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牧神记 > 第六百九十八章 无尽虚空(求订阅!)
    “齐兄,我说过饶你不死,便不会真的对你痛下杀手。”

    两个秦牧同时低头,看着挣扎着想要起来再战的齐九嶷,正色道:“你吐露的信息对我来说十分有用,值你一条命。”

    齐九嶷还是站不起身,挣扎坐起,气喘吁吁道:“我原本用那个消息打算打击你的道心,没想到却因为那个消息而救了自己一命……”

    他有一种嘀笑皆非的感觉,定了定神,继续道:“这一战之后,我便会返回天庭,刻苦修行,向帝座存在请教。秦兄,你不要被我超越了。”

    秦牧抬起头放远目光,带着疑惑打量四周,面色古怪道:“齐兄,你可能短时间内无法离开延康了。可能连我也会被困在这里……”

    齐九嶷微微一怔,他在地面被烧熔两人坠入地底时,便发现神断山脉地底空间的怪异之处,只是当时与秦牧交战正酣,无暇细细打量,也无法分心。

    直到现在,秦牧表明自己会信守承诺不会对他痛下杀手,他这才放下心来,打量四周。

    下方的神殿其实是一座祭坛,应该是魔族所建,上面有许多魔族的祭祀符文,并未被破去。这里曾经有一场血祭,但不知被谁打断,祭坛上血迹斑驳。

    他们此刻是在刀面之上,这口刀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厚度,刀刃刀锋很长,长到根本看不到刀柄和刀尖。

    而且古怪的,他们两人的元神,包括刚刚来到这里的龙麒麟的元神,此刻都进入了看似没有任何厚度的刀内。

    而刀内却有着广阔空间,像是另一个世界一般!

    齐九嶷试图收回自己的元神,却发现元神与他隔着一个世界,虽然可以感应到,却无法将元神收回来。

    他的额头不由冒出一滴滴冷汗,声音沙哑道:“秦兄,这是怎么回事?”

    秦牧不答,面色也变得凝重。

    这口刀的怪异之处,其实他早已见识过,阻截上苍的那一战,神断山脉被夷为平地,战斗极为惨烈,村长“战死”,妖族五仙中的柳仙、白仙、黄仙战死,老道主、老如来、绫璟道人、少年祖师、土行峰、玄圣武战死,其他人遭到重创,药师等人也“战死”在战场中,最后是被秦牧将魂魄夺回,复活过来。

    那一战,上苍被打得完全无法与延康争锋。

    当时,屠夫等人便发现了神断山脉下的这口刀,以及刀下的魔神石像,那尊钻入刀下的石像是一尊极为可怕的魔神,是一个魔族世界的老祖宗,在降临延康时一不留神钻到刀下,结果陷入一个危及到自身性命的局面之中。

