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牧神记 > 第六百七十章 术数的魅力
    村里人原本最骚情的便是瞎子,喜欢舞文弄墨卖弄风骚,然而自从屠夫从疯癫中走出来,恢复了过往的风采,这位杀猪卖肉的屠夫骚情起来,基本便没有瞎子什么事了。

    众志成城,虽然太皇天的神城在这场冲击下能够保存下来的寥寥无几,但是所有人为屠夫和秦牧的豪迈歌声激荡胸怀,此刻他们四周的神通,宛若就是一座坚不可摧的神城。

    初祖人皇的天地印化作这座城的天空大地,城墙四壁,其他神魔则是巩固城墙的将军,而秦牧等数万神通者则是站在城墙上抵挡敌人进攻的士兵。

    他们气与血相连,神通相连,抵挡天地毁灭爆发出的恐怖威能。

    众人在一瞬间便感受到无比恐怖的压力,有人被那恐怖的力量压得全身血管炸开,血流如注,如同一个血人,有人筋肉撕裂,皮肤裂开,有人崩坏了衣裳,有人骨骼断裂,但是没有人退下,哪怕是两条手断了也丝毫不退,毕竟还有元神,还可以施展神通。

    终于,最为恐怖的第一波冲击过去了。

    初祖人皇突然双腿一软,跪地昏倒过去,一双双手臂搀扶住他,没有让他直接倒下,而是将他平放在地面上。

    在场的神通者和神魔虽然数量不少,但是初祖人皇为了他们的安危还是承受了九成以上的压力,他是斩神台境界的强者,比起其他神魔要胜过不知凡几,就算所有人绑在一起也远不如他。

    秦牧和药师上前查看,为他医治,其他神魔则团团立在四周,抵挡余波。

    此刻的太皇天宛如岩浆地狱一般,天上下的是岩浆雨,带着黑色的灰烬,还夹杂着山峦大小的火石从天而降。

    吹拂的热风以百倍于声音甚至更高速度疯狂的吹,将岩浆化作滔天大浪,滚滚而行,淹没途中遭遇的一切。

    而大地震动,则造成了岩浆海中不断有一座座火山从海底喷涌,火柱直达几百里甚至几千里的天空。

    天空则早已经破裂,五颜六色的空间碎片没有任何厚度,泛着奇异的光芒在空中游动,有的则在急速飞行,仿佛最锋利的刀,切开经过的一切东西。

    可以呼吸的空气已经基本上耗光,每呼吸一口污浊空气,便吸入不知多少有毒气体,腐蚀着他们的肺部。即便屏住呼吸,毒素还是会侵蚀他们的肌肤。

    星犴打开箱子,取出一把种子,轻轻吹一口气,顿时他们四周青草遍地,柳木成荫。

    他们守护着的这片方圆六七里的土地依旧算是安宁,成为了太皇天为数不多的净土,这里没有变成岩浆世界,因此星犴才能用造化神通来让草木滋生,净化空气。

    马如来轻轻摊开手掌,草木和净土飞起,飘向他的脑后,落入二十诸天虚影之中,以佛光滋润这唯一的绿色。

    纯净的空气从他四周散发开来,众人贪婪的呼吸着空气。

    “继续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马如来与众僧的佛光形成一个巨大的光罩,守护着众人,道:“即便是用造化神通,我们也坚持不了多少年。早晚这天空会变成黑日,没有任何亮光,天地间的灵气灵力也不复存在,我们的神通会退化,修为会衰竭,最终会在这里变成一具具白骨。”

    星犴盖上箱子,突然道:“秦教主,你应该有办法再建一座灵能对迁桥吧?”

