你让我躺一会儿,我突然觉得很无力……”

    土伯看着秦牧,秦牧局促不安的站在那里,低着头,时不时偷偷的瞥一眼他,然后受惊一样收回目光。

    土伯道:“包庇罪犯田蜀,将田蜀释放出来为祸世间,这个过错记在你的头上,你心服吗?”

    秦牧连忙道:“我不……”

    “记他头上。”土伯向阴差老者道。

    阴差老者爽快称是,提笔记下,向秦牧道:“土伯公正无私,问你并非是问你的意见,而是跟你说一声,免得你将来死时做个冤死鬼。”

    秦牧顿时放心,笑道:“将来?那么说来土伯这次不会杀我。”

    土伯瞥他一眼,道:“你阳寿未尽,所以暂且不会动你。不过你留在幽都越久,你的肉身便越是虚弱,总会死掉。今日召你们前来并非是为了你,而是为了他。”

    他抬手指向田蜀,一条鞭子唰的一声将田蜀缠住,田蜀挣扎不脱,面若死灰。

    秦牧踏前一步,横身挡在土伯身前,朗声道:“敢问土伯,田蜀所犯何罪?”

    “斩我之角,窃我幽都,分疆裂土建立酆都,这是大罪。”

    土伯认认真真道:“你站出来是要为他出头?你想代他受过?”

    秦牧沉声道:“帝阙神刀是开皇设计的,命令是开皇下的,田蜀只是奉命行事,臣遵从君王之命,难道有过错吗?”

    土伯道:“持刀之人,本来便有大错。”

    “土伯欺软怕硬吗?”秦牧问道。

    田蜀毛骨悚然,齐九嶷也惴惴不安,心道:“秦兄怎么什么话都敢说?他尽管是幽都神子,但对土伯这样说话,幽都神子这个身份也根本保不住他!”

    土伯微微皱眉,牛角之间火光流转。

    秦牧继续道:“土伯公正无私,便应该去追究开皇的责任。土伯不去追究主谋,而拿田蜀问罪,未免有欺软怕硬之嫌。我是晚辈,但晚辈也有公正之心,倘若土伯不公,晚辈便心有不服,总想说一说。土伯倘若不欺软怕硬,那么太皇天和罗浮天毁灭,无数生灵惨死,土伯何不追究首恶?”

    阴差老者皱眉道:“神子,你不知这里面的缘由,还是不要说了……”

    “让他说。”土伯抬手道。

    阴差老者只得忍耐下来,暗暗替秦牧捏了把冷汗。

    秦牧继续道:“首恶是谁?适才从土伯的宫殿中走出去的那位贵客便是!阴天子纵容弟子,逼得赤明余族不得不进入魔族罗浮天的领地,引起一场血战,罗浮天被毁,赤明余族死的只剩下赤溪一人。魔族为了求生存,不得不进攻太皇天。阴天子的弟子又持生死簿为祸,血祭罗浮天撞击太皇天,让太皇天撞击延康,无数生灵丧命。适才首恶就在这里,土伯为何不诛首恶?”

    “我哥哥大闹幽都,土伯给我记过,要杀要打。我召来七杀星君尉獠之魂,土伯给我记过,要杀要打。我在战场上厮杀,斩杀敌将,土伯给我记过,要杀要打。而今,阴天子的弟子将要血洗延康,让石像复苏,降劫于延康,又将会是无数生灵惨死!土伯,你何来的公正无私?你可敢对他们要打要杀?”

    “你分明是欺软怕硬,欺善怕恶,你不作恶但却有大恶,田蜀斩你的角又有何罪?倘若天庭上坐着的人是开皇,你敢放个屁?”

    “你说我作恶多端,你将我哥哥的屎盆子扣在我的头上,我哥哥固然无恶不作,但也知行合一,你虽然是幽都之主却言行不一,有辱没天生神圣之名!”

    “你还不如把位子让出来,让我哥哥做这个幽都之主,最低他能一碗水端平了,不像你四处乱洒!”

    田蜀、龙麒麟和齐九嶷吓得屁滚尿流,阴差老者也连打几个哆嗦,心道:“完了,完了……”

    土伯三只眼睛盯着秦牧,秦牧直视他的三只眼睛,丝毫不让。

    “你原本很机灵,很会因势利导,很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为何今日不知进退,非要据理力争?”土伯终于开口,询问道。

    秦牧躬身道:“世人总有积怨,积怨久了,便会爆发。我也是世人,冒犯了土伯,还请见谅。”

    土伯缓缓点头,道:“你怎知我没有一个小本本记录阴天子的罪过?”