    延康国师动用震鼎,震塌了延康与另一个世界的壁垒,而那个世界正是这位魔祖所在的魔族的世界,许许多多魔神化作石像降临神断山脉,搜寻这口刀,打算解救自己的老祖宗。

    最终那个世界的魔族血祭被秦牧用镜像打断,魔神石像复苏失败,纷纷钻地消失。

    秦牧曾经怀疑过那个世界是罗浮天,不过后来他见到了罗浮天,才知道自己猜测错误。

    魔神石像的那个世界,要比罗浮天高等很多,应该是天庭下辖的一个魔族世界,罗浮天的实力远没有那个魔族世界强大。

    对于这口长刀,当时他们都没有足够的实力撼动,而且长刀看起来更像是开皇时代留下的宝物,用来阻断大墟的黑暗侵袭延康,所以谁也没有动过这口刀。

    当时,司婆婆等人与上苍诸神的元神落入刀内空间,是因为酆都恰巧经过这里,然后司婆婆等人的元神便迷迷糊糊的从刀内空间飞出,回归自己的肉身,他们这才没有丧命。

    秦牧的元神向外看去,能看到自己的肉身,想要解救自己的元神,恐怕只有酆都再度从这里经过。

    不过他虽然去过几次酆都世界,然而去的只是酆都的第一座神城,而酆都还有其他神城他不曾去过,阎王也不曾将那些神城开放。

    酆都还有许多未解的秘密。

    现在的关键是,他们怎么离开这口刀的内部空间。

    刀内世界一片苍茫,像是两片无比洁白的明镜横在虚空之中,将他们夹在两个没有厚度的明镜中间,看不到尽头。

    而他们的肉身与他们的元神隔着镜子般的壁垒相望,虽然看起来元神踩着肉身的脚底,近在咫尺,但始终无法回到肉身之中。

    “酆都何时才能运行到这里?我听晶妹妹说,上次是幽都入侵,阎王率领酆都神魔抵抗幽都这才来到神断山脉,而现在阎王恐怕根本不知道我被困在此地……”

    秦牧皱眉,元神被困在这里,连三元神会诀也无法动用,不能联络司芸香灵毓秀她们,她们不知道此事,也就无法请酆都阎王出手。

    “我们死在刀内空间中也不会有人知道……”

    他定了定神,迈开脚步,向刀内空间深处走去。

    齐九嶷恢复了一些,元神挣扎起身,跟上秦牧,龙麒麟也连忙跟上来。

    秦牧细细打量脚下和头顶的镜面,看不出任何锻造的痕迹,这口刀用什么东西炼制的,用什么手法炼制的,以他锻造宗师的水准竟然一点也看不出来。

    要知道,锻造之道以哑巴为尊,而秦牧师从哑巴,锻造技业天下第二,连他也看不出任何痕迹,其他人更是休想看出什么名堂。

    齐九嶷瞪大眼睛,突然现出九颗脑袋,四下张望,转而张口喷出凤凰火焚烧两边的镜面,竟然连镜面也没有烧红,更不见烧熔的迹象!

    “这里还是下界吗?”

    齐九嶷气极而笑:“下界有这么厉害的东西吗?下界的土……人,能有这么厉害的锻造水准?”

    “天庭的土鳖,没有见识。”龙麒麟白他一眼。

    齐九嶷大怒,自己身为天庭的天之骄子,两大帝座存在的弟子,竟然被这货鄙视了。

    秦牧也试着用自己的天火神通熔化镜面,但也与他一样,没有任何收获。

    “这个世界总该有尽头吧?”

    他们继续前行,然而让他们失望的是无论他们走出多远,前方依旧是两个平行的镜面,似乎无穷无尽。

    他们走了不知多久,走到心中几乎绝望,走到龙麒麟再也不愿意动弹,只愿意趴在地上。

    秦牧一手提着他的尾巴,拖着他继续前行,镜面很滑,费不了多少力气。

    齐九嶷目光茫然,跟在龙麒麟的身后,只能看到龙麒麟的大脑袋和整个身子都贴在镜面上,双目无神的就这样被秦牧提着尾巴拖着走。

    “不可能有尽头的……”

    齐九嶷露出惨笑,道:“我们已经走了两年了吧?还是没有尽头!别说一口刀这么小的地方,两年时间,就连天庭也走到尽头了吧?”

    秦牧不答,认定一个方向一直往前走。

    “两年了,我们的肉身已经死了吧?”

    齐九嶷有崩溃的征兆,嘿嘿笑道:“现在我们在刀外的肉身,应该已经腐烂掉了,有苍蝇围着我们飞,蛆虫在我们体内啃咬我们的血肉,我们的身体弥漫着恶臭……”

    “闭嘴!”秦牧阴沉着脸喝道。

    龙麒麟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有气无力道:“闭嘴,九头鸟人……”

    齐九嶷大怒,冷笑道:“你们主仆两个就敢欺负我!别忘了,你们与我一样,都死了两年了!嘿嘿,在这个诡异的世界,管你是天庭的贵胄,管你是人间的帝皇,统统要被困死在这里,知道元神被消磨得一干二净!老子便不该听黑帝老儿的话,来到延康给你们这群降劫!不该来到这个破烂地方,擒拿你这混蛋!他娘蛋的冥都,他娘蛋的黑帝……”

    他咒骂不绝,心态完全崩坏。

    秦牧被他的负面情绪影响,心态也有崩溃的征兆,不由得恶向胆边生:“先把齐九嶷这喋喋不休的家伙弄死……”

    正在此时,前方的两层镜面突然断去。

    秦牧神色呆滞,猛然停下,呆呆的看着那断去的镜面,只见镜面断去之处是一片黑暗的空间,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有一阶阶白玉石板,很是规则的铺在黑暗之中,一直延伸到黑暗的深处,看不到石板通往哪里。

    “有路了!”

