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牧神记 > 第六百二十三章 吾身所立,即是幽都
    “你是谁?”秦牧惊声道。

    他口中传来一个声音,很是清脆,然而却带有纯真的邪恶:“我是……”

    他的头顶,那尊佛陀大手已经压下,秦牧突然感觉到自己体内另一个“自己”在觉醒,这种感觉太奇怪了,他感觉到自己分裂成两个。

    “……秦凤青啊!”

    这个声音落下,秦牧的原本意识退居第二,变成了一个旁观者!

    更为可怕的是,另一个“自己”出现,一股不知从哪里涌来的力量突然间充斥在他的体内,如此磅礴,如此可怕,如此邪恶,以至于秦牧原来的修为只能与自己的意识固守一隅,看着这股邪恶充斥他的全身。

    “夺来的元神还是太少了,根本不足以破开土伯的封印。土伯这个大坏蛋……不过,杀了这尊佛,便可以破开更多封印了!”

    秦牧听到自己传出一个陌生而嚣张的婴儿声音,这声音带着邪恶,令人不寒而栗的邪恶,他口中的声音是幽都语,带着奇异的魔力,张扬,无所畏惧,同时带着无边的贪婪,似乎是一切负面欲望的结合体。

    “吾身所立,即是幽都——”

    秦牧看到黑暗从自己体内蔓延,侵染了佛界的至高天大梵天,大梵天永恒白昼,金光如海,此刻金海突然暗淡了一大块!

    金海像是一盆清水滴了一滴墨汁一般,黑暗侵袭,让金海遭到污染,变黑,黑暗笼罩的范围越来越大。

    佛界至高圣地,正在向幽都转化。

    那尊佛陀的大手已经落下,佛光大放,但是随即被黑暗所吞噬。

    那尊佛陀惊呼,从黑暗的幽都魔气中抽回手掌,只见这胖乎乎金灿灿的佛陀大手变成了白骨,上面的血肉不翼而飞。

    那是一种与延康、太皇天或者佛界、天庭的神通完全不同的神通,掌控着死亡的力量,夺取一切存在的生命力据为己有。

    秦牧纵身跃起,哈哈大笑,手掌五指叉开,按在这尊佛陀的脑袋上。

    轰隆!

    剧烈的震荡传来,那尊佛陀被硬生生压在一座金灿灿的岛屿之上,那座岛屿轰然炸开,天崩地裂。

    秦牧看到自己的身体也在发生奇妙的变化,他的身体在疯狂生长,变得越来越高,越来越大,然而他的年龄却仿佛在慢慢消退,变得越来越年轻,越来越像幼儿。

    好在天羽族长羽曌青为他炼制的衣裳非同凡响,用的是天羽族最好的材料炼制而成,也是一件了不得的灵兵灵宝,能够随着他的肉身变大变小。

    此刻他已经高达十多丈,然而年龄却退到了四五岁的模样,像是一个冰雪可爱的小男孩。

    不过这个男孩看起来冰雪可爱,然而却力大无穷,而且穷凶极恶,将那尊佛陀的脑袋几乎砸烂。

    不仅如此,这个“小男孩”一只手将那尊佛陀拎了起来,举在空中,张开嘴巴,用力吸气。

    那尊佛陀周身佛光涌动,在竭力抵抗,然而他的元神却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来,时不时的被吸得离体几分,又缩回体内。

    那尊佛陀挣扎不休,他的一座座神藏统统浮现出来,元神处在天宫的门前,立脚不住,几次三番被吸得差点飞出天宫。

    秦牧发现,自己又在年龄缩水,刚才还是四五岁,现在则是三岁不到。

    就在此时,摩仑法王呼啸飞至,一印如轮轰在秦牧的后心。

    秦牧带着那尊佛陀连翻带滚,在金海上连飘了几十下,撞塌了几座山,这才止住身形,而那尊佛陀则被他一口吸出了元神。

    这尊佛陀的元神却没有落入秦牧的口中,而是元神扭曲旋转,没入他的第三只眼内。

    秦牧心中骇然,突然醒悟过来,他终于明白为何酆都阎王镇压自己的玉佩封印后,秦王殿会坍塌,阎王为何会被卡在柱子中,也终于明白为何缚日罗这么强横的存在接触到玉佩之后,会被打得胸口爆裂,卡在一座祭坛中昏迷不醒。

    他也终于明白,为何无妄城会遭到无妄之灾,为何土伯一定要在幽都见他,重新布置玉佩中的封印。

    他从前以为那只是玉佩封印的诅咒,从未往自己身上多想,而那几次剧变中他总是沉沉睡去,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

    而现在他终于明白了,真正的诅咒,正是自己,或者说是自己体内的另一个“自己”!