    秦牧道:“有而不做,与没有有什么区别?我知道土伯的难处,无非是天庭势大,你不敢有所作为,不能有所作为。既然土伯不愿意亲自动手,那么又何必阻挡他人?”

    土伯面色无比平静,丝毫看不出表情变化:“那么你的意思是?”

    “恶人还要恶人磨,我是这个恶人,田蜀也是这个恶人。当今世上,敢与阴天子斗个你死我活的人不多,田蜀便是其中之一。”

    秦牧道:“土伯把田蜀放走,让他来与阴天子斗个你死我活,岂不是好?你的角的确是田蜀所斩,但也是事出有因,他是奉开皇之命,开皇不在这里,我替他担了。土伯尽管将这个恶名记在我的头上!只请土伯能够放过他,让他去与阴天子斗,而土伯尽管做个渔翁。”

    土伯三只眼睛一直盯着他,始终没有移开目光。

    田蜀等人惴惴不安,秦牧不知道土伯的强大,而田蜀却知道得一清二楚。

    开皇时期,他被土伯封为冥都天王,一身神通出神入化,但是和土伯一比,那就是米粒与灼灼太阳相比。

    他对土伯有着天然的恐惧感。

    然而秦牧却面对土伯坦然自若,侃侃而谈,甚至呵斥土伯,呵斥之后还要与土伯谈条件,在他看来,这完全是找死的行径!

    就在此时,土伯的声音传来:“也罢,给你这个面子,放他离开便是。”

    田蜀身上一轻,那根鞭子松开,让他坠落在地上,摔得七荤八素。

    田蜀脑中懵然,晃了晃头,似乎没有听清土伯的话。

    土伯竟然答应了,竟然同意了秦牧的条件,而且还说出给你个面子这句话。

    这完全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秦牧躬身谢道:“多谢土伯成全。”

    “世人作恶,我都会公正无私,记录下来,无论对方是平头百姓还是天王天帝。”

    土伯不紧不慢道:“每个人都会有相应的小本本,只是有的薄有的厚而已。你窃取我的力量复活天阴娘娘,我并不怪你,反而很是欣喜。物伤其类,天阴娘娘之死我也心有不甘,但是我毕竟是幽都之主,有时候有些事情我不能做,只能由其他人做,有些话我不能说,只能由其他人说。你做了,你说了,但出于公正,我尽管欣赏你也需要记录下来以幽都律法办事。你,明白了吗?”

    秦牧躬身道:“我明白。”

    土伯颔首道:“你们现在可以离开了。”

    秦牧迟疑一下:“土伯,我想见一见我娘亲,我从未见过她……”

    “她在代你受过。”

    土伯脸色漠然,道:“你出生后的几个月,在幽都犯下大过,当年她为了保住你的性命因此把你送走,但为了保护你,不让幽都巨头追杀你,于是她将你的过错担下来。你想要见她,我可以通融,但是冥都弟子已经开始动手了,延康生灵的魂魄正在被引渡到幽都。你确认你要见她吗?”

    秦牧如遭雷击,木木的站在那里,突然转身道:“田蜀、齐兄,我们回延康!”

    土伯目送他走出大殿,却见那少年偷偷的抹了抹眼睛,悄悄擦拭泪水。

    “会是一个好孩子。”土伯淡淡道。

    阴差老者躬身道:“他当然会是个好孩子,我去送他们离开。”

    纸船上,秦牧回头,看着看似冰冷黑暗的土伯,其实那里生活着无数死亡的人们,热闹无比,那里还有他的亲人。或许还有他的父亲开着船,在黑暗中寻找娘亲的踪迹。

    然而,他明明有这个机会去见他们,却不能相见。

    “我会回来的,待延康之乱平息,我会回来见你们的。”

    秦牧露出一丝温柔的笑容,心中默默道:“我不记得自己刚出生后做过些什么,想来是哥哥所为,他所为就是我所为。但是却让娘亲替我受过,我心不忍。娘亲,我会回来接你们的,我不会让你代我在幽都受苦……”

    ————宅猪明天要赶赴杭州参加中国作家周,为期七天,可能会有牧神记的什么奖项要领。很多书迷催促宅猪爆发,目前来看实在爆发不动,不断更就是万幸了。不过大家放心,我存了两章稿子,应该能周转一下,我尽量保持准时更新,定时两章,如果有晚更的话,一定会补上。求订阅,求推荐!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