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牧神记 > 第六百八十八章 大法师
    “秦怪婴?”

    婴孩秦凤青猫着腰躲在一座大山后面,偷偷观望这边,等待老佛下来,心中愤愤道:“三个脑袋的敢说我坏话,待会把手脚一个个扯掉。”

    他像是只准备捕食的猫,紧张的蹭着手脚,打算在老佛下来时捕捉老佛。

    不过大梵天王佛却没有下来,道:“多谢赤皇陛下提醒。老僧告罪,便不下去了。敢问天公道兄,赤皇陛下,你们何故到了这里?”

    天公分身叹道:“一言难尽,不必再提。”

    那老佛看了看他们,心领神会,没有继续询问这个问题,道:“天地大道的细微变动,是怎么回事?似乎是此地发生的变故。”

    赤皇道:“秦家子弄出来的东西。他在复活天阴娘娘。”

    “是秦牧弄出来的动静,还是他哥哥弄出来的动静?”老佛问道。

    “坏弟弟弄的!”

    躲在山后的秦凤青忍不住回了一句,道:“你还下不下来?”

    “不下来。”

    老佛理直气壮道:“下来我也会被关在这里。秦凤青,你奈何不得我。你忘了你上次要吃我,所以才会被我镇压的吗?”

    天公分身道:“他不会吃我们了,但会扯掉我们的胳膊腿儿来玩。你下来也会遭殃。”

    老佛笑道:“纯真无邪的凶残是大恶啊。”

    天公分身叹道:“但是不如邪恶可怕。我与赤皇曾经助他弟弟秦牧夺走了他的一身修为,结果他弟弟秦牧变成了邪恶,那才是真正的大恐怖,真正的无法无天!若非我技高一筹,提前想到对策,现在只怕……”

    老佛打个冷战:“你们真敢玩,真会玩。将秦牧变成邪恶,那还得了?他弟弟秦牧好像不止一次弄出惊天动地的大动静,最近几百年,天地大道的变动渐渐变得频繁,延康变法,从变法到变道,几百年发生的天地大道自我改变,比从前两万年还多。也难怪天庭对延康很是紧张,担心那里会再度演变为一个天庭。”

    天公道:“天地大道的变动在几年前变动还是不大,但是最近几年,随着秦家子出山,变动的频率才越来越频繁。对于我们这些古神来说,每一次变动都是一次削弱,未必会是好事。古神出世之后,便不能与大道同流,道变而我们不变,因此每次变法变道对我们都是削弱。”

    老佛道:“天阴娘娘的灵魂破碎成最细小的黑沙,他如何复活天阴娘娘?”

    天公道:“他的神通,跨越的体系太多,幽都体系,冥都的法术,玄都的神通,造化神通,神道,魔道,佛道,道门,都有,糅杂了很多东西,很难说得清楚。他的歪点子多得很,但是能否复活天阴娘娘还是未知数。”

    老佛很想出去看看秦牧施法的场景,只是倘若离开,只怕秦凤青便要破开封印,他只能忍耐下来。

    而在外面,天阴娘娘体内的殍鬼还在疯狂涌出,化作一道道黑烟而去,这些殍鬼已经被排出七七八八,所剩不多。

    因此天阴娘娘安静下来,没有继续攻击秦牧和开皇神人。

    开皇神人依旧用生死簿照住天阴娘娘的面目,紧张兮兮,不敢有任何放松,但见随着天阴娘娘的灵魂碎片被秦牧召来,她干瘪的五官又慢慢的清晰丰满起来。

    终于,天阴娘娘所有的灵魂微粒都被秦牧召唤而来,殍鬼也被排空,这尊天生神圣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手中托着宝塔,开皇神人站在塔顶,而秦牧则站在塔尖上,身后是颠倒的承天之门。

    秦牧口中还在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迸,字如珠玑,声若惊雷,承天之门中光芒倾泻,照耀在天阴娘娘的面目上。

    他窃取天公的力量,以天公的造化伟力重塑天阴娘娘的天魂。

    天阴娘娘体内,无数黑沙在不断重组,天魂渐渐形成之中。

    秦牧面色苍白,突然喉头一甜,一口血涌上来。

    虽说他是在窃取天公力量来施展神通,但是自身的法力也是消耗巨大,不但法力消耗,精神、肉身无一不是消耗剧烈,难以承受。

    突然他身躯一摇,现出三头六臂,元神也在同一时间化作三头六臂。

    秦牧稳住气息,过了良久,终于将天阴娘娘的天魂重塑成功。

    他身后的承天之门突然铮铮作响,天地再度易转,变成正常形态的承天之门,门中黑气冲出,那是幽都魔气,冲入天阴娘娘体内,冲击的方位是天阴娘娘的尾骨,在尾骨处重塑地魂。

    秦牧这次要窃取的是土伯的力量,借用土伯力量来为天阴娘娘重塑地魂。

    “哇——”