    先前他昏睡,是因为另一个自己太强,占据了肉身,而现在清醒,是因为土伯的封印太强,另一个自己无法完全摆脱封印,因此造成两个意识共处一体同时清醒的情况。

    他顾不得多想,摩仑法王与另外三尊佛陀已经悍然杀来,脚踏金海佛光,四尊大佛手段尽出,向他杀去,神通滔天,威力翻山倒海,异象直达云霄。

    突然,秦牧的意识占据身体,快速疾奔,将瘸子传授的偷天神腿施展出来,在千钧一发之际避开摩仑法王等人的攻击。

    瘸子的偷天神腿在他脚下,竟然变得异乎寻常的快速,简直可以从空间中穿越过去,倘若瘸子也在这里,一定会瞪大眼睛张大嘴巴,不敢相信自己的腿法可以达到这种程度。

    然而秦牧此刻拥有无边的法力,将瘸子的偷天神腿发挥到极致,简直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摩仑法王的任何神通都无法触及他分毫。

    “我为何能够突然掌控身体?”

    秦牧在躲避之中突然生出这个疑惑,接着,秦凤青的意识卷土重来,纯真而又邪恶的声音道:“土伯,你又害我!”

    秦牧的意识再度退居第二,他的身体已经变成了一个特大的婴孩,兴奋得翻江倒海,跳跃如飞,将金海踩得不断炸开,佛光大浪滔天。

    他所过之处,金海被污染,先前还只能算是一滴墨水落入金海,而现在墨水四处乱滴!

    他抓住了一尊佛陀,正在撕扯,似乎这只是一个布偶,而他是一个顽皮的婴儿,试图把布偶撕开。

    摩仑法王与剩下的两尊佛陀追赶杀来,秦凤青好像没有学过多少神通,他所施展的神通都是最为简单的神通,然而却是幽都的神通,诡异莫测,信手拈来便让摩仑法王和那两尊佛陀难以抵挡。

    更为可怕的是,他肉身的力量简直是无以伦比,将手中的那尊佛陀生生撕开,佛血撒入金海之中!

    那尊佛陀的元神也被秦牧眉心的眼睛吞噬,旋转着落入眼中,消失不见。

    秦牧眉心的第三只眼散发出的蝴蝶翅膀装纹理越来越大,笼罩范围越来越广,实力也越来越恐怖,转过身来便与摩仑法王等人正面厮杀。

    而在破败寺院前,明心和尚飞到半空,远远遥望金海中的战斗,心中不禁骇然,只见大梵天金海中的一座座金馒头状的岛屿纷纷坍塌,一座座圣山被打得粉碎,而黑暗则在不断侵袭污染这座无上圣地。

    明心和尚面色如土,浑身颤抖,脑中一片空白。

    “和尚,下来!”

    他突然听到下方传来一个声音,急忙低头看去,只见破败寺院的门前,那个老实巴交的比丘正在向他招手,应该已经叫了他很多声,只是他心中实在震惊震撼没有听见。

    那比丘笑道:“快点下来,待会大魔王便要杀过来了。咱们去寺里躲一躲。”

    明心和尚连忙道:“秦师兄不会杀我!”

    那比丘笑道:“你以为那真的是你秦师兄?”

    明心和尚向金海看去,金海几乎变成了墨海,秦牧所化的巨型婴儿正在抓着一尊佛陀猛揍猛锤,打得那尊佛陀血肉模糊。

    突然,只听得天崩地裂的一声巨响,摩仑法王巨大的身躯一路倒飞而来,飞出金海,连翻带滚砸在这片岛屿上,碾碎了成片的山林,翻滚着向这边砸来。

    而秦牧所化的婴孩正在吞吃另一尊佛陀的元神,一边吃,一边蹦蹦跳跳的向这边赶来。

    明心和尚不由打个冷战,急忙飞身下来。

    那个比丘打开寺门,唤他进去,明心和尚慌忙走了进去,突然醒起一事:“大梵天王佛许三个人进去学得帝座真经,现在战空师兄和帝释天王佛已经进去了,而我又进来了,岂不是三个名额满了?”