    秦牧喜极而泣,把龙麒麟抡起狠狠的砸在地上,再度抡起再度砸下,笑道:“龙胖,快点醒来,有道路了!”

    龙麒麟被他摔得七荤八素,连忙道:“醒了,醒了!”

    秦牧将他丢在一边,看向齐九嶷,齐九嶷警觉:“兴奋归兴奋,你别想摔我!”

    龙麒麟爬起来,抖了抖身子,看向白玉石板铺就的道路,喜道:“教主,咱们终于可以出去了吗?”

    两人一兽欢天喜地,撒丫子狂奔,纵身跳到石板上,纵跃如飞,向黑暗中奔去。

    三个月后,秦牧双目无神,拖着龙麒麟纵身跃起,无力的落在下一个石板上。

    齐九嶷跟在他们后面跳了过来,随即往龙麒麟的脑袋上一趴,瘫软下来。

    秦牧扯着龙麒麟的尾巴,用力往前扔,让龙麒麟和齐九嶷一起落在下一个石板上。

    他纵身跳过去,抓起齐九嶷的衣服领子,提起拳头便打,齐九嶷也不反抗,任由他的拳头落在自己俊美的脸上,有气无力道:“打吧,随便你打,你打死我便是……”

    秦牧锤了两拳也没有了心情,将他丢到一边,齐九嶷躺在石板上,四仰八叉。

    龙麒麟迷迷糊糊的做起来,将他坐在屁股下面,张开眼睛,舔了舔嘴唇:“赤火灵丹的味道最好了,我做了个梦,教主给我做了好多赤火灵丹,装满了一个世界,到处都是灵丹……我撒丫子跑啊跑啊,跑了不知多久还是没有跑到尽头,我在灵丹的汪洋里打滚儿,撒欢儿,踮着脚尖跑,钻到灵丹海里游泳……教主,前面有扇门……”

    秦牧看去,不由喜极而泣,笑道:“齐兄,有道门,有道门!”

    齐九嶷被龙麒麟坐在屁股下面,只有半条腿露在外面,蹬了蹬腿,想要爬出来却爬不出来,闷声闷气道:“道门也被关进来了,他们也跑不出去……别烦我……”

    秦牧欢天喜地,纵身狂奔,直奔那道门户而去,龙麒麟也慌忙站起,一边流泪一边狂奔。

    齐九嶷坐起来,脑后的翎羽被压得歪歪扭扭,有气无力道:“是道门的林轩道主吗?那小牛鼻子……咦,真有道门!”

    齐九嶷喜极而泣,脸上的笑容如鲜花盛开,手舞足蹈,一蹦一跳的向那扇门户奔去。

    他刚刚来到最后一阶石板,那扇门户前,却见秦牧第一个冲入门户,龙麒麟第二个冲进去,顺脚踢了一下门户,门户嘭的一声闭合,将他挡在门外。

    齐九嶷大怒,急忙开门冲进去,却见这里是一道长长的走廊,两边都是一扇扇门户。

    齐九嶷崩溃,趴在地上,抱着龙麒麟的尾巴让龙麒麟拖着自己走:“这么多门,要走到何年何月?反正出去之后我们的肉身也死了不知多久了……”

    正在此时,一扇门户突然咯吱打开,里面探出一个脑袋:“你们是谁?为何在这里?”

    龙麒麟蹬了蹬腿,将齐九嶷踢在墙上,好奇的打量那人。

    ————啦啦啦,三千七百字,求订阅吖~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