    秦牧三颗脑袋齐齐张嘴喷血,他强行压制住即将崩溃的精神,继续催动神通,将承天之门横了过来,同时窃取天公和土伯的力量,黑暗与白光同时涌出,洞照在天阴娘娘的肚脐处。

    那里是生魂所在。

    三魂之中,天魂地魂可以窃取天公土伯的力量来恢复,生魂则是生命所属,对于这一点秦牧没有过多研究。

    他在这方面的造诣远不如司婆婆。

    不过,承天之门天在上地在下,那么人间就在中央,人间是生灵生命所居之地,所以他打算同时以天公土伯的力量来试一试,看看能否帮助天阴娘娘重铸生魂。

    秦牧愈发难以支撑,无论是肉身还是元神,亦或是法力精神,都达到了极限,不过令他感觉到欣慰的是,在天公和土伯的力量汇聚之处,天阴娘娘的生魂在慢慢汇聚。

    他继续苦苦坚持,脑中已经浑浑噩噩,他毕竟不是神祇,这次施展逆天改命的大神通,去为一尊天生神圣逆天改命,简直就是拿自己的性命来拼!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

    终于,天阴娘娘的生魂重塑完成,秦牧鼓荡残余力气,正要为她重塑七魄,突然眼前一片漆黑,失去了对肉身的控制,从塔顶跌落下来。

    “大法师为我重塑三魂,天阴感激不尽。”

    秦牧耳畔传来一个很好听的声音,然而他消耗太大,看不到也感觉不到。

    天阴娘娘伸出手掌,将他接住,托在掌心,道:“多谢大法师救命之恩,我是天地所生,并无七魄。”

    开皇神人站在塔顶,还在用生死簿照耀她,天阴娘娘笑道:“已经不用了,多谢道友。”

    开皇神人连忙收了生死簿,取出纸笔飞速写了一段话,天阴娘娘凑到跟前看去,笑道:“我没有肉身,空有皮囊,不算复活。”

    开皇神人换了一张纸,又写了一段话,天阴娘娘道:“他没有大碍,只是损耗的元气和精力太多。我以天阴之水天阴之气为他保住性命,不必担心。”

    开皇神人又换了张纸,飞速书写,然后高高举起。

    天阴娘娘道:“如何解决没有肉身的困扰?我也没有办法。我是天地所生,或许可以用天阴之土,天阴之水为自己重塑肉身。但是你没有了血肉,我就无可奈何了。我虽然可以帮你重塑身躯,但是无法帮你重塑神藏。”

    开皇神人脸色黯然。

    天阴娘娘托着塔,向海边走去,几步之间来到大海之中,将秦牧轻轻放下,让他漂浮在海面上。

    她轻轻抬手,聚集风云,炼出一缕天阴之气,将天阴之气放开,只见这一缕天阴之气飞速钻入秦牧眉心,迅速流遍全身。

    天阴娘娘又抓起海水,海水从她掌心落下,最终留在掌心的是一个晶莹剔透的水滴。

    天阴娘娘小心翼翼将水滴放在秦牧唇边,那水滴渗入秦牧口腔,飞速化去,让他整个人云气氤氲,像是被祥云包裹一般。

    天阴娘娘笑道:“大法师,醒来。”

    秦牧浑身舒畅,幽幽转醒,张开眼睛便见自己躺在海面上,天阴娘娘的面庞险些遮住半个天空。

    他连忙站起身来,只觉自己的疲劳疲惫统统不翼而飞,元气饱满,精神焕发,肉身似乎也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不禁又惊又喜,站在海面上向天阴娘娘见礼,沉声道:“后学末进秦氏子秦牧,见过天阴娘娘。”

    “大法师客气了。”

    天阴娘娘屈下身子,让他跳到自己的手掌心里,笑道:“大法师竟能为我重聚三魂,与我有再造之恩,天阴感激不尽。阴天子将我这里改造得乱七八糟,待我恢复肉身之后,便要拨乱反正。”

    海水蜂拥,向她体内涌去,大地也在流动,为她重组骨骼,天阴娘娘的肉身显得越来越真实,实力也在疯狂提升之中,道:“大法师有何所求?”

    秦牧脸色微红,道:“娘娘不必称我为大法师,我连神祇都不是,只是尽力而为,当不起这个大字。我对三魂的研究,还不及婆婆……”

    “当得起。”

    天阴娘娘笑道:“大者,仅次于天也,比天少了一笔。你的神通道法,连天公也不会,还当不起大字?”

    秦牧惭愧不已,想了想,道:“我来自外界的延康,敢问延康可否与娘娘结盟?”

    天阴娘娘笑道:“理当如此。”

    秦牧松了口气,道:“冥都在这里设置据点,控制黑沙,扰乱人间,娘娘是否能够控制黑沙流动?”

    天阴娘娘摇头道:“我刚刚复生,还无法掌控整个天阴界,目前无力控制这里的灵魂黑沙。”

    她目光有些冷峻:“鬼魂被碾成最细碎的粒子状态,变成黑沙,但黑沙还是鬼魂,本质没有变。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秦牧眼角跳动一下,无数鬼魂被揉碎了混在一起,这种情况下,也就形成了一个无比庞大的灵魂体!

    整个天阴界都处在黑暗之中,也就是说,天阴界就是一个无比庞大的殍!

    “我们都在这个殍的肚子中。”

    天阴娘娘道:“这是阴天子的手段。我这次复生过来,阴天子很快便会知道这件事,天阴界这个巨大无比的殍便会复苏,攻击我,再度将我杀死。不过,这次他无法得逞。我会与他再斗一场,让他知道天之阴并非是他能够踏足之地!”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