    他刚刚想到这里,秦牧所化的巨型婴儿拎起了摩仑法王的一条腿,将摩仑法王砸来砸去,砸得山崩地裂,砸得摩仑法王奄奄一息。

    那比丘连忙关闭寺门,阻断明心和尚的目光,推着明心和尚向寺院内走去,笑道:“师兄,你得便宜了,往里面走你会遇到大梵天王佛,得到帝座真经。快去快去!”

    明心和尚浑浑噩噩,跌跌撞撞的往前走,这片寺庙看起来不大,然而他走了很远也没有走到尽头。

    外面突然传来摩仑法王的惨叫声,明心和尚毛骨悚然:“完了!秦师兄要遭!他杀了这么多佛子,又杀了五尊佛陀,连摩仑法王这位佛祖也死在他手中了,大梵天王岂能容他?”

    他转过身去,向寺门处狂奔,心道:“不能让大梵天王杀了秦师兄……”

    突然只听一声佛号传来:“善哉善哉,回头是岸!”

    明心和尚愕然,只见一尊伟岸佛陀出现在他的前方,种种神圣,正微笑着向他看来。

    “明心,你倘若一直往前走不回头,永远也见不到我。你回头了,便可以得我的道统。”

    那尊伟岸大佛笑道:“你上来,我传你帝座真经。”

    明心和尚走上前去,心中担心秦牧,正要祈求这尊大佛饶过秦牧性命,那尊大佛笑道:“你的赤子心与战空不同,战空是心中四大皆空,天然的慧根,你天性不如他,然而你有他没有的东西。所以,我传给他的是无字真经,而传给你的则是有字天书。”

    大佛手中多出一卷经文,交到他的手上。

    明心和尚虽然捧着帝座真经,但还是担心秦牧安危,无心去看。那尊大佛不等他求情,笑道:“秦小友有秦小友的机缘,你不必担心,用心参悟吧。”

    明心和尚这才放下心来,翻开经文,只见经书上的文字不断跳动,重组,极为奇妙,阐述着佛家至高无上的道理。

    寺庙外,巨型婴儿秦凤青吞了摩仑法王,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兴奋雀跃,震得大地不断抖动:“土伯那家伙的封印又松动了,嘻嘻,只要吃掉这佛界所有的人,我便可以彻底脱困啦!再把这佛界改造成另一个幽都,咱自己做土伯,做大王!嗯,还要去幽都,把娘亲接过来,一起过好日子,省得看土伯的脸色……咦,这里还有一个土庙,一发毁掉,吃掉里面的家伙,再去其他佛界吃光他们!”

    轰——

    寺门四分五裂,巨型婴孩迈动与身子不成比例的短腿,闯入寺院,前方道路漫长。

    巨型婴孩迈开脚步,蹒跚着向前走去,走着走着觉得两条腿走路不舒服,索性手脚并用向前爬去。

    娑娑的扫地声传来,前面出现一个扫地僧,见到他扔掉扫把便要逃走,巨型婴孩大喜,一把将扫地僧抓住,笑道:“虽然老了点,但总好过没有。”

    说罢,将这扫地僧脑袋扯下来,抓出元神,吸入眉心的第三只眼中。

    “倘若是我,我就不会乱吃……”巨婴体内,秦牧的意识悻悻道。

    巨婴将那扫地僧的元神吞入眼中,突然叫道:“糟糕,我中计了!哪个混蛋暗算……”

    秦牧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意识重新占据主导,不禁又惊又喜,他的身体也渐渐缩小,恢复如常,只见地面上扫地僧的脑袋又回到脖子上,拄着扫把站在那里,含笑看着他。

    秦牧躬身见礼:“山野莽夫,秦牧,拜见大梵天王佛!”

    ————狐灵儿:三千九百多字的大章,四百字免费,攒钱求月票!
龙8国际