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牧神记 > 第六百三十三章 秦牧的不屑
    初祖人皇连翻带滚,砸落在这片苍茫空间深处,消失在迷雾之中,随之而来的是迷雾中有光芒亮起,那是眼中瞳光。

    上一次交战时,他曾经用自己的神眼将秦牧钉在人皇殿的墙壁上,几乎将秦牧腰斩!

    秦牧眉心的第三只眼紧闭,并未张开,双眸中无数阵纹旋转,两道目光激射而出,硬着他的目光洞照而去!

    初祖人皇的两道目光照耀而来,两人的瞳术神通碰撞,无比浓烈的光芒爆发,像是两颗小太阳照亮了四周数十里,驱散了迷雾!

    初祖的神通还是要比秦牧精妙很多,神眼神光立刻将他的九重天神眼压制住。

    初祖人皇爆喝,头发飞舞,双手徐徐抬起,天空中呈现出乱星云,无数巨大的陨石即将从天而降!

    秦牧眉心的第三只眼张开,低声道:“这是我第二次施展出全力。”

    突然间,他的神道神藏和魔道神藏同时运转,神道元气魔道元气混流,在他的第三只眼下一统!

    他的修为几乎提升了一倍,只听嗡的一声,他两道目光直接压垮了初祖人皇的瞳术神通,那两道炽烈的光芒钉在初祖人皇身上,将初祖人皇狠狠的压在地上。

    初祖的神通也立刻崩溃瓦解,天空中的乱星云消失,一颗颗从天而降的陨石也消失不见。

    秦牧的目光将他死死钉在地上,压得他骨骼噼里啪啦作响。

    突然,初祖人皇四周元气化作无数,符文变化,变成一个阵势。

    “传送神通?”

    秦牧双眸中神光收缩,周身符文跃动,飞速计算出初祖人皇的传送方位。

    他手中元气化作一道道细小无比的剑光,无数剑光汇聚,落在他手中化作一口宝剑,秦牧提剑如风,恰恰挡住突然出现的初祖人皇的印法!

    初祖人皇的身影出现,他印法一印为天,一印为地,天地之间我为尊,在印法之道上他的造诣还要远超三祖人皇的阴阳翻天手!

    三祖人皇的阴阳翻天手其实有借鉴初祖的嫌疑,不过三祖人皇走的是阴阳二气,大九乘,纵横十九步,三百六十一个步法,三百六十一种印法。

    当年三祖人皇的时代,纵横十九步之内,三祖人皇天下无敌。

    击碎三祖人皇不败神话的人便是他的弟子四祖人皇,四祖人皇自创法道十渡功,将老头子打得很惨。

    而初祖人皇则是技高一筹,天印地印,天地之间我为尊,三祖人皇只能做到纵横十九步,而他的印法则是纵横天地之间!

    然而他纵横天地之间的印法遇到了秦牧的剑。

    秦牧没有动用剑丸,这次与初祖人皇交手,他没有用任何灵兵,连饕餮袋都扔在地上,他要凭借自己的真实实力来将这个开皇时代的逃兵击垮,将这个毁掉历代人皇毕生心血人击败,将这个鄙视历代人皇功法的混蛋踩在脚下,破去他的一切荣耀,践踏他的尊严!

    他的剑光犀利无匹,抖手间便是上皇劫动,一股苍茫劫气连接天地,将天劈开,将地斩裂!

    这是村长的剑法,村长是上一代人皇,在剑法上的造诣超出了历代人皇良多。

    酆都之中,村长挨揍,但是却没有一位人皇与他单对单对决,而是一拥而上,正是因为村长老年时赶上了变法时代,剑法再进一步,单对单,历代人皇除了初祖,无人是他对手。

    在秦牧手中,上皇劫动这一招被他融合了剑十八式,十八种基础剑招,相比村长的剑法,他还做不到完美无缺,但是剑法在他手中的威力更强!

    他的法力无比浑厚,别说同样境界的神通者,就算是天人境界的大高手,修为能够超过他的也是为数不多!

    秦牧法力爆发,剑光直接切开天印地印威能,击碎初祖人皇的天地之间我为尊的神话,迫使他不得不变招!

    秦牧的剑法中明明有破绽,但是初祖人皇偏偏攻不进去,因为秦牧的法力太雄浑,以可怕的元气修为弥补了破绽。

    他一手持剑,剑在手,身如龙游走,任由初祖人皇的印法如何强大,始终以上皇劫动这一招破之!

    他甚至连变招都懒得变!

    “拔我出来,拔我出来!”

    人皇殿前,意山人皇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想要到人皇殿的殿后去看看战况,身后齐康人皇连忙道:“我被初祖用印法卡住了!”

    蓝珀人皇等人挣扎起身,围绕在齐康身边,齐齐一印盖下,印在齐康人皇四周的土地上,终于合力破解掉初祖人皇的印法,将他救出。

    诸位人皇相互搀扶,穿过被打穿的人皇殿,来到殿后。

    诸位人皇神色呆滞,只见迷雾之中,两个身影像是电光一般飞速移动,初祖人皇的印法一印为天,天穹压下有天倾之势,一印为地,大地倾覆地动山摇,而他的身影则仿佛为顶天立地的柱子,支撑天地不倒。

    这等印法,是以印入道,达到极高成就才能开创出来的绝妙神通!