    秦牧与药师联手镇住初祖人皇的伤势,闻言抬头道:“不可能了。我虽然有足够的材料,但是大墟那边的祭坛与这边祭坛是同时破碎掉的,涌来的灵能同时挤垮了两座祭坛。没有大墟的祭坛,我无法打造对迁桥。”

    星犴皱眉,看向支离破碎的天空,摇头道:“神魔或许可以活下来,只会慢慢虚弱,但是神通者是无法存活的,这些神通者都是累赘,抛弃吧。”

    四周还有数万位神通者,闻言心中一片冰凉。

    秦牧直起腰身,目光落在星犴身上,淡然道:“我去过太明天,就在太皇天的上空,那里有一条通道直达大墟。太明天与太皇天也已经被打穿,可以从太皇天前往太明天,然后转到大墟中去,谁都不必死。”

    星犴道:“但是带着这些人,只会拖慢我们的脚步。而且我们这些神祇还需要保护他们,在这个末日世界中,保护这些神通者只会让我们消耗更快。我建议是轻装上阵。”

    他目光从众人面上扫过,道:“或许还应该先杀掉一批,做成干肉,路上饿了可以补充养分。”

    众人毛骨悚然,不敢与他对视。

    秦牧似笑非笑道:“星犴,在我的眼中,你也是累赘。你如果不想成为累赘的话,那就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来思考,路上,你该帮忙的就帮忙,做好本分即可。你不是我们这些幸存者的领袖,还是不要用领袖的口吻说话。”

    星犴皱眉。

    村长咳嗽一声,老神在在道:“星犴,你的箱子里应该有不少干肉吧?”

    瞎子抚摸着龙拓神枪,这头黑龙像是猫一般柔软,在他粗糙的手掌下游动,震动着骨骼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很是舒服。瞎子笑道:“或许把星犴老兄做成干肉,路上也可以充饥。”

    瘸子这时候的胆气十足,嘿嘿笑道:“先砍掉两条腿!”

    星犴淡然道:“老剑神,你四肢不全,而今已经不是我的对手,我可以让你们一起上。别说你们,就算加上这位庞钰道兄,我也丝毫不惧。”

    药师好奇道:“你说啥?再说一遍。”

    星犴眼角跳动,过了片刻,缓缓道:“在路上,我做好本分。”

    秦牧看向初祖,初祖伤势很重,一时片刻间难以醒来,初祖的肉身沉重,需要有庞钰真神来背着他前行。

    而其他神通者可以在岩浆海上前行,脚踩岩浆,踏海而行,对他们来说并不困难,唯一需要做的是,须得让在场诸神抵挡住岩浆滔天大浪和那无比恐怖的飓风!

    百倍于声音的飓风会轻易将任何神通者掀飞,而风中夹杂的毒气和山峦大小的火石会让他们重伤甚至死亡。

    所以外围必须要有神魔来守护。

    “海底时不时爆发的火山,就有些困难了……”

    秦牧沉吟,岩浆海深处到处都是火山,这些火山每一次喷涌爆发出能量几乎相当于神魔的一击,如此可怕的能量轰击在神通者身上,后果可想而知。

    “我与剑神来对付火山。”

    星犴突然道:“他的剑法,加上我的神通,足以压制住火山。”

    秦牧点了点头,分派好众人的职责,沉声道:“诸君,太皇天已经毁灭,故土难离,但是人活着才是最重要的。或许将来,我们会重新回来,平定地水风火。不过此刻,我们需要离开了!”

    桑婳跪地,亲吻着地面,用脸蛋轻轻摩擦这片土地,其他太皇天的神通者一个一个的跪下,有的亲吻地面,有的与大地相拥。

    延康的神通者静静地看着这些人,家国情怀,或许是太平盛世时期难以体会到的,只有危难关头,才能激发每一个人心中的那份厚重情感。

    过了片刻,众人站起身来,一尊尊神祇守护在四周,各自施展大法力定住地水风火,其他人则踩在变得风平浪静的岩浆海上,跟随着前面的人努力前行。

    岩浆海极为灼热,空气也热的可怕,即便有马如来的佛光,也难以让空气清凉下来。

    “封锁自身一切毛孔,守住体内水分!”

    秦牧高声道:“拥有飞行神通的,不要飞行,省一些元气,路很长,我们需要走很久!境界高的神通者,照顾境界低的师弟师妹!”

    他走向前方,瘸子取出罗盘,罗盘很是古老,上面的刻度极多,应该是一件宝物,不知瘸子从哪里偷来的,只见罗盘上的指针走马灯一般乱转,根本无法分辨方向。

    瘸子叹了口气,将罗盘收起来,打量四周,但见太皇天到处都是岩浆海,唯一能够定位方向的,恐怕便是那座斜斜插在太皇天中央的罗浮天了。

    林轩道主与一群老道士正在用周天星斗定位术确定方向,猹道人突然道:“太皇天没有星星,怎么定位?”