    初祖人皇的印法蕴藏着他的心境,开皇末年,天崩地裂,开皇天庭岌岌可危,他也是经历了那个悲壮的年代的人,想要凭借一己之力挽将倾大厦。

    他的天地印法便体现了这种无比强烈浓烈的感情在其中,任由天地倾覆,任由天崩地裂,他始终稳稳当当,做一个顶天立地的柱子。

    他的心中只怕也是这样想。

    他是经历过那个悲怆时代的人,印法中也带有那个时代深深的烙印。

    他的印法可以借来天崩之力,也可以借来地裂之力,威力高绝,威能无穷。

    这正是历代人皇都比不上他的原因。

    历代人皇虽然都担负重任,但是没有像初祖人皇那样经历过悲恸岁月,眼见天地倾覆,眼见辉煌壮阔的天庭崩塌,眼见无数族人和战士惨死,眼见黄黄尘土埋葬了光辉岁月。

    有了这种经历才有这种心境,有了心境,才能开创出这样的功法神通。

    而历代人皇没有这种经历和心境,开创出的功法神通自然有所不如。

    诸位人皇各自对视一眼,心中骇然,即便是初祖人皇在面对秦牧时也不得不处于守势,处在下风,切切实实的被压在下风!

    秦牧的剑法虽然还有村长,道门道剑以及延康国师剑法的影子在其中,但是他的剑法已经有了跳出村长、道剑和国师的影响的趋势。

    他的剑法与初祖人皇印法中蕴藏的意境不同。

    他的剑法中没有村长缅怀古人缅怀古代的惆怅,没有道剑精于计算的机巧,没有延康国师胸怀天下运筹帷幄的智慧。

    但他的剑法却是像燎原的烈火一般奔放,像是春风拂过荒凉草原一样充满了生机和斗志,他的剑法像是要荡平妖氛,革除腐朽,有一种革旧鼎新大魄力,烈火烹油奋发图强的大毅力。

    他的剑法中有另一种惊世骇俗的魄力,是另一个时代带来的心境,与天地倾覆慷慨悲歌的时代完全不同的时代,锐意进取,斗志高昂,改革变法,席卷天下!

    初祖人皇与秦牧,两个不同时代的人,两种不同的神通,一个是印法,一个是剑法,分别烙印了不同时代的痕迹。

    单从立意上,孰高孰低很难分得清,但是从心境上来说,一个是锐意进取斗志高昂,一个是缅怀过去沉寂在过去的失败之中,从这一点来说,胜负便已经分晓了。

    而更为可怕的一点,那就是秦牧的元气太雄浑了,压制住了初祖人皇的印法,摧枯拉朽般将他天地之间我为尊的印法破去!

    秦牧越战越勇,长剑斩来,似要斩断初祖人皇这根支撑旧天地的柱子,迫使初祖人皇不断催动传送神通。

    “真是霸体……”齐康人皇喃喃道。

    二祖失魂落魄道:“这世间竟真有霸体……我原本以为秦人皇只是靠自己的努力,才走到这一步,没想到他真是传说中的霸体,这元气,实在太变态了……”

    其他人皇也纷纷点头。

    不是霸体,难以解释眼前的这一幕。

    他们这些人皇一起上,围攻初祖,却遭遇惨败,被初祖人皇以相同境界将他们统统打倒打垮,而现在,同样的境界,秦牧竟然将初祖人皇压着打!

    只有霸体才能做到这一步吧?

    “苏幕遮那小子真的很欠揍啊!”齐康人皇发出感慨。

    其他人皇纷纷表示赞同。

    “初祖还有绝招没有使出来。”

    二祖突然道:“我曾经见过他施展过一次,是三招极为可怕的印法。”

    四祖急忙道:“有多可怕?”

    “天崩地裂,天倾三式。”

    二祖人皇看向秦牧与初祖的战斗,只见初祖人皇身上已经多出了多道剑伤,秦牧能够将他伤到这种程度,已经足以自傲。

    “天倾三式,是他入道的神通。我曾经想学,但是这三招印法藏有强烈的自毁之念,我没有学会。我怕我学了之后,三招施展出来我便会自绝身亡。”

    二祖人皇吐出一口浊气,低声道:“但愿他不要使出来……”

    就在此时,天地陡变,苍天龟裂,天星如雨坠落,天空被烧得一片赤红,大地崩塌,火山四起,地水风火涌动!

    初祖人皇终于忍不住,动用了天倾三式的第一式!

    与此同时,秦牧一指点在眉心处,第三只眼睛中一道剑光激射而出,十里剑光煌煌如柱,一闪即逝,在初祖人皇的天倾三式还未爆发出威能之前,一剑将他钉住,带着他的身影飞出十里之外,叮的一声钉在一座大山上。

    “哈——”

    秦牧怒声咆哮,双拳如风,两只拳头抡起,疯狂向前轰去,瞬息间轰出不知多少拳!

    恐怖的拳力累加在一起,化作毁天灭地的力量轰向被钉在山头上的初祖人皇!

    “不可!”

    齐康人皇等人纷纷跳出,失声惊叫,试图追上秦牧的拳力,然而已经来不及。

    轰隆。

    那座山峦被恐怖的力量轰得坍塌,然而所有的拳风只落在初祖人皇四周,并未轰击在他的身上。那座大山,被打成了一根石柱子,初祖人皇依旧被挂在上面。

    秦牧转身向人皇殿外走去,没有去看石柱子上的初祖,他面色平静道:“你可以侮辱历代人皇,但是我不是你,我不会侮辱你。”

    初祖人皇抚着胸口的剑伤,突然高声道:“先别走,我传你天倾三式!”

    秦牧走到人皇殿前,弯下身子捡起自己的剑丸和饕餮袋,侧过身来,笑了一声,摆了摆手:“不学。不屑学。”

    初祖人皇呆滞,从石柱子上挣脱下来。

    秦牧大步走出人皇殿的那座门户,门户关闭,他的身形消失不见。

    ————瘸子:贼不走空,你的月票,我承包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