    林轩道主与一众老道士错愕,颓然。

    其他人也都想确定方位,然而此时的太皇天没有星辰,而且元磁混乱,罗浮天的元磁与太皇天的元磁被撞击打碎,形成了无数个元磁异常点,根本无法分辨。

    众人之中还有龙麒麟、大鹿等许多异兽,原本便是靠元磁定位,此刻元磁异常让这些异兽晕头晕脑。

    “诸位不必担心方位。”

    秦牧从饕餮袋里取出一些佛元赤铬和翎佛母树,看向马如来,笑道:“马爷,我需要天底下最心灵手巧的木匠。”

    马如来露出笑容,道:“是我。”

    秦牧又看向哑巴,笑道:“哑巴爷爷,我需要最精巧的能工!”

    哑巴咧嘴,嘴巴里长出半个舌头:“啊!”

    秦牧取出纸笔,疯狂演算,力求精微,过了不久,他画出一辆车驾的图纸,交给马爷和哑巴,道:“打造这辆指南车,需要将数位精确到刹那位,这样才能行走几十万里也不偏离方向。”

    马如来和哑巴观看图纸,面色凝重,过了片刻,道:“可以一试!”

    两人立刻忙碌开来,精益求精,锻造指南车的各个部件,良久之后,指南车终于被两人锻造出来,车上有一个佛元赤铬打造的金人,抬起一条手臂指向前方,金人脑袋上站着三个小人儿,三个小人儿都手持棒槌,中央是一口鼓。

    秦牧看向罗浮天,先判断一下方位,调整好金人的手臂指向,而后唤来龙麒麟,让龙麒麟拉车转几圈。只见龙麒麟拉着车无论怎么转圈圈,那金人的手始终指着同一个方向。

    “道主,秦教主的指南车原理我懂得,是靠精确的轴承、齿轮和车轮旋转来让金人始终指向一个方位。”

    一位年轻的道士询问道主,道:“但是金人头顶的那三个小人儿和那口鼓是做什么用的?”

    太皇天的许多神通者不由侧耳倾听,他们这两年修行术数,很多人是跟着道门的道士学习,因此对秦牧的指南车很是好奇。

    林轩道主道:“那三个小人儿是计算里程的。应该是每走百里,小人便会被齿轮带动,敲鼓一声,只需要计算敲鼓声,便可以知道里程数。”

    “为何要计算里程数?”众人惊讶,纷纷问道。

    林轩道主道:“秦教主让天工和如来将部件精确到刹那位,但即便精确到刹那位,也还是会有偏差,这个偏差极为细微。大概指南车行进万里,金人手指的方向便会有丝数位的指向偏差。我预计,秦教主会在万里之后调整金人手指方向,向右偏一丝数位。”

    众人骇然,雨禾喃喃道:“至于要这么精确吗?”

    “至于。”

    林轩道主面色温和,笑道:“万里一丝偏差,十万里便是一毫偏差,会与目的地偏差一百里左右。百里之差已经算是不小了。秦教主做事,精益求精,他看不惯太皇天原来的太阳,便将太皇天的太阳轰碎,让国师重造,便可以看出他的性格。”

    “他果然是故意轰碎我们的太阳!”正在背着初祖人皇的庞钰真神心中颇为不忿道。

    他们大概走了百里左右,突然指南车金人头顶的一个小人儿一棒槌砸下,传来一声鼓声。

    众人纷纷赞叹:“果然如此!”

    林轩道主笑道:“这便是术数的魅力!术数看似没用,但其实无处不在,诸君想要学习比延康各大学宫还要高深的术数,可以来我道门!”

    镜明老和尚瞥了他一眼,心道:“道主跟秦教主学坏了,开始引诱别人加入道门了。须得向如来说一说,免得被道门挖了墙角。”

    他们行进万里,小人儿敲了百记鼓声,秦牧果然停下,打开金人的肚子,细细的调整一下齿轮,拨了一个丝度,然后继续前行。

    众人对林轩道主的钦佩之情更甚。

    ————四千字大章!四月最后一天了,求月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